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会干,包括杀人。 」


上里翔流的义妹,被称为“屠戮者”的少女——去鸣
去鸣
Image-去鸣-魔禁小说.png
日文名 去鳴サロメ
英文名 Salome
出场作品
人物信息
性别
家人 上里翔流(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社会信息
类别 魔法师
改造人
所属组织 上里势力
个人能力
魔法 外部供奉
内部供奉
首次登场
小说:新约 卷15

去鸣(日文:去鳴サロメ?Sarome;英文:Salome上里势力的一员,是与上里翔流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背景

去鸣是上里翔流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同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狂人,有“屠戮者”[注 1]之称。[1]

在上里拥有“理想放逐”力量之前,她就是屠戮者了,不过用“内部供奉”抛弃身体则是最近的事。[1]能混进人群里隐藏踪迹,一旦躲进人海里,在出手袭击猎物之前她都不会出现。[1]

行动向来前后一致。认为所谓狂人,不是因为行动没有规律才叫狂人,而是因为不肯违反只有她自己能理解的规矩才叫狂人。[1]

外貌

头部两侧盘着像CD一样从不同角度看就会有光芒的银发。[2][3]

去鸣的服装,是在裸体的肌肤外直接套了件半透明的雨衣。重叠了两层的雨衣勾勒出身体的轮廓,把身体曲线甚至于肌肤颜色都隐隐约约透了出来,虽然纤细但举动却完全不像正值青春期的样子。在毛玻璃一样的半透明雨衣中,像穿学校泳衣得到的晒痕一般的对比会浮现出来。[2]

脖子上通过粗绳系着的是手掌大小的小型怀表,材质为塑料[4],是哥哥上里翔流送给她的,因此片刻不离身[1]

据本人所言,由于是战斗用的身体,因此将一些没有必要的器官省略掉了。[1]

性格

外号“屠戮者”,在选举游戏中喜欢采取暗杀手段。并非以单纯的暴力和杀戮为目的,想要通过有限的事件来怂恿大众。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地道的恐怖分子的完美典范。去鸣会将自己伪装在人群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文明社会就已经被染成红色了。一旦她潜入到人海中,直到攻击猎物之前都不会现身。[1]

去鸣的目标通常都是一群人。所以才叫做屠戮者而不是杀人犯。她总是以那些无药可救的末日论邪教或者在夜里携带小型塑料包装袋上岸的潜水员集团为目标,所以会把警方的上层搞到一团糟。[1]

实际上,去鸣并不在乎自己会受到什么对待或者处于什么的立场。因为她不想攻击手无寸铁的平民,认为那样太无聊了,完全没有手感。喜欢“用智慧和工具去挑战在食物链上比自己更高的存在”,“由猎物来颠覆金字塔,杀死捕食者”。所以才会认为这种行为如此刺激,被猎杀的目标才有作为奖杯被展示的价值,因此打猎是只有人类才能进行的游戏。[1]

日常生活

有挑食青椒的坏毛病,上里翔流想要为其纠正。[5]

人际关系

上里翔流: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上里翔流教过去鸣骑车,怎么用筷子,也许还教过怎么拿铅笔;小时候曾经一起洗过澡;上学的时候会拉着她的手,盯着她好好做作业;旅游之前会确保行李没有遗漏;当去鸣从不怎么喜欢的对象那里收到第一封情书的时候,他也会找她谈心;由于去鸣总是迟到,于是他就省下自己用来买糖果的零花钱给她买了一个怀表,归根到底,上里翔流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甚至可以说那就是去鸣迷上他的原因。平凡真的可以吸引人,特别是像去鸣这样的屠戮者,因此去鸣非常尊重上里翔流。[1]

上条当麻

去鸣会对上条当麻感到局促和害怕,上里翔流曾感慨“为什么你担当她哥哥的角色时比我还顺手啊?连我都不能让去鸣变得这么乖巧”。[5]

能力

外部供奉

外部供奉(日文:外的御供?Gaiteki Gokū;英文:External Offering是去鸣的主要攻击手段。属于凯尔特式的献祭魔法,将武具摧毁并供奉给特定的神,如海神玛纳诺[6]

通过摧毁特定的武器、珠宝或者是动物的血肉,并在一个特定的场所将它们放弃,吸收,然后强化其性质和破坏力。只要是她能破坏的东西都能吸收,本来只限于空手能够破坏的东西,但是当她装上了改造人身体以后,便打破了这一桎梏。不过,如果是其无法破坏的东西或者说是本来就无法作为武器的东西,那么她自然无法将它们吸收然后作为一种攻击手段。[3]

去鸣是只要“连锁”还在继续,就能无限增强力量的屠戮者。不开玩笑地说,只要凑齐了条件,她可以单枪匹马把白宫破坏掉。[3][7]想要打倒去鸣,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就是切断“连锁”。但是只要这个雪球开始滚动,那么当它膨胀到一定的尺寸后就会逐渐让人感到恐惧。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滚雪球的人想要将它停止,最后仍然会被打倒。[3]

去鸣的“外部供奉”如果在三分钟内没有得到补给的武器就会回归成中性态,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去鸣在运动包中装着紧急时刻使用的装备,当“连锁”快要中断的时候就破坏里面的装备并吸收它来给“连锁”延长三分钟时间。[3]

内部供奉

内部供奉(日文:内的御供?Naiteki Gokū;英文:Internal Offering是另一种凯尔特式献祭魔法,即献出自己的身体。由于只是外部供奉的话无法让屠戮者安心,在上里翔流得到“理想放逐”后不久[1][推测],去鸣通过内部供奉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神[8]。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没有学园都市的技术,去鸣收集了一切能够拿到手的东西,切开自己的肚子然后亲手更换一切,成为改造人。[8]

作中行动

12月某日,占卜姐妹锁仁恋因拆除了充当去鸣的导火索的电极,却没能控制好陷入临界状态的屠戮者,结果被反杀。[9]随后去鸣夺取了两人的名单。[8]

12月4日,为拯救性格逐渐扭曲的上里翔流,去鸣来到学园都市,按照锁仁和恋因留下来的名单,寻找“上条势力”。她认为只要吞噬了好几个人,上条当麻的基层就会崩溃,其朋友圈就会瓦解。所以直到上条势力被彻底破坏之前之前她都会一直盯上他们。[9]

去鸣首先找到并嘲讽滨面仕上为没有自我的“为了有名人而存在的零件”,听到滨面的回答后却认为“滨面仕上那家伙撩起来没有快感”[3],后为寻求“替代”而破坏了一个金库。[6]

12月4日晚,去鸣找到御坂美琴并与之对决,评价御坂美琴“如果沿着这个方向继续扭曲下去的话,一定会超过我的”。由于不想让去鸣培育出“一个可以跟上屠戮者的脚步的超级对手”,田妻暮亚前往阻止[3],却被去鸣砍成了两半[9]

12月5日,挑衅一方通行,被其扯下一条手臂[8],并引导一方通行救下被上里势力围困的上条当麻。去鸣试了好几个人但是感觉完全不对,发现真正使上里翔流精神扭曲的不是上条当麻而是上里势力,于是劫走上条当麻,试图通过他让上里翔流恢复理智。[1]

12月5日晚,在与上条当麻夜晚监视某中学焚烧炉的过程中,碰上了木原唯一切断上里翔流的右手并篡夺“理想放逐”。双方发生冲突,木原唯一篡夺的“理想放逐”的力量对身为“上里势力”之一的去鸣无效,反倒是去鸣借助破坏和消费“上里势力”自愿提供的武器,维持“连锁”并获得压倒性的力量,暂时占到上风。木原唯一使用借助弱毒性圣日耳曼病毒的魔法和修格斯样本制造出的虚张声势的手段“异界传呼”[7]以及武器“横行暴徒UL Exploder[10],一度让她和上条当麻陷入不利而慌忙逃窜,她的下半身亦遭到破坏。在木原唯一被着装A.A.A.的御坂美琴击败后,去鸣又重新制作了一副身体。

12月8日,大热浪期间,木原唯一利用诱饵水晶之塔引出御坂美琴和上条当麻,并袭击了常盘台中学。在木原唯一伏击返程的御坂美琴和上条当麻等人的时候,与上里势力一同救下上条,并把他带回上里势力的据点。据去鸣本人所言,御坂美琴当时还死咬着她不放,并认为木原唯一能逃掉有一半都是美琴的错。[11]在讨伐木原唯一的过程中,上里翔流为保护她们被放逐至“新天地”。木原唯一以上里翔流的右手为威胁逼迫上里势力和去鸣臣服。[12]

上里翔流重新归来时,转变了立场的上里势力将矛头对准了木原唯一[13],去鸣回收了上里翔流的右手。[14]

语录


疯子之所以是疯子并不是因为他们不遵守规则,而是因为他们绝对不会叛离一套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规则!

逸闻

  • 上条当麻曾推断称,去鸣除战斗用之外还有一具对哥哥用认真级完美规格喵喵身体,每天晚上都好好保养。[1]

注释

  1. 台版为“灭绝犯”。

参考资料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