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中校徽.png 某高中提醒您,这个页面尚未完成,正在等待你的帮助。
此处查看未完成页面清单,欢迎一起加入编辑魔法禁书目录中文维基欢迎你的加入~
钓钟茶寮
钓钟茶寮-超炮漫画.jpg
日文名 釣鐘つりがね 茶寮さりょう
英文名 Tsurigane Saryou
出场作品
人物信息
状态 脱狱
年龄 15
性别
社会信息
类别 能力者
忍者
留精弃粗
主要关联人物 近江手里(原上司)
春暖嬉美(现属团队首领)
所属组织 甲贺忍者(已叛逃)
春暖嬉美为首的某个团体
个人能力
超能力 能力观察AIM Watcher
能力等级 Level 3
首次登场
漫画:第101话

钓钟茶寮(日文:釣鐘つりがね 茶寮さりょう?Tsurigane Saryō;英文:Tsurigane Saryou原先是甲贺忍者的一员,隶属于近江手里。但后来她与春暖嬉美等人结为一个团体,背叛了自己的原上司并在学都内引发一起“越狱风暴”事件。

背景

钓钟茶寮在4岁时随家人露营,却遭遇大群野狗的攻击,她被近江手里救下成了唯一的幸存者。虽然钓钟茶寮事后被忍者们安全送回城里,但年幼的茶寮却主动跟到近江手里隐匿在大山深处的村寨。于是钓钟茶寮被甲贺派忍者所收留,并跟随近江学习忍术。

到茶寮5岁那年,她受近江委派,假借留精弃粗Child Error进入学园都市内部,以打探超能力开发的情报并将其吸收为甲贺的力量。在她6岁时进入某个一所留精弃粗Child Error的抚养设施里,并结识了春暖嬉美鳄河雷斧青星铃兰白绢仄火四人。后来她还先后参与了某个研究超能力与大脑关系的项目与黑暗的五月计划,并得到了可以看到对方AIM扩散力场的超能力能力观察AIM Watcher

外貌

钓钟茶寮留在一头齐肩发,并习惯于将其扎成一束短马尾。她还习惯于在一套校服外面,再穿上一套攀岩用的安全带,该装置不光能在她进行大幅度的运动中保护腰部,其束缚双股的设计还有效避免了走光。她身上的安全带上还联系有一根钢索,腰带部分则收纳着一把短刀。

当茶廖张嘴时,有时会从上唇间凸显出她的虎牙。

性格

钓钟茶寮是个忍者,给人一种事不关己的冷冰冰的感觉。事实上,她会为了执行任务,能面不改色的夺走他人的性命。不过向较于直接至对手于死地,茶寮更喜欢先令对方麻痹至瘫痪,再定夺是否予以灭口,所以她认为麻醉药比毒药更方便。而在遇到能令她心服口服的对手时,茶寮则会予以对方以敬意甚至是鞠躬致谢。

可能是由于能力开发的副作用,嬉美等人的耳濡目染或者异于常人的压倒性的战术优势影响,钓钟茶寮逐渐表现出中二病一般自以为是的轻浮态度,仿佛事态均在自己掌握之中。

在她谋杀原上司失败后,自觉会被当做叛忍所追杀,从而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迫害妄想症,其期望是能亲眼见证自己身首异处的下场。这一点被有着类似癖好的白井黑子评价为“变态的神经病”[注 1]

钓钟茶寮是个立场容易发生改变的人,她前前后后选择过加入又背叛了忍者集团,却对背叛的人始终牵挂不下,促使她现如今又选择走回原路。

虽然在各方面都表现得像个假小子,钓钟茶寮也很意外地像许多女孩子一样,害怕着各种昆虫并会为此而尖叫。[1]

日常生活

钓钟茶寮一直在等待她师父亲手对她施以处分的时刻,苟活下来的日子反而令她觉得迷惘与坐立不安。[2]

超炮漫画125话扉页可以得知,钓钟茶寮会在闲暇时制作她师父的娃娃。虽然风格怪异得看上去更像是傀儡

人际关系

春暖嬉美鳄河雷斧青星铃兰白绢仄火:钓钟茶寮的留精弃粗Child Error身份是伪造的,却不影响她与同一所设施里长大的其他四人成了关系密切的好朋友。钓钟茶寮不光对自身甲贺忍者身份的认同感被日渐消磨,主动承担起了为嬉美等人充当耳目的责任;而且她为了嬉美甚至可以不惜送命,也要主动承担叛徒与诱饵的责任。

近江手里:她是钓钟茶寮的救命恩人,也是传道授业的师父。从近江委派茶寮以重任,让对方独自卧底学都多年可以看出她对茶寮很是器重,还直言茶寮的贡献比自己更为突出,完全没有考虑过对方变心的可能性,直接导致她在学都内行动变得被动。而茶寮很显然在经历一系列变故后,就不再视近江为自己的首领,反而是用完即弃的工具,利用甲贺忍者进行身份活动全是为了满足嬉美的需要;但在私下里,钓钟茶寮还是非常敬仰她的师父,曾制作过不少近江的娃娃,而且她在背叛近江后表现出一些负罪感,希望能以死谢罪。最终,近江手里选择抛弃了钓钟茶寮并将她视为反面教材,却没有索取其性命。钓钟茶寮在事件结束后对自己活着的事实表示困惑,认为近江是嫌弃她弱而不屑于杀,于是她再次踏上追寻近江脚步的道路上。

另外,钓钟茶寮只在近江手里身边训练了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所以她对师父的认识仍然停留在十年之前,并且比较肤浅。比方说她并不知晓近江手里实际上年龄已经30多岁,完全靠各种身体改造才保有目前容姿的事实,一直误以为对方只是个比她年纪稍大,有时又会做出幼稚行为比方说试图把炮仗塞到青蛙肚子里的小姐姐。

能力

主条目:能力观察

钓钟茶寮的能力是Level 3的能力观察(日文:能力観察AIMウォッチャー?;英文:AIM Watcher。这是某种可以看到对方AIM扩散力场的超能力,其表现与能力追迹颇为相似。在这种能力作用下,她能够用眼睛观测到AIM扩散力场的波动情况,从而预判对手使用超能力时的一举一动,比方说空间移动能力者所瞄准的目标以及下一次传送时出现的位置。

钓钟茶寮的超能力只是作为她应付能力者的一个补充手段,实际上钓钟茶寮主要仰仗她的忍术进行战斗。她拥有极为敏锐的直觉,能瞬间察觉到敌方的气息或者在视线受阻时判断对手的动向;而且她身手异常矫健迅猛,能轻易跳进高悬的天花板内或者书柜上,还能利用钢索在密林间四处飞荡。在战斗中,钓钟茶寮能在极短时间内提前看破对手行动后,用一把涂了高效麻药的短刀予以反制。不仅如此,这把短刀异常锋利,可以做到吹毛则断的程度,也能劈开粗大坚硬的树枝;而且刀柄处末端连接有钢索,使得刀刃可以在极大的范围内挥动,予以对方意料之外的攻击。即使受到极小的创伤,刀上的麻药也能迅速在被害者身体内扩散并令其瘫痪,并且即便是茶寮自己都没有解药,只能任人宰割。茶寮的作战风格被她的首领嬉美评价为只能在无伤状态下击败她,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另外,钓钟茶寮与师父近江手里一样,擅长使用各种道具,比方说安插在四处的窃听器,为自己的潜伏与情报刺探工作提供便利。实际上,茶寮原先就是来学园都市进行谍报工作的,之后则充当嬉美的耳目,帮助她们逃过一场大难。

尽管如此,在甲贺忍者集团内部,身形矫健还精明能干的钓钟茶寮的忍者素养却连二流水平都谈不上。她的师父近江将其原因归咎于茶寮长期潜伏在外并疏于训练导致,并试图将茶寮带回村里去恶补基本功。[注 2]

作中行动

在遥远的11年前,现如今的钓钟茶寮已经记不起当初只有4岁自己为何跑到深山里又遭遇大群野狗袭击,唯一令她终身难忘的事情是在她生命垂危时,亲眼见证到近江手里为救她而发起的如暴风般迅猛而凌厉的作战,于是对方成了她一生中都无可替代的存在。幸存下来的茶寮追随着近江手里的脚步,成了甲贺流忍者里正式的一员。[1]

10年前,为了振兴甲贺,近江手里决定吸纳外界技术到自己手里,于是时年5岁的钓钟茶寮被委任为卧底,以留精弃粗Child Error的假身份进入到学园都市进行打探超能力开发的情报。[3]在此后一年间,茶寮在6岁前进入一所抚养中心,与春暖嬉美鳄河雷斧青星铃兰白绢仄火成为亲密的朋友。[4]

青星铃兰走后,剩下的四人组被一贫如洗的抚养中心交易给了某个研究所,对她们进行大脑研究与能力开发实验,为获取第一手情报,钓钟茶寮进行了亲身体验,并得到了超能力。但她同时也注意到白绢仄火因能力下降而表现出的反常情绪,遂在夜里潜入研究所的资料库进行情报搜集工作,发觉这个项目并不简单,尤其在嬉美身上隐藏着某种秘密。[4]

又在研究所里度过了一段时日,四人组们日渐长大。某天,茶寮通过她安插在研究所里的窃听器知晓研究所内发生了一起暴动,有人想将嬉美消灭,她把情况告知众人并立马展开一场武力反抗活动。[5]茶寮孤军拿下敌人的大本营,逼迫为首的研究员对持枪的武装工作人员下达错误指令,最后将所有敌对人员灭口。[6]因为她的果断行动,春暖嬉美与鳄河雷斧二人彻底脱离险境,但白绢仄火却不幸罹难,茶寮见证了白绢最后的遗言,从而引起心里某方面的触动。[7]而看着研究所冒出的冲天火光,面对逝去朋友的嬉美缺做出“毫无感觉”的感想,进一步动摇了茶寮继续原有的立场,她自愿开始为着剩下的二人,尤其是嬉美做些什么,就像是古代那些甘愿为新主而背叛旧主的忍者那样。

逃出研究所时,茶寮将事关嬉美的资料拷了一份带出,但该资料被密码加密,凭她们无法解读。

三人投靠久别的青星铃兰,嬉美暂时得到安置,[2]但有关嬉美的资料仍然是她们心中的大患,日后还会有其他势力觊觎这份力量而对她们发起不利。[8]于是青星铃兰召集茶寮与雷斧二人,谋划利用新开的第二少年院所举办的一场“逃狱大赛”里选拔一名实力强劲的黑客帮助她们,而茶寮与雷斧二人的工作则是在大赛里拖住其他参赛人员。对此,茶寮马上想到利用师父的能力来达成此次计划,她主动坦白了自己是个忍者的事实,并将自己的打算告知众人。虽然青星铃兰觉得这方案十分不靠谱,但茶寮与雷斧表现得十分兴奋,志在必得。[9]

“逃狱大赛”两天前,在茶寮安排下,近江手里一行人潜入到学都内,准备搜集情报。而茶寮以器材问题为托辞,向师父推荐了“逃狱大赛”。交谈期间,茶寮感慨阔别10年的师父依旧容颜不老,惊讶地得知对方其实已经30多岁,眼前的身体是被改造的。[10]

10月某天,“逃狱大赛”正式拉开帷幕,茶寮假装自己训练不足,处处拖着近江手里的后腿;而近江手里对茶寮极为宽容,并未生起疑心,只是打算让茶寮日后回村子里去恶补基本课。[10][11]由于推进的进展极为顺利,有点飘飘然的近江手里让手下们分头行动[12],但不多会儿,茶寮就发现师父被能力暴走现象波及,踉踉跄跄地找上她们,狼狈地承认自己的失策。[12]

总之,事关“逃狱大赛”的计划进展得非常顺利,茶寮等人希望寻找的优秀黑客——初春饰利被选拔出来,[13]嬉美也摆脱束缚。[3]

“逃狱大赛”后,茶寮假借自己在大赛里受伤,而不与其他手下一起行动,从而得到与师父独处的时机。此时近江手里赞许着茶寮过去的付出与贡献,完全没有意识到杀意临近,于是她遭到了茶寮的突袭与背叛。不过近江手里反应非常机敏,并未让自己受到致命伤害并迅速逃出了茶寮的视线,保住了一条命。茶寮深知叛忍的下场唯有死亡,但她没有停止协助嬉美的脚步,继续着她们下一步行动。[3]

在几个会开车的女混混的帮助下,嬉美、茶寮与雷斧三人选择将初春饰利绑架,但她们的行动也被御坂美琴等人及时发觉,进而遭到拦截。[14]为给嬉美创造机会,茶寮自愿选择分兵战术,独自吸引追兵的注意力。她为对付御坂美琴设置了一系列暗器与陷阱,却发现对方是风纪委员Judgement——白井黑子,于是她感觉自己遇上了个容易拿下的对手。[15]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茶寮依靠自己的超能力与忍术一度把握住主动权。但白井黑子分毫不让,利用茶寮的自负与自己超能力有中途取消的技能,以一记佯攻将对方逼出破绽,用树枝朝着茶寮面庞甩了重重一击,茶寮由此被打飞数米远之外,牙也被打掉几颗。[15][1]此时茶寮发现对方是个自己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于是二人暂且休战并进行了一番交流,却发现彼此间话不投机,决斗就此再度展开。此时茶寮对黑子的佯攻行动进行了防备,让黑子再次陷入被动。正当黑子考虑如何突破现状时,茶寮掌握了黑子能力的缺陷,用以线操刀的绝技给予出其不意的一击。虽然是浅浅的轻伤,但高效麻药会在短时间内迅速发作,深知此点的茶寮露出得意的笑容,考虑着如何将黑子杀死。[1]

但茶寮再次低估了对手的意志与应变能力:黑子用能力将止血剂强行传送到体内,阻断麻药扩散,假装自己瘫倒不起,实则强忍着巨大痛苦等待时机再次发动突袭。[16]茶寮在遭受一系列连续攻击后,丧失原有的冷静,只想杀死对方,不料落入黑子用高亮闪光灯设置的陷阱里。尽管暂时失明的茶寮仍然能凭直觉进行应对,但她涂有麻药的短刀被黑子夺走,自己就此也挨上了一刀。此时茶寮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趁自己彻底丧失行动能力之前,恭恭敬敬地向黑子鞠躬致歉。[16]

虽然近江手里远远地观望到一切,但她将一切归咎于学都的能力开发计划,仅仅抛弃了茶寮就离开了学园都市。[16]钓钟茶寮因此得以苟活下来,在一场“越狱风暴”后被第二少年院收押,此时她心中充满了迷惘与困惑,自己期盼被处死的结局并没有发生,于是她将原因归咎于师傅嫌弃她能力太差劲,以直至不屑于降下杀手。[7]

茶寮又找到了她新的前进的目标,她抛下对嬉美等人的情谊[内容颇具争议] ,逃出第二少年院并打算努力锻炼自己,为再次与师父相会做准备。为此她假意找上伊贺派的忍者,希望加入对方势力,不料自己没有处理掉囚服里的GPS芯片,导致搜捕逃犯的警备员也跟踪至此,于是钓钟茶寮与被拖下水的小郭一同展开了一场逃亡行动。[2]

语录


我的愿望是:临死那一刻,能亲眼见证身首分离的自己。

逸闻

  • 到目前为止,钓钟茶寮是近江手里的手下里,唯一个已知姓名并且存活下来的人[注 3]
  • 据近江手里的调查,钓钟茶寮等人参与过的那个实验项目,与“黑暗的五月计划”存在某些关联[16],但据超炮编辑荻野谦太郎的所发推特揭示,钓钟她们在该计划仅仅止步于初期选拔阶段,即她们只参与了增减大脑组织的实验,而并没有被植入一方通行的思维模式。
荻野谦太郎就有关钓钟所参与的实验问题所发的推特

注释

  1. 而钓钟茶寮对黑子的hentai想法的评价则为:槽点太多。
  2. 虽然在“逃狱大赛”期间,钓钟茶寮有故意卖蠢并跳入陷阱,拖住她同伴们的脚步,并让对方放松警惕的主观意愿。实际上钓钟茶寮完全有独自逃出完全处于戒备状态下的少年院的能力。
  3. 其他三人在巴格吉城被木原圆周所杀死。

参考资料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