“树状图设计者”在此检测信息时效:
本条目内容不一定准确,请及时更新
请求资料来源的页面名单 “书库”在此要求检验信息来源:
请为本条目添加更多的来源和引用标注


『神啊,如果这个世界是根据你所创造的奇迹在进行的话——那我就,把这个幻想完全粉碎!』


持有「幻想杀手」的少年——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
日文名 上条かみじょう 当麻とうま
英文名 Kamijou Touma
出场作品
人物信息
年龄 16岁
性别
身高 168厘米
家人 上条刀夜
上条诗菜
龙神乙姬
个人状态
职业 学生
学校 某高中一年7班
个人能力
才能 幻想杀手Imagine Breaker
配音演员
日语配音 阿部敦
首次登场
小说:旧约 卷1
漫画:第1话
动画:第1季 第1话
漫画:第1话
动画:第1季 第2话
漫画:第8话

上条当麻(日文:上条かみじょう 当麻とうま;平文式罗马字:Kamijou Touma,是《魔法禁书目录》全作的第一主角,在本作与外传作品《科学超电磁炮》中均有活动。上条当麻是一名居住在学园都市的少年,初看是平凡无奇的高中生,但因右手“幻想杀手”的能力而特别。生活非常不幸,是都市传说中“拥有能将任何能力无效化的能力的男人”的正体。

外貌特征

黑发,刺猬头,中等身材,肌肉略微结实。乱翘的冲天头发型,似乎参照了流行杂志,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男高中生“稍微在意外表”的心理意识。

基本的服装是学生服,夏天的短袖制服下会穿着橙色T恤,天气偏冷时的穿着则为领口有几颗扣子的红色衬衫和学生制服的组合,偶尔会带上围巾。

性格

基本上很怕麻烦,平时也没什么精神,但有着热心的性格,遇上事件时会全力去完成。对于有困难的人,不论男女老幼、是否与自己有血缘关系,即使是自己面临危险,只要动机正确,都会去帮忙。

从不让茵蒂克丝或其他人加入战斗(除非是本人已经介入战场),而且尽管想要尝试劝阻他,通常也劝不动。

“不幸体质”

运气极差,以“不幸啊”(不幸だ)为口头禅。

这种不幸的体质众所皆知。甚至运气坏得自己并不想被卷进麻烦事件但也要逼着被卷进去,如此的不幸却已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据茵蒂克丝猜测,他会如此不幸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右手的“幻想杀手”能力抹除掉了神的庇护所致。[1]

因频繁招致不幸事件导致他有段不好的过去,为此他的父亲上条刀夜将他送至“不相信迷信的科学之街”的学园都市[2]。虽然现在也照样不幸,但却被同学视为避雷针,也有人以“正因为不幸,所以有机会解救被卷入事件的人们”如此夸耀他。

但与之相反的,他的桃花运也非比寻常的高:周围经常有女性围绕,也经常看见女性入浴、换衣服、或者内裤走光等等的情景。但他对于这些都只有“每次都很不幸”的认知,于小说旧约12卷说“好想要场邂逅啊”等不自觉的言行招致周围的人反感的事也很多。喜欢的是像宿舍管理员大姐姐那种类型的女孩。

生活

从小学入学开始就住在学园都市,在遇见茵蒂克丝前一直在学生宿舍过着独居生活。对于做菜还算拿手,是个家庭主夫式的男生。由于是等级0的无能力者,因此学园都市给付的生活费相当低,但起码可以维持不必挨饿的生活,可是后来由于这点钱还要用于给茵蒂克丝宠物猫提供伙食,因此过得非常拮据。

念的是不甚有名的高中,即便如此在校成绩也经常不及格,成绩低到必须要补习的地步。外语能力很差,用手机软件学习英文但效果不佳。拥有不少诸如漫画之类的亚文化知识。其思考能力并不差,有能在瞬间做出行动的判断力和理解力。身为科学侧的居民,对有关魔法的知识完全不了解,因此每次都要请茵蒂克丝土御门元春雷维尼亚·芭德薇等魔法势力的魔法师来讲解关于魔法的事;但随着故事的推进,对于魔法知识的掌握也渐渐加深。

战斗

基本上只是个普通的高中一年级学生,但由于经常遇上打架和与超能力者对抗等不幸的事情,因此也有某种程度的体能。本人说过“1对1的话赢的了、1对2有点危险、1对3的话只好赶快逃跑”。但由于对手大多是魔法师和超能力者,对方比较不注重在体能上,因此也让上条打赢的机会增加(反过来说的话,如果对方体术和魔法都注重的话,就比较难缠),实际上如果不正面抗击三个以上的敌人而是不断创造出一对一的环境也能获胜。

善于利用言辞作战,经常在作品最后的决战中通过言辞说服或者打动对手。然而经常无效甚至有时还会起反作用(被神裂火织暴打)

大多数时候都会因为战斗而身受重伤,通常到最后都需交给冥土追魂治疗,所以经常住院。

幻想杀手

上条当麻拥有名为幻想杀手(日文:幻想殺しイマジンブレイカー;英文:Imagine Breaker的能力

这种能力不属于科学或魔法的任何一方,因为不会散发任何AIM力场,被学园都市测定为等级0无能力者。

作用范围局限于右手,凡是触碰到的超能力或魔法现象都会被抹消。

消除的范围是右手的手掌和手背,但像天使坠落天罚术式以及白井黑子的空间移动之类的异能力,如果施在“上条当麻”这个人身上,右手也会无意识的消除掉。

抹消异能力的速度有限制。对于『量』过于庞大的异能力,抹消的过程会花费一些时间。

弱点

  • 使用的实际范围狭小,只要未触及右手的部分,一旦被击中就会遭到伤害。
  • 只有异能力才能被消除,如果是异能力产生的其他与异能不相关的力量,则无法消除(例如魔法或超能力产生的暴风,或是飞出来的碎片等),并且当与无能力的普通人,或是枪炮机械对战时,幻想杀手的能力就派不上用场。
  • 对于某些会自动再生的大型术式,需要消除它的异能核心,对其创造的幻象进行攻击无法完全根除。
  • 对于异能之力不分善恶一律抹除,不论是“神的庇护”还是施加在他身上的回复术式、防御术式、治愈能力、念话能力的丝线电话和空间传送系能力都会被抹除(可以视为不幸体质的一种表现)。

能力本质

其能力的本体难以确定,由于不会散发AIM力场所以不是原石,也不属于科学或魔法中的某一侧。

亚雷斯塔·克劳利似乎了解其能力的本质,并将其作为自身计划的重要一环。左方之地似乎也知情,不过在即将说出时被学园都市超音速轰炸机的袭击打断,随后被后方之水腰斩。

茵蒂克丝所说,幻想杀手尽管一直在破坏维持这个世界的异能之力,但却是不同于炼金术师奥雷欧斯・伊萨德的破坏,而是一种与自然调和的破坏, 就像枯掉的树叶掉落回地面后重新分解为养分的破坏,因此在原来所穿的移动教会被破坏前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雷维尼亚·芭德薇也指出幻想杀手是透过调和的手段来让破坏与消除异能的事实得到实现。

欧雷尔斯指出,幻想杀手的本质可以被视为是令异能之力归于原位的世界的基准点。世界的基准点即是指物理法则。基本上幻想杀手是基于物理法则来进行异能抹杀,一切非物理法则构成的现象都会被彻底消除。以另外一种看法而言幻想杀手可看做是物理法则的备份[3]。质量上幻想杀手没有抹除上限,但抹除范围却是弱点-只是他的右手大小范围。

  • 注意“幻想杀手”并非“原石”能力,一般的“原石”能力者也会散发AIM扩散力场,但上条当麻并没有。而且一般的无能力者也会散发出AIM扩散力场,并且在大量外力的辅助下也能产生超能力,但上条当麻不行。以学园都市的判定标准而言,他可以说是真正唯一的、名副其实的“无能力者”。

其他能力

  • 前兆感知(前兆の感知)
    • 根据一方通行的分析,异能之力会对周围造成影响,越强大的力量影响也越大(以御坂美琴为例,周遭的物体会受到磁力影响而晃动),而上条当麻可以下意识地分析这些影响,借此避开致命一击,一边思考最适合的战术一边伺机打倒敌人,这种能力被称为“前兆感知”。
  • “里·幻想杀手”
    • 当其右手被破坏时,寄居其中的能力会失控,并以透明龙首的形态呈现。也有可能是一阵看不见的漩涡。
    • 旧约2卷中奥雷欧斯·伊萨德在切断其右手后,被透明龙首击败。
    • 超电磁炮漫画大霸星祭篇中被御坂美琴切断右手后,迸发出多条龙首。
    • 旧约22卷右方之火为了彻底达到十字教“神圣的右手是净化作用的一种”这样的观点以达到“神上”的目的,切断了上条的右手,并得到了压倒性的力量。但最后还是被上条打败,而上条又长出了新的右手。
    • 新约4卷中欧提努斯曾将其右手捏断,并瞬间捏碎了看不见的漩涡。
    • 新约18卷中爱华斯曾让其右手爆开,并轻而易举地捏碎了看不见的漩涡。

人际关系

  • 茵蒂克丝亲人一般的关系。上条当麻多次因为茵蒂克丝被卷入各种事件之中。
  • 土御门元春蓝发耳环同班同学兼损友,土御门元春同时也是隔壁邻居。三人也在班级里面被称作“三个呆瓜”。
  • 御坂美琴好朋友(美琴可不这么想。本传开始前一个月左右结识,美琴无论如何无法战胜上条因而不断向其挑战;而在妹妹篇事件结束后,美琴开始对其抱持好感,而在《超炮》漫画大霸星祭篇在Level 6 3%出力情况下被上条当麻拯救后发展为单相思般的暗恋关系。
  • 一方通行被视为指路明灯。机缘巧合之下可以说算是上条当麻让一方通行明白自己的力量可以用来保护他人,而上条当麻的行为让一方通行视其为真正的“英雄”。一方通行最开始曾经笨拙地学习着上条,后来才逐渐走出自己的道路,成为与上条截然不同的反英雄。
  • 在魔法侧方面,认识英国清教的不少人,从原本与茵蒂克斯下了誓约且一开始仇视上条的史提尔·马格努斯神裂火织天草式奥索拉·阿奎纳,甚至是一开始是敌对关系的雅妮丝部队,到后来都与上条维持朋友间的信赖关系。同时也被五和、神裂火织和奥索拉抱持好感(但本人并未发觉)。
  • 对于被他帮助的人来说,他是英雄般的存在,在精神上和行动上都对他们有极大的影响。
  • 大多的女性都对他抱持好感,雷维尼亚·芭德薇也很吃惊地说过,“你到底要让多少人哭泣啊”。
  • 另一方面,关系不好的人也不少。上述的史提尔,其实他对于茵蒂克丝亲近上条也抱持着忌妒的想法,同时也被美琴的室友白井黑子仇视,也因为他的右手而让彼亚吉欧·普索尼感到不快。

作中行动

前日谭

初中三年级的8月,在赶往蜜蚁爱愉自杀现场的上条当麻,却在十字路口跟第五位的食蜂操祈撞在一起,这是两人的初遇。但是手机却在相撞时掉在了食蜂操祈那里,正因为通信联络上的些许差错,上条没能赶上拯救蜜蚁爱愉的生命。三天后,为了哀悼事实上并没有死去的蜜蚁爱愉,上条再次来到自杀现场的第二十一学区·人工湖,在那里再次遇到了食蜂操祈。当时的食蜂操祈自暴自弃,正打算使用能力进行“全记忆重置”,为了不让悲剧重演,上条忍不住上前搭话,这次邂逅给予当时低落脆弱的食蜂操祈一丝活力。之后,上条在街上还和食蜂操祈碰过许多次面,经历了许多事情。在少年组织“DEAD-LOCK”追杀食蜂操祈之际,跟她并肩战斗,最后重伤休克。为了不能使用麻醉剂的上条当麻得到及时救治,食蜂操祈使用能力来消除上条的痛苦,但这也导致上条当麻“认知回路损坏”,从此以后即使食蜂操祈一遍又一遍的自报家门,上条也会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忘记,就算谈起食蜂操祈,上条也想不起她的任何事情。

6月17日,第一次遇到御坂美琴的时候,她正被不良少年缠上。原本上条打算对美琴实施“假扮朋友若无其事(将她)带走大作战”,还上去劝那群不良少年不要抢一个柔弱少女的钱包,结果御坂美琴却反而对他发飙,还放出电击。当然,上条用右手把她的攻击化解。接着,美琴又放出各种攻击,却都对上条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美琴对于输给上条非常不甘心,结果从此两人就发展成为“美琴常来找上条报仇,却每次都被他敷衍过去”的这种局面。

旧约

7月17日,在与御坂美琴的决斗当中,其假装战败的拙劣演技激怒了美琴,结果被美琴追了一夜。

7月18日,在洋装店"Seventh Mist"中,上条当麻使用“幻想杀手”化解掉了介旅初矢的“虚空爆炸”,救下了御坂美琴、初春饰利硲舎佳茄等人。

7月19日,为了将跟自己非亲非故的不良少年们诱离御坂美琴身边,彻底让自己化身成一个小丑,故意让不良少年们追逐。在大铁桥,遭遇到御坂美琴再次挑战,结果纵使美琴使出了全部绝招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攻击,也始终无法对上条造成伤害,还造成了周边大停电。

7月20日,暑假的第一天,上条当麻遇到了遭遇追杀失足挂在宿舍阳台上的英国清教修女茵蒂克丝,并得知魔法的存在。使用具有能力“幻想杀手”的右手将茵蒂克丝的修女服“移动教会”破坏。为保护茵蒂克丝与前来追讨的清教魔法师史提尔·马格努斯神裂火织交手,在过程中得知茵蒂克丝被追杀的真相。7月28日,通过自己右手的力量破坏了禁锢茵蒂克丝的魔法“项圈”。但在拯救“自动书记”模式下使出“龙王的叹息”的茵蒂克丝时,被“龙王的叹息”的余波“光之羽”击中头部而失去记忆。可是,上条对茵蒂克丝隐瞒了自己失忆的事,并以茵蒂克丝的看护人身份和她居住在一起。

8月8日,被史提尔·马格努斯卷入到“三泽塾”事件当中。在与炼金术师奥雷欧斯·伊萨德的对决中,虽然被切断了右臂,却在史提尔的暗中帮助下,依靠完美的虚张声势大作战骗到了奥雷欧斯,把他逼上了自灭的道路。救出了姬神秋沙和茵蒂克丝。

8月21日,连续两天遇到御坂妹的上条,在小巷子里看到御坂妹的尸体,还有不断出现在眼前的许多御坂妹。为了查明真相,上条来到美琴的宿舍房间,在那里他得知美琴被卷入的事件内容,于是上条连忙去街上寻找美琴,并在大铁桥上找到了她。因为担心美琴的安危,决定阻止她打算牺牲自己拯救“妹妹们”的危险行为。“如果要阻止实验的进行,只要将‘一方通行是最强超能力者’这个实验的大前提推翻就行了”,上条凭借这个令人意外的想法,说服了美琴让他去解救“妹妹们”。最后,凭借自己右手的特殊力量,上条当麻打倒了号称“学园都市最强”的一方通行,“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被冻结。

身为Level 0却打倒一方通行,使得上条一下子变成名人,因此统括理事会命令他在事情平息之前暂时离开学园都市。上条带着跟茵蒂克丝一起来到海边旅馆“海神”,跟父母和表妹团聚。8月28日,在其父上条刀夜无意间所引发的“天使坠落”事件中,一度被当做“天使坠落”的施术者,受到了神裂几乎全方位的验身,并险些被逃狱死刑犯火野神作杀死。在由被大天使“神之力”替换的米夏·克洛伊洁芙(莎夏.克洛伊洁芙外貌)吸出刀毒后又遭米夏的逼问。29日,起初认为火野神作是施术者,但当得知上条刀夜才是施术者后,在由神裂压制企图通过杀死上条刀夜解除术式回归天上的大天使“神之力”的同时,由土御门元春远距离毁掉位于上条家的魔法阵而解除了“天使坠落”,使得大天使回归天上。

8月31日,暑假的最后一天,与暑假作业正在决战中的上条先是在为摆脱伪海原光贵(艾扎力)纠缠的御坂美琴恳求下和美琴假扮情侣,并在击退企图杀死上条的魔法师艾扎力后与之定下“守护美琴与她周遭世界”的约定;傍晚又与为获取茵蒂克丝脑内魔导书将其绑走的魔法师暗咲逢魔交手,在得知其绑走茵蒂克丝的目的是为心仪女子解除诅咒后对其施以援手,并强突学园都市的大门引起骚动。

9月1日,初遇风斩冰华,并击退了打算通过杀死茵蒂克丝或风斩冰华来引发魔法阵营与科学阵营间战争的魔法师雪莉·克伦威尔

9月8日,在史提尔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协助下成功解决了“法之书”事件,打败了250名战斗修女组成的罗马正教所属雅妮丝部队,救出罗马正教修女奥索拉·阿奎纳

9月14日,在“树形图设计者”的残骸夺还事件中,搭救由于受到迁怒而险遭结标淡希杀害的白井黑子。在追击结标淡希时,发现结标已经被某个神秘人物出手打倒,随即喊来救护车将惨兮兮的结标移送到医院。

9月19日,大霸星祭首日,和御坂美琴做出“惩罚游戏”的约定。为阻止罗马正教传教士丽多薇雅·罗伦婕蒂企图发动灵装“使徒十字”支配学园都市的阴谋,与土御门元春、史提尔一起追捕其同党欧莉安娜·汤姆森,并解决了“使徒十字”事件。

9月20日,大霸星祭的第二天,从佐天泪子和索绮特的对话中得知暗部组织“人员”及黑幕木原幻生的真正目标是御坂美琴后,迅速赶往第二学区的研究设施“才人工房”解救御坂美琴。

9月26、27日,在由学园都市上层安排下,和茵蒂克丝开始了北意大利旅行,但被卷入了“亚得里亚海女王”事件,在奥索拉和天草式的协助下,打倒了罗马正教主教彼亚吉欧·普索尼,破坏了其灵装“限刻的十字架”与“亚得里亚海女王”的核心,拯救了包括雅妮丝·桑提斯在内的250名正教修女。因此事件,上条当麻被罗马正教视作威胁,在“神之右席”的压力下,被罗马正教教皇下令格杀。

9月30日,接受了御坂美琴的惩罚游戏,与美琴一起签下了“随身天线服务”的双人契约,手机存储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在此后的“九三〇事件”,为保护以科学天使“保险丝·风斩”形态失控的风斩冰华,打败了罗马正教最暗部“神之右席”的前方之风。

10月3日,从被学园都市上层委托狙杀御坂美铃的“武装无能力集团(Skill Out)”枪下将御坂美铃解救,并打倒了滨面仕上

10月初,世界各地发生罗马正教徒反学园都市的示威游行。在世界一片混乱之时,上条得知此事的源头是名为“C文书”的灵装,于是跟土御门元春乘坐由统括理事会成员亲船最中准备的超音速飞机一道前往“C文书”所在的法国观光城市阿维尼翁。在阿维尼翁当地,上条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五和重逢。在跟五和一同搜寻“C文书”的过程中,遭遇到打算回收“C文书”的神之右席成员左方之地。最终,由于识破了左方之地唯一术式“光之处刑”术式的弱点,打败左方之地并破坏掉了“C文书”,于是由“C文书”引发的全球性混乱得到平息。

10月中旬,为了排除“引发世界范围骚乱的元凶”,意在夺取上条当麻右臂的后方之水再度来到学园都市。在第二十二学区地下街攻击上条当麻和五和,上条被打成重伤后昏迷。再次交战中,由于后方之水对神裂火织的“圣母的慈悲”术式被上条的右手消除、身为圣人的臂力又被同是圣人的神裂封住,最后由五和的“圣人崩落”将后方之水击破。

10月17日,上条当麻随同被召回英国的茵蒂克丝来到英国,在飞往伦敦的飞机上成功解决劫机事件顺利抵达伦敦。得欧莉安娜协力追讨“新生之光”成员蕾莎,但不久旋即卷入了英国二王女凯丽莎的政变。翌日凌晨,在英国三王女薇莉安和“清教派”的帮助下潜入白金汉宫下地铁站,成功诱使二王女所持的“卡提纳·正统”仪典剑暴走。在此后的反攻中,在英女王伊莉莎施以术式“联合的意义”释放卡提纳的力量、茵蒂克丝使用“强制咏唱”暂时夺取“卡提纳·正统”控制权之际,借助后方之水的臂力高高跃起将“卡提纳·正统”击碎。但随后茵蒂克丝由于被袭来的右方之火夺取了“禁书目录”的远距控制灵装而失去了意识。

10月19日,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为了解救茵蒂克丝,上条只身前往右方之火的老巢俄罗斯。

10月30日,四处搭便车来到俄罗斯的上条遇到了追逐而来的“新生之光”成员蕾莎,并一同潜入右方之火的要塞。当探知右方之火将亲自袭拿作为召唤大天使“神之力”媒体的莎夏·克洛伊洁芙后奔赴伊利沙里纳独立国同盟,打算抢先找到莎夏,但莎夏还是被接踵而至的右方之火掳走。

在上条赶赴右方之火的要塞时路遇因番外个体的精神袭击而失控的一方通行,在打败展开黑翼的一方通行后,将失去意识的一方通行、最后之作和番外个体送到了伊利沙里纳独立国同盟。再次潜入其巨大要塞“伯利恒之星”,右方之火为获得“伯利恒计划”必需的上条当麻的右手,将上条其诱进要塞并发动“伯利恒之星”升上高空。上条在莎夏·克洛伊洁芙的指引下破坏了召唤大天使的仪式场。

在“伯利恒计划”的最后阶段,右方之火斩断了上条的右臂,将其血肉分解融入他的“第三只手”,试图通过“上条当麻的右手”作为媒介发挥出蕴含在他体内百分之百的力量[4]。但是上条当麻再次长出右臂,伴随人们心中的善意最终战胜了作为右方之火力量来源的恶意,右方之火的“第三只手”急速失去力量。最后,上条将右方之火打败,将其“第三只手”破坏。向仅以意识存在的茵蒂克丝坦诚了失忆的事实,在破坏了茵蒂克丝的远距控制灵装后,使她的意志回到体内。

最后,上条将最后的救生船让渡给右方之火,并拒绝了搭乘着VTOL的御坂美琴的援救。为阻止“伯利恒之星”坠落造成巨大灾难,在史提尔·马格努斯的情报支持下,通过破坏“伯利恒之星”的上升用灵装改变其轨道朝向北冰洋。当重新找回身体的大天使“神之力”飞向北冰洋补充肉体之际,上条再次扭转“伯利恒之星”轨道,迎面冲向了大天使,阻止了灾难的发生。最后,上条同“伯利恒之星”坠入北冰洋,一度被认为已经死亡,但实际上是被黄金结社“黎明晨光”的魔法师救起。

新约

11月5日,同“黎明晨光”的首领雷维尼亚·芭德薇回到学园都市,粉碎了黑夜海鸟芙蕾梅亚·塞维伦的致命一击。与一方通行滨面仕上等人会合后,同他们聚集在自己的宿舍房间接受雷维尼亚·芭德薇的魔法知识讲解。在追踪他而来的“无线电探空仪要塞”飞抵学园都市上空之际,经由一方通行得知了诱导空中要塞的发信机的地点,在滨面仕上的帮助下破坏了发信机上面的水泥地板。在“幻想杀手”将发信机破坏后,要塞直接通过学园都市,坠入千叶外海。

11月10日,同雷维尼亚、一方通行、御坂美琴、滨面仕上、番外个体、黑夜海鸟一行为粉碎魔法结社“捣蛋鬼(音译:格雷姆林)”的阴谋而来到夏威夷。在击破了“捣蛋鬼”成员莎洛妮亚·A·以黎维卡后,奥蕾·布鲁雪克与莎洛妮亚的主导的合众国控制计划也宣告破产。但在夏威夷事件中,由于上条等学园都市相关人员的介入,也导致了学园都市与其协力机关对立,为此受到极大冲击的上条决定要挽回失败。

11月13日,上条在木原加群的引导下前往东欧的巴盖吉城“善后”,打倒了“捣蛋鬼”魔法师玛莉安·史琳格奈亚。但是,“捣蛋鬼”的首领欧提努斯为测试他右手性能究竟到什么程度,出现在上条面前。结果,上条当麻瞬间惨败,右手腕被欧提努斯捏断,寄宿在其体内的“看不见的存在”也被粉碎,上条则在出血和剧痛的冲击下当场失去了意识。在被欧雷尔斯右方之火救回后,右手腕自行恢复。

一端览祭前日,被欧雷尔斯带回到学园都市的上条当麻,担心被幽禁在“没有窗户的大楼”中、欧提努斯用来制造“主神之枪”的材料芙罗兰·克洛伊杜尼,无论落到“捣蛋鬼”还是欧雷尔斯阵营手里都不会有好下场,协助背叛“捣蛋鬼”的魔法师雷神索尔营救芙罗兰·克洛伊杜尼。索尔透过木原加群留下的后门,演算出“没有窗户的大楼”的装甲板无法抵消的冲击波波形,后依该波形施以攻击试图破坏装甲板。然而,芙罗兰因为受到外界的刺激,自行破坏了“没有窗户的大楼”的装甲板来到外界。为了让欧雷尔斯势力原理捣蛋鬼,并利用双方彼此提防动弹不得之际,乘机先找到芙罗兰·克洛伊杜尼保护她,跟索尔一起向双方释放假情报。其中,上条当麻负责设下能迷惑欧雷尔斯势力的陷阱。上条跟踪撤离的“捣蛋鬼”魔法师玛莉安·史琳格奈亚,找出了追击玛莉安的雷维尼亚·芭德薇。本打算透过刻意战败,将写入学生手册的假情报传递给给对方,却因为警备员的介入,侧腹被实弹打穿而陷入生死交关的窘境。不过,诱饵情报成功传达,成功将欧雷尔斯阵营跟“捣蛋鬼”隔开。

一端览祭开幕日,在第七学区·多层天桥找到了芙罗兰·克洛伊杜尼,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在以向“捣蛋鬼”复仇为目的的灰姑娘为他紧急止血后恢复了体力。拜托欠下他人情的灰姑娘制作出最后之作脑的“赝品”给芙罗兰,最后中止了芙罗兰捕食最后之作脑的“机能”。另一方面,为阻止雷维尼亚·芭德薇向芙罗兰出手向她发出挑战,在被上条识破力量源泉的蕾薇妮雅被打倒后,欧雷尔斯阵营选择撤退。

新约第7卷中,上条当麻被土御门元春送到了“男宾止步”的“学舍之园”,并接受了“阻止敌对魔法师以灵装发动大规模术式”这项“使命”。在“学舍之园”,上条不但被当成大变态,还在逃离众多凶暴女学生的途中被御坂美琴发现,就在以为走投无路的瞬间,由第五名的超能力者食蜂操祈操纵的女中学生向他伸出了援手。但是土御门元春所说都是谎言,当上条确认到土御门舞夏的“死讯”后,在食蜂操祈操纵的女中学生帮助下离开了“学舍之园”。

在接到身受重伤的云川芹亚的匿名短信后,前往阻止土御门元春杀害贝积继敏。在打倒土御门元春,得知“人力资源”计划后,本应该保护土御门舞夏,但因为不知道她在哪里,于是决定前往“人力资源”的核心芙蕾米娅·塞维伦身边,攻击“人力资源”的黑幕本身。当恋查(#028)要杀害滨面仕上和黑夜海鸟时,出手相救,并接受滨面的委托去保护芙蕾米娅。在主题公园“博览百科”,与垣根帝督联手迎击恋查(#029)。正当恋查(#029)的优势无法动摇之际,却因为已经成为AIM思考体的黑幕药味久子被注入体内而不断膨胀,上条趁机击破恋查、粉碎了AIM思考体。

由于亲眼目睹了夏威夷群岛与巴盖吉城的惨状,因此上条认为不能放着魔神欧提努斯率领的“捣蛋鬼”不管。在反“捣蛋鬼”联合势力全力搜索“捣蛋鬼”的根据地的这段时间,作为破坏“主神之枪”的“王牌”在学园都市待命。当得知“捣蛋鬼”的根据地“船之墓场”就设置在邻近学园都市的东京湾后,为阻止“捣蛋鬼”和学园都市双方在东京爆发激烈冲突,将东京变为第二个巴盖吉城,打算在双方正式冲突前快攻解决“捣蛋鬼”。跟雷维尼亚·芭德薇、蕾莎御坂美琴云川鞠亚等人搭乘超音速客机前往东京湾时,飞机被“捣蛋鬼”魔法师弗蕾雅创造的“地底恶龙”解体,不光落到东京闹市区,还跟大家失散。在通过地铁向东京湾移动过程中,遭遇弗蕾雅的攻击。在命悬一线之际,遭到赶来的御坂美琴粗暴的搭救。最后,在茵蒂克丝的强制咏唱的介入之下,解放了弗蕾雅母女。虽然上条等人赶到了“海上坟场”,但是还是没能阻止欧提努斯成为魔神。于是,世界被欧提努斯毁灭。

在被彻底毁灭的空无一物、一片漆黑世界里,只剩下上条当麻和欧提努斯。欧提努斯为打垮他的精神,创造出无数令上条绝望的世界。在欧提努斯最后创造的幸福而完美的世界里,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这让他承认了欧提努斯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不仅自己失去了跟欧提努斯战斗的动机和理由,还认为自己活着只会危害这个只有和平和笑容的世界。欧提努斯的安排完美到让他走投无路,差点自杀。但是,在御坂网络的“总体意识”的激励下,决定向欧提努斯挑战。在跟欧提努斯的较量中,上条在不断被欧提努斯杀死的同时也一点一点分析和记住了她的战斗模式,在经历了远超10031次被杀戮[5]后,已经练到身体不需要靠脑袋反应而顺着习惯动作。此时的上条不仅能够避开欧提努斯的攻击,还借由迎击并破坏了“主神之枪”。但是,虽然上条能跟持有“主神之枪”的欧提努斯一较高下,却最后还是败倒在以“妖精化”术式为中心获得负面可能性的欧提努斯。光靠上条一个人,没有欧提努斯的协助,上条无法将世界恢复原状。要想说服欧提努斯,上条只能站在她面前,将话语送到她心里。上条用败北换来的,是欧提努斯对“创造出来的东西(世界)”感到毫无兴趣,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在上条当麻死掉后,无处可去的“幻想杀手”力量全都转移到欧提努斯身上。回到“原来的世界”只是手段而非目的,欧提努斯渴望的是得到属于自己的“理解者”。于是,欧提努斯在她“原来的世界”和上条当麻“原来的世界”二选一当中,选择了将世界恢复到后者。上条当麻就这样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但是这时的欧提努斯也因为“妖精化”的裂痕逐渐在她身体里蔓延,魔神之力逐渐消散。上条当麻无法接受欧提努斯舍弃自己的理想救他,换来的却是遭到全世界的折磨,于是决定帮助欧提努斯,就算与全世界战斗也在所不惜。

欧提努斯的身体因为欧雷尔斯所施下的“妖精化”术式而从内部逐渐崩坏,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个侵蚀。“妖精化”术式是为了对付魔神而构造的术式,换句话说就是它对人类之躯是无效的,只要欧提努斯取回右眼放进眼窝里,她就会从魔神变回人类,内部崩坏也会停止,但是同时也将失去魔神之力。为了让欧提努斯取回右眼,放弃魔神之力,然后接受正当的裁决以此赎罪,上条当麻跟欧提努斯来到浸泡有她右眼的“智慧之泉”的所在地丹麦。

因为欧提努斯的移动术式存在误差,所以上条等人不得不从日德兰半岛的最北端想方设法赶到丹麦南方的岛屿菲英岛,在这个过程中,上条当麻不断地遭到各方势力的围追堵截:在约灵的郊外平原打败了展开“白翼”、未使出全力的一方通行;在奥尔堡,说服了罗马正教派遣来的雅妮丝·桑提斯,让雅妮丝部队放弃了对上条等人的追杀;在逃离奥尔堡后,面对俄罗斯成教的堵截,上条不仅反驳了俄罗斯成教宗主教克兰斯·R·札尔斯基构筑的术式“七宗罪”,还让克兰斯被自己的术式束缚。虽然借此迫使俄罗斯成教的追兵瓦希莉莎跟莎夏罢手,但却被英国阵营劫持到空中要塞“架空宾馆”,面对凯莉莎神裂火织后方之水骑士团长的联合攻击,上条当麻利用神裂火织“不愿意看到有人死去”的本性,不仅借由从一千五百米高空纵身跳下而被神裂火织无条件搭救,还以“可以不用杀死欧提努斯也能让事件圆满解决的道路”说服神裂火织,让她帮助自己阻挡凯莉莎和后方之水;在前往比隆的路上,又打败为向欧提努斯复仇而来、手持“战乱之剑”的玛莉安·史琳格奈亚;在前往腓特烈西亚的路上,先是遭到美国突击队的伏击,后来又遭遇学园都市的驱动铠FIVE_OVER.MODEL_CASE"RAIL_GUN"的攻击,在御坂美琴的介入下才得以脱险;在连接菲英岛的大桥上,面对雷维尼亚·芭德薇和茵蒂克丝的组合,上条当麻成功袭击了茵蒂克丝的胸部,中止了茵蒂克丝向蕾薇妮雅脑中传达“主神之枪”知识的咏唱;在菲英岛的欧登塞,因为欧雷尔斯的阻止,才避免了被“圣人”席薇亚和布伦希德·爱克特贝尔杀害;在最后的目的地伊埃斯科城堡,战胜了“全能之神”索尔之后,上条当麻面对的最后的敌人却是欧提努斯自己——因为一路上亲眼目睹到上条当麻背负着“拯救魔神欧提努斯”的罪责,跟本应是同伴的人们战斗,徒添一处又一处伤痕,为了不想让上条今后一直背负这样的罪责,欧提努斯拒绝了上条的拯救,选择了再度发动魔法来让自己毁灭。

最后,上条当麻在她最后一发“弩箭”放出之前,解除了她所中的“妖精化”术式。在最后时刻得到救赎的欧提努斯,透过仅存1%的部分重组成为15cm大小的迷你少女。

11月底,在云川芹亚的引导下,来到第二十一学区的无名人工湖,粉碎了蜜蚁爱愉的计划,拯救了食蜂操祈。并且被蜜蚁爱愉痛打了一顿。

12月1日带着茵蒂克丝和欧提努斯去十五学区最顶级的约会地点『钻石天井』,在追寻擅自离开的欧提努斯时遇见伪装成蓝花悦的加纳神华和『圣日耳曼』中的一员。误认为『圣日耳曼』是魔神而前去阻止滨面仕上与其接触,打败了开着高达驱动铠的滨面,但也被螺丝刀捅中腹部。和滨面前去芙兰达·塞维伦拥有的一个秘密房间调查。

为避免留级主动扮演防暴演习中的“犯人”,因把月咏小萌弄哭遭到吹寄制理的攻击。趴在窗外躲避时险些被御坂美琴的超电磁炮击中。在柜子里发现一封情书书信误以为是少女的情书狂奔上楼,见到木乃伊般的『魔神』僧正后幻灭。拒绝了僧正“成为魔神们的仲裁者”的提议,乘巅峰单车试图逃离僧正追击。

语录

口头禅

  • 不幸啊!(日文:不幸だ!;平文式罗马字:Fukōda!
  • 这个幻想就由我来抹杀!!(日文:その幻想をぶち殺す!!

语录

大家都没事,仅仅如此不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吗?到底是谁救的,那种问题无所谓啦。
——《 科学超电磁炮第5话》
只要用这只右手这么一碰....任何特殊能力,管他是核爆等级的火球还是战略级的超电磁炮,或者神的奇迹都会被消灭,就这样。
——《 魔法禁书目录1》
可恶……真不想陪她下地狱啊……看来只好把她从地狱拉上来啦!
——《 魔法禁书目录1》
并不是我想当主角──我就是主角。
——《 魔法禁书目录1》
说不定,其实我还记得呢。……那还用说?──当然是在心里吧?
——《 魔法禁书目录1》
什么为什么?救人需要什么理由吗?
——《 魔法禁书目录2》
给我咬紧牙关吧!最强的——我的最弱之拳,可是有点痛的!
——《 魔法禁书目录3》
我并不是为了英国清教而帮助茵蒂克丝,而是为了茵蒂克丝帮助英国清教。下次如果雅妮丝向我求救,我应该也会去帮她。这次她只是刚好当了坏人而已。当一次坏人,并不代表她以后永远都是坏人。
——《 魔法禁书目录7》
……没错,是承诺。这个承诺就是守护御坂美琴与她周遭的世界。这是我跟某个爱出风头又三分钟热度的无名小卒之间的约定。
——《 魔法禁书目录8》
正如你所说,也许我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当下的状况之前,这也许称不上是最佳之策。不过,…不足的部分就用骨气补上,对吧?
——《 科学超电磁炮第69话》
结果,什么都没有变吧,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发什么什么齿轮错位这样的事情而使得我没有丧失记忆的话,恐怕我也会做出和现在相同的事情吧。上条当麻就是这种不会让一点点记忆的有无就动摇的男人哦。
——《 魔法禁书目录16》
大家都拼命抱成一团,为了活命努力奔波着……那样的话,怎么能那么简单的说不管就不管呢。不是什么重要的理由或者义务。想做就做就是了。
——《 魔法禁书目录18》
……英雄什么是不需要的吧。…我这样的无能力者,像是那么了不起的人吗!?善人?恶人?开什么玩笑!不站到那种位置上,就不能去拯救别人吗!!眼前就有不希望哭泣的人在哭泣啊!眼前就有连一句救救我都说不出来,光是咬住嘴唇忍耐着的人啊!这还不够吗!!站上前去不就行了吗!!特殊的位置和理由都不需要!!有了这些,不就已经能够挡上去成为盾牌了吗!!…我不知道你要保护什么,也不清楚你被什么事情伤到了。但是,如果你想守护那个孩子的话,就挺起胸膛去守护她啊!!就在现在,为守护她而感到骄傲啊!!这不是你的人生吗,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吧!!想用自己的手去守护的话就去做,想要舍弃一切的话就要有把一切都带上的觉悟。但是,你自己到底想怎么做啊?!那样真的好吗?对着不怎么了解的人还硬要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寄托过去,这样你就能够完全满足了吗!!
——《 魔法禁书目录20》
……确实我是最差劲的人,一直骗着茵蒂克丝的无药可救的家伙。或许,我的人生已经没有资格说出挺起胸膛守护她之类的话了。…但是,正因为如此……能让我低下头的人,绝对不是右方之火。
——《 魔法禁书目录》
虽然不知道「你这混蛋」是哪个无名小卒。…「你这混蛋」想做什么不管我的事。…只是,……在那呆着别动。这家伙由我来对付!
——《 魔法禁书目录22》
虽然不是说拯救地球上的全人类这么夸张的事情。用类似于人造卫星的东西俯瞰星球的话,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些微小的存在。可是,我会帮助他们的。微不足道也好怎么也好,在拯救一人份「世界」的瞬间,我看到了那个东西哦。
——《 魔法禁书目录22》
想着「拯救」世界什么的家伙,是守护不了这个世界的。…我们的世界,才没有软弱到需要那种混蛋拯救的地步!
——《 魔法禁书目录22》
好久不见。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
或许我太慢来到这里,为了进去里面可能花了太多时间。即使如此我还是追上你了,捣蛋鬼。是你制造出来的空间扭曲告诉我坐标的。而我既然追上来了,就不容许你为所欲为,因为我的右手,蕴含着能破坏你们所操纵那些东西的力量。…这就是分界线。到这里为止,是你们支配坐标的世界。那么——从现在起,就依我的规则来吧。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4》
你刚刚问过我,那些能否成为我去捡手枪的理由吧?…我就告诉你答案。根本不构成理由。我也不完美。即使没有什么理由,一旦真的感觉到自身危险,也会下意识想捡起掉在自己附近的枪。不过,这回可不一样。如果是面对你,面对不管有何理由,终究愿意赌上性命拯救芙罗兰·克洛伊杜尼的你!一定能找到杀或被杀之外的决胜方法!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6》
不管游戏结束多少次,不管反复接关的过程有多凄惨……我还是会继续前进。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7》
我就是上条当麻。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可是,现在大家不是都得救了吗!就连我救不了的人也都得救了不是吗!这个世界没有流血没有眼泪没有死亡没有事故没有债务也没有失恋。看到这么完美的景象后,我还能说『恢复原状』正确吗?这么做已经是种邪恶了。就算它正确也是邪恶!这等于是为了取回我一个人的容身之处,要夺走刚刚还在这里欢笑那些人的笑容跟性命啊!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当然会懊恼。怎么可能不会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嘛!我既没想要多到让人眼花的大笔钱财,也不想建立能任意挥霍权力的王国。我只想跟往常一样在学生宿舍醒来,接着替茵蒂克丝做饭、去学校,放学后跟朋友玩……我只想取回这些理所当然该有的东西而已。但是,为什么光是这样,我就非得被当成绝对的邪恶不可啊!为什么我非得跟很多人的性命同时放在天平上比较不可啊!这实在太愚蠢了。为了折磨我一个人,居然把地球人口六十亿一个不剩地全部救回来,欧提努斯那王八蛋的尺度根本完全错乱了!混蛋,为什么我总是得碰到这种事。什么『不幸』嘛,混蛋!之前我还能装傻回避看情况妥协,勉强维持平衡啊!那家伙把一切全毁了,我当然会懊悔啊!就算这样没有意义,就算对周围的人们来说只要自己能得救谁来做都没关系,但我还是会懊悔啊!我呕心沥血流汗流泪好不容易才克服的障碍,欧提努斯那家伙却像玩耍还什么一样干脆地跨过去了!她夺走了一切!她夺走了我拥有的东西、我走过的道路,总而言之夺走了我的一切!而且还干净利落得连我在这里抱怨都显得愚蠢!什么跟什么嘛……可恶……如果有那种方法,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帮助大家!既然有那么做的能力,为什么不真诚地施展!反正这种东西也撑不久。只要欧提努斯厌倦,这种世界铁定会轻而易举地灰飞烟灭。毕竟能轻易创造,也就代表能轻易破坏。可是,我创造不出更完美的世界。不管我怎么抱怨,到头来只要欧提努斯那家伙一挥『长枪』让大家露出笑容,胜负就分晓了。判定胜负的不是别人。是我!是我自己!欧提努斯让我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是她的对手!我明明知道这全都是欺瞒,只是为了逼迫我一个人,但现在的我却连这种空有外表的东西也敌不过!即使对那家伙来说跟玩耍没两样,但茵蒂克丝他们展露的笑容,却是我就算努力一百年也绝对无法带给大家的东西。这种不开发时光机就无法达成的事,那家伙哼着歌就能轻易实现。要我怎么对抗这种敌人嘛!为什么这种家伙会出现在我面前啊!既然那么能干,为什么不自己在地球的另一边……不,干脆去月亮或火星建造乐园过幸福的生活就好了吧!就算不对活着的人们下手,她也能把沙漠行星变成绿地,要创造新人类还是什么的也做得到嘛!我已经不想再战斗了。我不想再面对那样的怪物了。我一直都不是因为想战斗才战斗。只不过,我看得到的地方总是会有人在强忍泪水,明明凄惨得就算哇哇大哭也不会有人抱怨,这些人却选择一直忍耐……这种事我实在看不下去。于是我便像个笨蛋一样,握紧拳头跳进麻烦里,千辛万苦地解决事件……我并不是希望人家感谢我,也没想过要什么回报。可是,每当我像这样克服困难,人际关系的圈子就愈来愈大。于是我不知怎地有了错觉,认为人与人的关系有它的意义!结果就是这样。我失去了一切。就像你说的,如果有人知道这件事,或许真的会为了我赶来。或许那人会舍弃一切,宁可跟整个欧提努斯管理营运的世界为敌也要站在我这一边。可是!这样已经没有意义了!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意义之类的东西了。绝对不能为了那种微不足道的幻觉,就放弃逝者复生这种神迹一般的状况。我也想继续跟大家胡闹啊!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待的环境有多么惬意。假设事情还没变成现在这样,而欧提努斯提议要将已经逝去的生命一个不差地全部复活,或许我也会讲出一大堆好听话拒绝她。像是『他们的死也有意义』、『不该这么简单地左右人命』等冠冕堂皇的话!可是,结果已经出来了。现在要将一切『恢复原状』,就跟亲手再度杀掉这些一无所知地欢笑的人没两样!听好,不管怎么辩解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我用这只手做出的选择!会把他们一个不留地全部杀掉啊!这不是已经注定了吗?拿走这个没事件没债务没失恋的世界又能怎样?就算我打倒了欧提努斯,让一切『恢复原状』,把那些不该活着的人正确而干净地杀光,之后等着我的,还会是我心中那一天那一刻的世界吗?在一无所知过着平常生活的人们面前,我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才好?只要笑就好了吗? 在一无所知的人们面前,知道一切的我只要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一样笑就好了吗!开什么玩笑!不管怎么样,我都已经什么也不剩了。无论我赢过欧提努斯还是输给欧提努斯,无论我活着还是死亡,都没办法恢复『原状』!无论怎么演变、无论迎来什么结局、无论我做了什么,都不会成功。怎么选都只有失败,到头来还是会在某处留下不满,导致一切瓦解。这么一来战斗根本没意义吧!毁掉这个奇迹般的状况又能怎样嘛!既然不管往哪里偏都只能毁灭,那当成欧提努斯胜利就好了吧?不然靠得救的人数来决定就好了吧!因为如果问我跟欧提努斯谁救的人比较多,毫无疑问是欧提努斯会赢嘛!毕竟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根本不是对手嘛!除此之外我到底还能怎样?都已经……都已经被逼到这种地步,我哪还有办法前进嘛!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去做个了断——跟『神』一战。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挑战吧,欧提努斯。…不管要任性或怎样都行。什么善与恶的就全忘掉吧。惹你生气也好、觉得碍眼也好,什么理由都没关系唷。你已经让我看见,一旦你随心所欲地挥洒能力,最后大家就会拥有笑容。所以,你就放手去做吧……你一开始想做什么?如果不实现那个目标,你也会跟我一样……变成被幸福世界压垮的悲惨失踪儿童喔……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既然如此,我就会帮你。就算要与全世界战斗也在所不惜!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9》
我现在只能顾欧提努斯,不过之后有什么事尽管联络。下次我会站在你们那一边。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0》
即使如此,你依然决定要面对这样的世界了吧,欧提努斯!你已经决定变得『普通』和『平凡』了吧!所以不要逃避。不要逃避赎罪,欧提努斯!不要放弃获得幸福!你这么做……这么做既不是谦虚也不是正义。什么救赎嘛,你只是逃避辛苦的路途而已吧!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0》
就因为在身边的是御坂,我才能走到这一步:她让我能移动颤抖的双脚,撑住濒临崩溃的心,维持在还有办法说笑的状态。如果是茵蒂克丝,可能会太依靠魔法。如果是欧提努斯,因为两边都是『魔神』,强度十分明确,或许我反而会被绝望压垮。就因为是御坂。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原因就在于身边的人是她。而你,居然说我的恩人碍事。要她闪边去?你以为你是谁啊!连一丁点儿人世人情都不懂的神明,少在那边自以为是!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3》
我会救她们,上里……我会同时拯救蕾薇妮雅和派翠西亚给你看。就算她们两个都充满了自我牺牲的念头也一样!即使提前接受身体变得像干木柴还必须连接机械的痛苦与恐怖也一样!我会将那些全部毁掉,把她们一个不漏地救出来给你看!因为我啊!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说什么『柏德蔚姐妹已经没救了』之类的话抛弃她们!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4》
不要给我开玩笑!给我等着,上里。不像自己的我到此为止,我这就卷土重来!我就让这个该死的世界见识一下上条当麻是什么人!你这种不会让任何人幸福的幻想,我会一点也不留地杀光————!
——《 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6》

轶闻

  • 口头禅为“不幸啊”,而战斗时常说“这个幻想就由我来抹杀”。
  • 被艾华斯称为“三种英雄”中的一种:“未受过任何人指导,仅遵循自己内心涌现的感情勇往直前之人”。
  • 小说12卷,在“出路希望调查表”当中所写的希望是“只要能变得幸福,无论怎样都无所谓”。

参考资料

您的查询中有未匹配“]]”的“[[”。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