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舰队事件正式开始于9月27日。起因是法之书事件后,为摆平罗马正教蓄意引发的事端,英国清教与学园都市高层介入其中,将上条当麻置于事件的中心,借助他的力量来解决此次事件。在各方势力的角逐下,上条当麻与茵蒂克丝奥索拉联手天草式十字凄教,成功解救出雅妮丝等人,粉碎了女王舰队的核心。此次事件结束后,罗马正教发出暗杀上条当麻的文件,其最暗部的神之右席也将浮出水面。

背景

法之书事件

主条目:法之书事件

据称罗马正教修女奥索拉·阿奎纳掌握了解读亚雷斯塔·克劳利创作的《法之书》的方法,奥索拉身陷风暴中心,被各方势力所抢夺。最终,上条当麻和天草式十字凄教以及英国清教协力拯救了奥索拉,同时证实了《法之书》的解读有误。而罗马正教第一次意识到了幻想杀手的存在。

雅妮丝的过去

主条目:雅妮丝·桑提斯

雅妮丝的双亲很早就遭到了杀害,年幼的她在几经波折后过起了流浪的生活,每天都面临着饥寒交迫和随时丢掉性命可能,就在这种情况下罗马正教收留了她。

但雅妮丝并不相信神就在身边,也不是听到呼唤就会来救自己的方便工具,不过也多亏罗马正教,雅妮丝才能邂逅露琪亚安洁莉娜阿嘉妲凯特琳娜这些人,对此她衷心表示感激,决定相信十字教的教条。

雅妮丝认为,如果能够邂逅这些人是种幸运,她要自己亲手去守护这种幸运。 无论发生任何事。她要活用上帝所赋予的机会,作为自己信仰的证明。[1]

奥索拉·阿奎纳

主条目:奥索拉·阿奎纳

原是罗马正教的修女,擅长解读魔法书籍,由于传出其能解读亚雷斯塔克劳利创作的《法之书》的方法,被迫卷入了势力纷争之中,在法之书事件后加入英国清教,得到了清教的庇护。

彼亚吉欧·普索尼

主条目:彼亚吉欧·普索尼

罗马正教主教之一,亚得里亚海女王的指挥官,对异教徒极为痛恨。女王舰队事件中让雅妮丝部队全员在亚得里亚海女王旗舰上劳作,将雅妮丝囚禁在亚得里亚海女王中。想要通过刻限的十字架解除亚得里亚海女王的限制,以此让学园都市及其科技灰飞烟灭。

北意大利之行

主条目:大霸星祭

大霸星祭的最后一天,有着不幸体质的上条当麻十分意外的抽中了北意大利七天五夜的双人行头奖。这对从来没中过大小奖的上条当麻来说实在是太过意外,甚至对其真实性感到怀疑,最终在护照问题莫名顺利的解决后,上条当麻明白过度的烦恼和慌乱也不会改变结果,于是在九月二十七日,上条当麻与茵蒂克丝到达学都第二十三学区乘坐飞机前往北意大利。

在基奥贾的街道上

马可波罗国际机场被称为北意大利,特别是威纳托省的玄关。 这座机场位于亚德里亚海上的水都威尼斯对岸意大利本土的沿岸,用途大多是运送观光客。乘载上条跟茵蒂克丝的客机也在这里著陆。这个机场基本上不接受日本的直航班机,但学园都市似乎是例外。[2]几经周折后,上条与茵蒂克丝终于踏上了这片异国的土地。在等待许久后仍迟迟不见其他团员和导游,打电话也联系不到。二人只好先乘坐巴士前往住宿地点:位于离威尼斯南方直线距离约二十公里左右的小镇基奥贾,到达小镇后,两人一边观赏富有特色的建筑一边前往住宿酒店,途中,独自沉浸在出国兴奋之中的上条与受食物吸引的茵蒂克丝走散了。因为一时找不到茵蒂克丝,又碍于语言不通,上条当麻显的不知所措。万幸之下遇到了熟人奥索拉,交谈之余得知奥索拉打算搬到伦敦,而茵蒂克丝也被她的朋友带回她家去了。

奥索拉租住于一幢五层楼的四角形建筑,上条跟随奥索拉进入公寓。他们的房间在四楼,由于没有电梯上条又拿着重重的行李,所以爬楼梯万分吃力。[3]进入房间后上条见到了四名归属于天草式的少年少女。天草式和奥索拉现皆处于英国清教的庇护之下,而他们二者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也非常融洽。随后,上条发现了在狂吃香草冰激凌的茵蒂克丝,看见这般光景的上条气得直跳脚,自己那么担心,她居然还满脸幸福地吃着冰淇淋。奥索拉就在一边笑着打圆场。而哪四名天草式的少年少女也正好奇地讨论这位上条当麻的“事迹”。

了解奥索拉她们的搬家任务后,众人享用起今日份的午餐,天草式的成员们似乎因为特殊的饮食礼仪谢绝了共同进餐的提议。午餐有主菜蛤蜊意大利面,装有撕碎蟹肉的冷汤,以及盘上黏呼呼的墨鱼料。在上条坐下后,跟奥索拉一起的天草式女孩五和向他递出了白色的湿毛巾。

接受了奥索拉的招待,上条跟茵蒂克丝帮忙来整理奥索拉的家具。在一番作业下,茵蒂克丝的整个人都变脏了,奥索拉提议去洗个澡。而因寻找新报纸的上条误打误撞闯进了浴室,看见了正在洗浴的奥索拉。过于慌张的上条连门都忘记关,想逃入左边的门里,结果左边冲出了同样洗浴的茵蒂克丝。原来在这里除了生活用的浴室之外还有宗教用的浴室,而不幸的上条显然不明白这点,哪怕是在异国还是没有能逃脱茵蒂克丝的咬头。

女王舰队出现

搬家的事情告一段落,三人笑着在日落的街道处道别,准备各自朝相反方向离开。此时,茵蒂克猛然注意到魔法的波动,慌忙提醒众人躲避,未知的魔法师袭来。而上条被运河中出现的敌人拉进了河里。袭击者使用长枪刺向上条当麻,茵蒂克丝及时利用强制咏唱干扰了敌人的魔法,随后上条抓住机会将其打倒在地。而一开始对三人狙击的男子也径直的向海水运河跑去。

就在上条犹豫片刻,从运河的底部冒出来一艘帆船。其造型让人联想到大航海时代用来穿越大海的古老船只。不同的是船的材质,眼前飞出的船,是由半透明冰冷印象的物质所造成,看起来就像水晶。就连桅杆的帆跟绳索也是如此。巨大的船只粉碎了运河左右两旁的道路,不断膨胀变大。站在地面的上条和奥索拉被猛然抬起,两人迫不得已只得爬上船。此刻冰船的全貌也展现了出来:全长超过一百公尺,甲板到船底为止约有二十公尺左右。甲板到桅杆尖端都由半透明的素材制成。船体前后呈阶梯状, 上层约三层楼,下层约五至七层楼。这艘大船比上条的宿舍还大。此时冰船强行穿过运河,好像要从基奥贾的中心部北上,试图穿过亚德里亚海。上条当麻和奥索拉别无他法,潜入了船内伺机而动。

与雅妮丝·桑提斯会面

由半透明的冰构成的船体内,上条与奥索拉正小心翼翼地移动着。二人直到现在也没有明白袭击者的意图。这个时候海面发出声响,原先到水平线为止一片空无的亚德里亚海,现在被无数的半透明船只掩埋。二人商议下一步行动时,船房突然被打开,上条与奥索拉意外撞见了熟人,雅妮丝·桑提斯。而雅妮丝看见两人也愣了一下,随后就对上条发起攻击。在奥索拉的解释下,雅妮丝暂时停了下来。

狭窄的房间里,双方保持着距离。交谈时雅妮丝回答了上条当麻提出的疑问,说出她留在船上的原因:集合像她这样的罪人还有失败者,在船上进行惩罚式的劳动,以此偿还罗马正教所受的损失。确认了二人对此并不知情后,作为不揭发上条他们行踪的条件,要求上条救出安洁莉娜露琪亚两个修女离开。另一方面,被迫与上条他们分开的茵蒂克丝,运用自己脑中的知识,明白是罗马正教有所企图,她知道只靠自己无法帮助上条脱困,于是决定去寻找援手。[4]


救援露琪亚与安洁莉娜

船内,上条与奥索拉按照雅妮丝的指示找到了安洁莉娜和露琪亚的位置,而门前的看守者并不是人类,而是以冰制成的三公尺高的透明铠甲。从头到脚像是重兵器一般,手中握着战棍。[5]感到棘手的上条在再次确认时,冰制铠甲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无法回避的攻击让上条反射性的用右手抵挡,铠甲在碰到上条的右手后便碎成了冰块。冲进房门后,里面有七名左右的男女,安洁莉娜和露琪亚就在其中。在奥索拉的虚张声势下,这些人都放弃了抵抗。

上条对着两人表明来意,自己是受雅妮丝嘱托将两人救出。但露琪亚并不信任上条,最终由奥索拉将其说服。两位修女演示离开船只的方法后,询问到了雅妮丝的情况,得知雅妮丝前往了旗舰后,两人脸色大变。原来雅妮丝对上条等人隐瞒了部分事实,大规模魔法亚德里亚海女王会在旗舰进行。还有发动关键,就是另一种名叫刻限的十字架的术式,而该术式发动的必需品就是雅妮丝本人。听到这里,上条在这瞬间就理解了雅妮丝之前的自言自语和藏在内心的情感,明白了雅妮丝无法说出口的愿望,这名少年就伫立在这里,无力而又迷茫。突然,冰壁被打破的爆发声炸裂开来。 光是爆裂声跟冲击波,就将上条他们打倒在地。攻击他们的炮击[注 1]竟是友军的舰船。


天草式参战

上条当麻所在的三十七号舰被炮击击沉,众人掉进了海水之中。所幸茵蒂克丝和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众人们及时赶到将其救起,等上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身处类似潜艇的船只之中,而眼前的男人正是天草式十字凄教代理教皇,建宫斋字。建宫说到,众人所处的船只并不是潜艇,只不过是利用魔法将纸糊的小船变成了类似上下舰类的东西。随后众人回到了基奥贾。[注 2]

战略会议与战前准备

晚餐后,众人开起了情报整理和作战会议。雅妮丝被囚禁的舰队,是守护亚德里亚海女王的女王舰队,亚德里亚海女王,正是威尼斯的别名。众人推断是跟威尼斯有关的魔法,像是罗马正教威尼斯支部开发的海洋术式。而亚德里亚海女王是几百年前就有的魔法,当时的罗马正教在危机感下,为了发生大事时能一举埋葬威尼斯所准备的,就是亚德里亚海女王。当时用来对付威尼斯海军的防卫网的,就是女王舰队。讨论到这里,众人明白事情的规模已经远远超出了想象的范围。要在魔法发动的时限之前,带雅妮丝·桑提斯离开那个地方,其困难程度不用赘述。但上条当麻并未放弃,既使不利条件很多,也还有铤而走险机会。不去考虑胜算和失败,众人带着这份觉悟再次逼近了女王舰队。[6]

亚得里亚海之战

亚德里亚海上,四十多艘天草式用魔法造出的船只,逼近了女王舰队本舰。顶着敌方炮击,这些会自爆的火船一口气冲进了女王舰队外围护卫舰的船腹。在海底的天草式造的上下舰也冲了上来,护卫舰用炮弹将其阻挡后,稍微放松警惕的罗马正教方突然发现,撞上二十九号舰的火船并未自爆。这正是建宫他们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先准备了一艘没打算爆破的船,然后本队搭上那艘船,夹杂在其它火船中突击,海底那艘上下舰其实是佯攻,这正是让敌人疏于防范的双重陷阱。[7]

上条拉着茵蒂克丝登上了船只,以建宫为首的天草式成员也搭上了自己准备的木桥,移动到其他船上。此时想靠近旗舰的上条遭到了数十名修女的围攻,露琪亚现身,发动攻击稍微打乱修女们的阵型,附近的护卫舰发动炮击,如同之前那般想击沉上条所在的船只。安洁莉娜手持金币袋挡下了直击上条的冰块,而无差别的炮击也让修女团们也遭到了波及,为了保护这些人,安洁莉娜再次召唤金币袋组合试图挡住袭来的巨大冰块,但并未成功。失去武器的安洁莉娜没有退缩,用身体护住离她最近的修女。建宫急忙带人形成一堵人墙挡在了安洁莉娜和修女们之间。当露琪亚握住安洁莉娜的手时,安洁莉娜在发抖,显然并不是表面上看去那般镇定。支撑她勇气的,是她的信念和愿望。新的冰块袭来,少年用他的右手将其粉碎,众人聚在一起向一个方向望去,再穿过几艘船,就能到达旗舰亚德里亚海女王。

向旗舰进发

越过三艘护卫舰就能到达旗舰,目标已近在眼前,天草式拖住了阻拦她们的修女们,上条,茵蒂克丝与奥索拉三人趁机移动到另一艘船上,利用木桥术式踏上了旗舰。到了这一步,不再顾虑的上条,挥动右手把墙壁穿开大洞。被破坏的甲板下变化出了二三十具冰造铠甲,在下一波攻击袭来前,三人从被破坏的立方体入口滚入船内。交叉路口处,上条将其余两人推往另一边,自己朝着相反的道路跑去,同时挥动右手进行破坏,吸引铠甲的火力,在利用狭窄的道路解决了复数的冰制铠甲后,上条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此时奥索拉利用茵蒂克丝的手机联系到了他,得知大致方向后,上条当麻向着北边跑去。通话还在继续,茵蒂克丝在仔细分析后发现了端倪,刻限的十字架是否真是亚德里亚女王发动的条件,这一点有待证实,而天花板崩坏时发出的尖锐声音打断了这次交流。


上条当麻 vs. 彼亚吉欧·普索尼

巨大的天花板化作倒金子塔般的巨大钝器压向了上条,情急之下上条用右手挖出一个立方体逃过一劫。而在中心点,有个朝上条刚刚所站的地方挥下大槌的男子伫立着。 那是个身穿豪华圣袍,年约四十多岁的白人。 他身上的衣服虽然豪华,却完全没有茵蒂克丝那样的清洁感。全身的穿著透著一股浓浓的暴发户气息。脖子上的四条项链就像年轮般重叠,上头各自挂著数十枚十字架。发出刺眼光芒的十字架,应该是用磨得发亮的金跟银所制成的。此人正是主教彼亚吉欧·普索尼[8]他看向上条的右手露出厌恶之色,表示其右手充满着罪恶。随后他将两只手臂左右交叉,将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轻轻向上条前方掷去。两个十字架迅速膨胀起来,膨胀速度就等于是炮弹一样。瞬间变大成长三公尺,粗四十公分左右。 上条用右手殴飞化成墙壁的十字架。但是破坏的只有一边。其间,另一边十字架的尖端像岩石般将他往后撞飞。 上条一口气被打到地板上,直接往后滑行了两、三公尺。当上条想要起身时,右手不慎触碰到冰块墙壁,整个人掉在了下层走道。

彼亚吉欧不给其喘息的机会,将两三个十字架扔下,十字架在一瞬间膨胀。数公分大小的十字架,不仅速度等同于炮弹,而且相当沉重,仿佛重力加速度增加了数千倍。上条只得用右手破坏附近的墙壁,从走道跳进船室,试图逃开彼亚吉欧的瞄准。无数的十字架从上条头顶落下。出乎其外观重量的十字架,化成了铁桩将船室粉碎。因为上条当麻的不断破坏和言语挑衅,彼亚吉欧逐渐变得焦躁,发动术式让七个十字架迅速膨胀, 上条利用右手触碰靠着的墙壁,一口气倒向被挖出立方体的墙壁对面。 粗大的十字架尖端刺向地板、墙壁以及天花板。上条只能持续在地板上翻滚。面对这样的情况,彼亚吉欧向上条说道:十字架的意义很多,但其中只有一个是前时代残存的意义。那是对十字教来说最重要的,跟神子直接有关的教史中最古老的使用方法。刑具,西门背负神子的十字架。话音刚落,上条就被无法预测的攻击打倒在地。

拯救雅妮丝·桑提斯

亚德里亚海女王的走道上,茵蒂克丝和奥索拉在找到雅妮丝所在地后,茵蒂克丝留下阻挡守卫者,让手持天使之杖的奥索拉去救雅妮丝。此时身处房内,依靠在球上的雅妮丝听到外面的骚动感到迷茫和低沉,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怀抱希望,依靠他人。就在这个时候,奥索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哪怕雅妮丝曾经虐待过,欺辱过她,奥索拉仍然能毫无芥蒂的接受甚至来救她。此时彼亚吉欧赶来,看着戒备的两人,胜券在握的他显的十分从容,他缓缓道出了事情的真相:亚德里亚海女王只能对威尼斯使用。就算有再大的威力,如果不解除瞄准限制就没有意义,而刻限的十字架的作用就是解除限制。罗马正教的真正目的不是威尼斯,而是代表着科学势力的学园都市以及所有与罗马正教敌对的势力。[9]

彼亚吉欧失去了兴致,他将三个十字架丢到奥索拉脚边 十字架剧烈膨胀,将奥索拉猛的击倒在地,随后又扔出一个十字架,奥索拉勉强滚动身体避开了这次攻击。彼亚吉欧此时已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雅妮丝身上,他即将完成最后的计划。雅妮丝向下看去,过去差点被她杀害的奥索拉,竟然移动身子,试图为雅妮丝抵挡,哪怕身体因为遍体鳞伤无法顺利行动,她劝说奥索拉就此放弃,而奥索拉坚定的回应一定会救她,带着露琪亚与安洁莉娜的愿望,就算是遇到绝望的状况,即使被无数刀刃逼迫,仍旧想要跟大家一起再次欢笑。听到这里的雅妮丝意识彻底爆发,她握起天使之杖,指向了主教彼亚吉欧,同时也意味着为了要守护的人背离自己教义的觉悟。但紧接着彼亚吉欧用出让对方肩负装备品的重量的术式轻易就击倒了雅妮丝。倒在地上的雅妮丝咬着牙仍然用伸向了天使之杖。

生死关头,上条当麻冲了进来,那个少年将右手高举在上, 弹开了由上往下袭击的重量攻击。雅妮丝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刚刚少年放出的一击,让雅妮丝感到自己获得了救赎。 她觉得眼前的上条拯救了自己。此刻上条当麻全力奔向了彼亚吉欧,略显慌乱的主教打出一记重击,但上条不会犯第二次错误,他马上举起右手弹开重量攻击,一口气跑进彼亚吉欧跟前。上条的拳头,狠狠打在了彼亚吉欧的脸上。

亚得里亚海女王的终局

在上条确认彼亚吉欧昏迷后,他询问起雅妮丝破坏规模更大的亚德里亚海女王整体的方法。因为破坏亚德里亚海女王还需要天草式的帮助,上条打算先行离开,此时雅妮丝突然跪了下来神色痛苦。 彼亚吉欧·普索尼,刚才为止还是昏倒状态的主教,此刻正瞪着这里看。通过刻限的十字架,他使用了最后的手段,强行发动力量让其自爆。意料之外的状况让上条措手不及,但他还是反应过来冲向了彼亚吉欧,忍受着内脏错位的冲击后,其直直放出的拳头,几乎贯穿主教的胸口,打在其胸口上的四条项链以及链子上大量的十字架。当四条项链断裂,掉落在地板上时,众多装饰品伴随着水晶灯破碎般的声音碎裂,失去力量的主教被打倒了。

龟裂的声音响彻失去光芒的房间,女王舰队逐渐崩坏。 因为核心的十字架被破坏了。 就在上条确认自己已经了防止将波及一切的爆破时。 四角锥的房间崩毁,旗舰碎裂,少年再次掉进亚德里亚海中。


后果与影响

事情告以段落,上条当麻之后被送了意大利的医院,他躺在支架上,右肩和左肩绑着绷带,显然是受伤不轻。此时接到茵蒂克丝递来的电话,学园都市经常照顾他的医生冥土追魂告知上条只有在学园都市那边治疗才能让他放心,于是安排了学园都市的超音速客机接他回去,同时还转告了御坂美琴让他继续惩罚游戏的事情。

英国清教方面,神裂火织土御门元春交谈,关于上条此次卷入事件,是有英国清教与学园都市的高层的介入,天草式的成员,上条当麻跟禁书目录一起到意大利,奥索拉·阿奎纳被误解,这一切显然不是巧合。土御门表示神裂又欠了上条一个人情。而此时,奥索拉已回到了女子宿舍,同样前来的,还有修女雅妮丝。奥索拉还告诉神裂,之后还会有像雅妮丝这样的修女到来。

神之右席的出动

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 罗马正教总据点的世界最大教堂中,罗马教皇与神之右席成员之一的前方之风密谈,两人因为彼亚吉欧的失败产生争执,前方之风显然并未将罗马教皇放在眼里,她拿出文件让罗马教皇签字,文件是在调查上条当麻此人后,如果认定为敌人,就将其除去。 就算动员罗马正教全力,甚至派出神之右席,也一定要确实进行暗杀。[10]该命令不到五天就会执行,而罗马正教最暗部的神之右席,也将展现出其实力的冰山一角。

注释

  1. 炮的构造,好像是基于圣芭芭拉的传承
  2. 准确说是距离奥索拉居住的中心部,隔着海叫做索托马利那的邻近地区

参考资料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