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校对的页面名单 学园都市先进教育局在此请求校对:
请协助检查本条目的文法构造和逻辑关系

主条目:故事:天择者混战篇
关键人物。

巴格吉城事件是新约魔法禁书目录中的主要事件之一。11月13日,科学守护者为了寻找“能取代学园都市制超能力的全球标准”,在巴格吉城成举办了天择者格斗大会。但在比赛的第一天,事件就开始向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背景

夏威夷事件的影响

主条目:夏威夷入侵事件

这次事件发生的原因可以追溯到夏威夷事件雷维尼亚·芭德薇利用上条当麻及他身边的朋友和熟人,让学园都市陷入被认为随意干涉他国内政的局面。这直接导致了学园都市二十七家协力机构与学园都市断绝关系,并组建了反学园都市科学守护者。芭德薇认为这样可以引出格雷姆林的核心人物,而不是那些杂兵,因为她清楚格雷姆林是一个善于利用魔法与科学力量的组织,最有可能支持这些反学园都市的科学组织。

科学守卫者用在第三次世界大战时从学园都市处借到大量的最新无人兵器组建军队,试图与学园都市抗衡。实际上对学园都市来说已经是过时装备了。

『自然选择者』的举行

10月10日至10月13日之间某天,科学守卫者收购了东欧的巴格吉城,二十七家协力机构在此聚集为三个集团。

科学守卫者也明白,脱离学园都市后,他们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很好的利用无人兵器群。

科学守卫者在巴格吉城公开举办『自然选择者』格斗大会,对外宣称要取代学园都市的超能力开发,确定一个全球化标准。换种说法是为了发掘出能够对抗学园都市超能力的力量,并且对于其进行准确分析,在此基础上构建大规模生产系统。但实际上,无论是在比赛中胜负如何,参赛者都会被科学守卫者采取手段收入麾下。科学守卫者真正的目的是掌握所有参赛者背后组织的力量,然后扩大自己的实力,通过扩大支配范围,试图与学园都市展开对抗。

『自然选择者』格斗大会一共吸引了一百多名参赛者和三百万游客以及学园都市的进攻

其他势力的动向

格雷姆林正如芭德薇预测的那样与科学守卫者建立了联系。玛丽安·斯琳格奈亚乌特迦洛奇西格恩这样的核心成员以一起破坏学园都市单极集权体制的理由进入巴格吉城。

格雷姆林实际目的是进行为整体论超能力者做理论铺垫的『扭曲巨大世界,能够发生小型现象』的实验。

木原加群的复仇

木原加群本来是学园都市有关“濒死体验”的研究者,进行“安全停止人类心跳”和“安全让心脏重新跳动”的实验。他在十多岁时就刷新了「木原」的恶性这项纪录,但在进入二十岁前却突然停止了对濒死体验的研究。单纯就「停下人类心脏的次数」来看甚至在「木原」之中也是数一数二。加群逐渐意识到「若是继续实验,人类生命的价值虽然不会改变,但很可能会被固定在极低的地位上」,辞去了研究者的工作成为小学老师。

在三年前为阻止“随机杀人魔”残害学生而将其杀死,随后辞职离开学园都市加入格雷姆林。本以为“随机杀人魔”只是单纯的悲剧,但在深挖后发现是木原病理为让他『放弃』而设的局。为向“把少年变成这样”的病理和“杀死少年”的自己复仇,加群决心和病理同归于尽。

事件表

竞赛

在巴格吉城被扭曲之前,比赛按计划顺利进行。到学园都市开始进攻时,至少已经进行到第一天的第35场比赛,还剩下20场比赛。

上条当麻被打翻在地。

与此同时,莎芙莉·欧朋戴兹在开始她的第一场比赛之前遇到了“上条当麻”。上条劝说她放弃比赛逃跑,但她拒绝了,并在她的第一场比赛中击败了对手奥沙德·弗雷克赫伦,并承诺帮助找到他的女儿。上条后来被当成入侵者,于是莎芙莉决定先去看看他的情况。制服上条后,她遇到了卫斯兰·史特莱尼科夫、乌特迦洛奇和几个巴格吉城守卫。上条告诉他们,入侵者不是他,也不是格雷姆林,而“他们”即将来临。随着学园都市的袭击到来,巴格吉城陷入了扭曲之中。

巴格吉城的扭曲与学园都市的镇压

学园都市的部队,开始和木原一起进攻巴格吉城。这也是学园都市首次在对外战争中使用HsB-07和the Five OVER Modelcase "RAILGUN"。由于准备匆忙、武器装备上的劣势,巴格吉城的军队毫无还手之力。

学园都市此次镇压的目标是军事设施和维持城市运作的基础设施,如机场、发电厂和供暖设施。然而,木原乱数说,全城的所有民众在这一点上都是等同的,都是学园都市的敌人。后来学园都市的部队在袭击期间也搜寻平民。

序幕

木原乱数 vs. 乌特伽洛奇

与此同时,木原乱数乌特迦洛奇开始了使用幻觉的战斗。

巴格吉城管理者卫斯兰·史特莱尼科夫猛然苏醒,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度假饭店业务用通道上围堵上条当麻和莎芙莉·欧朋戴兹,而是倒卧在饭店顶楼房间中。全身颤抖的他恐惧地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随后注意到巴格吉城发生的变化和一名陌生男子的声音。男子是来自学园都市的研究员木原乱数,乱数以戏谑的口吻表达对巴格吉城警备的蔑视,指出“在城里的不是反学园都市科学守护者的人,就是与其来往密切的家人、朋友、恋人”的事实,让卫斯兰大为震惊。为了打发时间乱数开始折磨卫斯兰,要他亲手杀死他的一名家人。面对几乎流下血泪的卫斯兰乱数不为所动甚至还想笑,但乱数很快发现“上条当麻”来救走了他的家人们。乱数一下大脑混乱,随后意识到这同样是幻术,是即将被杀的乌特迦洛奇在千钧一发之际产生的幻术。乌特迦洛奇利用这种幻术成功扭转形势,对木原乱数发起攻击。就在他似乎杀死了乱数时,发现“上条当麻”拍了拍他的肩膀。于是,两人被困在对方制造的幻觉中。他们两人的躯体在之后被发现,生死不明。

云川鞠亚打倒警卫。
近江手里 vs. 云川鞠亚

作为参赛者来到巴格吉城的近江手里在空荡荡的地下通道中搜寻。她向伙伴们报告,她找到了“宝藏”,需要把它带回来。但是她只听到同伴们被“怪物”屠杀的恐惧。她遇到一名巴格吉城的警卫,并试图消灭他,但被到来的云川鞠亚阻止。云川鞠亚说,她来自学园都市,她来这里是为了找人。由于被对方知道自己的目的会很麻烦,近江与鞠亚展开战斗,但她的攻击无法命中鞠亚。近江手里重申她希望完成她的任务。于是,为了保护她的生命,鞠亚决定阻止她继续任务。接着,近江手里被打败,失去了意识。



玛丽安·斯琳格奈亚 vs. 木原病理
玛丽安面对木原病理。

黑侏儒玛丽安·斯琳格奈亚在垃圾处理厂掀起腥风血雨。在用残忍的方式屠杀了几名学园都市的士兵后,她发现了一名迷路的轮椅女子。玛丽安一开始尝试帮助她,但很快意识到她的真实身份并开始攻击。玛丽安挥下黄金锯子,但被木原病理使用机械增强式轮椅反击,迫使玛丽安利用她杀的学园都市士兵的人体进行伪装,以躲避她的攻击。病理直接坦白了让格雷姆林成员『放弃』的目的,而玛丽安只是笑笑。拿着黄金锤子和锯子的玛丽安和驾驶改造轮椅的病理发生了正面冲突。到最后玛丽安的人体材料耗尽,病理的机械增强式轮椅也几乎报废。于是病理运用驱动式石膏增强了腿部力量,直接站起来抽刀冲向玛丽安。但玛丽安利用病理的无线电呼叫手下来增援,利用鲜活的手下击败了木原病理,将她扔在垃圾焚烧池中。在打败病理后玛丽安认为不能只迎击敌人而擅自行动,决定主动出击。

近江手里 & 木原加群 vs. 木原圆周

近江手里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云川鞠亚搬到向全城供应温水暖气的控制室。她继续尝试攻击鞠亚,但再次失败。突然,有人向房间内发射火箭炮,鞠亚虽然及时躲开炮弹但还是被炮筒砸中失去意识。一名少女出现在瑟瑟发抖的近江面前,她尝试用撒菱牵制圆周,却被对方以数多模式轻易压制。正当圆周打算让苦无刺向近江的脸时一位头盔男子介入争斗,挡下了少女的攻击,并使用凸式的指向性地雷击退少女。男子让近江和云川去找一个叫上条当麻的人,随后离开并告诉她自己也是“木原”的一员。

中场

地下通道中的冒险

鞠亚醒来后从近江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意识到男人就是她在寻找的木原加群。因为怀疑自己身上可能被装了发讯机或窃听器,将女仆装脱下来用热风吹了一遍,但因为吹过的衣服太烫穿上花了一些时间。接着两人继续上路,在地下通道发现了木原圆周留下的“没半个人,只有军用头盔、防弹背心、突击步枪洒落一地”的杀人陷阱。正当云川和近江分析时听见有人接近,因为近江想拿这些装备的念头这两人还是被困在陷阱中,但圆周前来查看陷阱时通道内已空无一人。另一方面近江因为背心里纤维和钢板都融化了派不上用场而心有不甘。

当近江向云川询问有关上条当麻的事项时眼前的通道突然崩塌,掉下一辆沉重的战车。云川鞠亚想着先救下困在车内的士兵,但被近江手里一把拉回。在经过解释后云川使用自己穿的女仆装扇动灰尘让战车表面行管轻微爆炸,然后她们通过被战车砸开的大洞回到了地面。一瞬间就觉得冷的两人决定先去取暖,但倒塌的大楼还是让她们费了不少功夫逃跑,但为了活下去她们也只能靠自己的双脚前进。

玛丽安·斯琳格奈亚的反击

学园都市制超音速轰炸机HsB-07掠过巴格吉城上空。轰炸机飞行员打算投下近120发的精确导引炸弹炸毁巴格吉城的飞机场跑道,以阻止敌方战斗机起飞。在地面设施被破坏殆尽时轰炸机群遇上了由数个由钢丝组合制造的不明机体。在显示出「我们也爱尖端科技」、「但那并非你们的特权」的字样后机群被尽数击落。

与此同时玛丽安·史琳格奈亚站在垃圾处理厂屋顶上命令不明机体——名为「洛基之网」的灵装继续攻击学园都市机群,还取一块坠毁飞机的碎片当纪念品。玛丽安优先击溃航空战力是为了防止学园都市投下更多「木原」造成麻烦,但在一架「洛基之网」被镭射武器烧毁后她才觉得这种普通方法不适用。

木原圆周的阴谋
雪中街上的木原圆周。

木原圆周走在雪中街道上,因为受损不够而喃喃自语。圆周试图找出巴格吉城三百五十万人的藏匿地,并将这些人屠戮殆尽。但击溃格雷姆林是优先事项,无法拜托空中部队直接轰炸巴格吉城。但在以木原数多思考模式获得新的『灵感』后她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听到熟人声音的圆周来到垃圾处理厂,挖出了被击败的木原病理。病理要了圆周的通讯装置,往自己体内注入『未元物质』改造自身,还解除了限制器。获得新生双腿的病理轻易的站了起来,盘算着摧毁垃圾处理厂追上玛丽安。为了将第二名能力的详细控制条件变成独门技术,病理对圆周展开偷袭,但被轻易躲过。使用上条当麻思考模式的圆周给病理带来“意料之外的恐怖”,随后被打败。

走在地下通道的圆周获得了多种『灵感』,她来到木原乱数和乌特迦洛奇战斗的饭店顶楼,打算用琼脂收集飘散在空气中的霉菌,将其基因改造毁灭巴格吉城。

再起

学园都市的搜索

反学园都市科学守护者阵营士兵夏尔·贝理兰从自己做的避难所中探出头查看情况。因为异常的寂静让他怀疑巴格吉城的人是不是都被学园都市杀光,随后发现进行某种搜索的学园都市军队。他们似乎在使用「广域探测」来探测“某物”,但夏尔无法推测出他们要找的是什么。

云川鞠亚 & 近江手里 vs. 玛丽安·斯琳格奈亚

玛丽安回到魔法结界已被破坏的个人房间中。为了得到『建议』她联系上同为正式成员的西格恩,而对方正因迷路而苦恼。在得到和迷路孩子会合技巧的『建议』后玛丽安在闲聊中直接指出了反学园都市科学守护者举办“天择者大会”的目的:将一百多个参赛者背后支持的组织纳入手中,以壮大自己的势力和学园都市对抗。坐着椅子趴在桌子上的玛丽安表示自己还真需要“疗愈系产品”,但被西格恩指出把活生生的人改造成家具只是恶劣兴趣。闲聊中的玛丽安发现了躲在门后的近江手里和云川鞠亚,并打算把她们做成垫脚凳和小型冰箱。

本就只想逃离巴格吉城的云川和近江全力逃跑,因为对方那异乎寻常的力量陷入混乱。两人打算在钻过地下通道的缝隙后将通道堵死阻止玛丽安前进,却被侧边的「墙壁」阻断退路,那是玛丽安事先改造好放置在四周的「人类」。玛丽安随性的“想破坏障碍物就跟把活人身体切成两半一样”言论让两人毛骨悚然。趁她们犹豫不决时玛丽安直线逼近,看破了她们“保持攻击距离再打垮敌人”的想法。但在玛丽安自以为得胜时敌人却主动逼近,云川使用能力和关节技在不碰到凶器的情况下攻击玛丽安,让她难以跟上动作。云川趁势攻击玛丽安的右脚,让她平衡崩溃站立不稳。不擅长肉搏战的玛丽安选择让周围的“人类墙壁”喷射出脂肪和金属零件,将云川鞠亚击昏。玛丽安一边盯着瘫倒在地的近江手里一边打电话给西格恩试图得到更多『建议』,却意外的发现近江口中说出的话和西格恩极为相似,察觉到西格恩可能早已被抓获而惊慌。与此同时近江利用西格恩的情报使用高度数酒精让“人类墙壁”伶仃大醉无法按玛丽安指示行动,确实的逆转了战局。

玛丽安将一个活人改造成武器,以它作掩护才得以逃离。她来到药店寻找消毒药水和绷带包扎伤口,随后见到准备行动的贝鲁西

云川鞠亚 vs. 木原圆周

云川鞠亚被『天择者』选手莎芙莉·欧朋戴兹救下,带到医务室。从莎芙莉的口中云川知道近江手里还活着的消息,因自己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而沉默。莎芙莉提出木原一词,认为要把所有造成混乱的根源除去,巴格吉城的百姓才能幸免于难,云川鞠亚也坚定了追寻木原加群脚步的决心。莎芙莉根据戴头盔穿大衣的男人那里知晓了木原圆周“人为引起霉菌基因突变毁灭巴格吉城”的行动,为阻止她而前往蔬菜工厂。

与此同时,为取得让霉菌基因突变的特殊波长的光,木原圆周走向蔬菜工厂。为取得开锁钥匙她去了警卫室,借用“逐渐变小的脚步声”让警卫艾尔兹·毕格安特冒头,然后用吊车吊起货柜砸开了门,杀死艾尔兹后拿走了钥匙。圆周打开了货柜的门,取出几根黑光灯开始诱导霉菌突变。

云川和莎芙莉从医务室来到冰天雪地的外界。为阻止木原圆周她们开始商讨对策,得出“只要破坏外部电源,就能停止所有紫光灯工作”的结论。她们来到变电装置处准备破坏,而圆周早已在那等候。圆周将手中的红茶泼出,利用争取到的时间拿出多功能火机点燃了周围货柜的间隙,让货柜间冰雪融化降低摩擦力使整个货柜山崩倒。圆周本想在几百个货柜掉落时,趁敌人难以行动时给予致命一击,却被从正上方降下的云川鞠亚踹中头顶。圆周试图切换思考模式对付云川,却被分析出攻击模式轻易打倒。不论圆周如何使用手上的配对组合都还有她自己的「气息」在里面,只要分析出“木原圆周的战斗模式”就能将其击败。想用多功能打火机玉石俱焚的圆周也因敌人同伴的干扰丧失意识,变电装置亦被破坏。至此木原圆周的计划彻底失败。

木原加群 vs. 木原病理
露出真容的木原加群。

木原病理卧倒在铺满白雪的货柜上。本来病理被以上条当麻模式攻击的圆周摧毁了上半身,但她以未元物质的性质完成了再塑造。通过参照飞棍的肉体改造病理可以发出超音速铁钉,但就在她准备攻击时察觉到现身的“戴头盔穿大衣的男人”,击碎面罩后认出是木原加群。加群指出“随机杀人魔”实际是为让他『放弃』而准备的棋子,表达了对均为加害者的自己和病理的痛恨。在对完「答案」后两名木原开始交锋。

木原加群使用维霆和“让致命伤无效化”的术式,确实地让被科学束缚的木原病理陷入混乱。在科学的范围内思考一圈后病理得出“这是非科学的力量”的结论,并从加群的行动中推测出“只能避免致命伤”的关键。病理想用接连不断的小伤口失血过多杀死加群,但一次又一次依赖未元物质变形的她逐渐产生了“排斥反应”,自身的意识逐渐移出体外。最终膨大化身体的木原病理和受伤无数的木原加群一同迈向死亡,“随机杀人魔”少年的复仇得以完成。

玛丽安·斯琳格奈亚与战乱之剑

云川鞠亚目睹了两只怪物战斗的结局。她跑向濒死的木原加群,在听见“对不起”三字后看着死去的加群哭喊。

与此同时看见盟友之死的玛丽安·史琳格奈亚无法平静。无法接受事实的她打算拔出战乱之剑终结一切,连首领『魔神』的话都能不顾。云川鞠亚、近江手里、莎芙莉·欧朋戴兹领悟到那把剑很危险,想要拉开距离再作战,而玛丽安只是简单地「填充」力量后将剑拔出鞘少许,只是这样就让近江和莎芙莉昏厥。当剑鞘面对着云川时她发现了攻击的真面目——让敌人感到恐惧,自行选择停止心脏跳动。在玛丽安发动攻击前异变发生,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出现漆黑的裂痕,随后上条当麻挥动着不可思议的右手出现了。

上条当麻进入扭曲的空间。

扭曲终结

上条当麻 vs. 玛丽安·斯琳格奈亚

随着扭曲被破坏,众人回归到了“本应在的地方”天择者擂台上。玛丽安·史琳格奈亚对上条拔出了剑鞘,但不管用。因为世上或许还有对抗那把魔剑的可能性,让云川鞠亚从本质上减轻了些恐惧感。玛丽安表示要继承贝鲁西的遗志,对上条发出怨念。拥有不同规则的两人开始了战斗。

玛丽安在判断恐惧战法无效后面对直线冲来的上条使用了另一种力量。她使用“能约束威力强大魔剑”的剑鞘操纵重力流动,制造“透明球体”后制造个小开口,发射出超高压的尘埃之剑。因为这是纯粹的物理现象幻想杀手并不管用。玛丽安在让上条失去平衡后直接将他约束在球体中,但上条从下部将其破坏。在黄金锯子的一击被粉碎后上条毫无防备时玛丽安挥出了“透明球体”。

因为战斗的等级和规模超乎寻常,一旁观战的云川鞠亚有种读报告的感觉,甚至连挣扎都做不到。但云川披露出木原加群身为“老师”的一面,请求「不要从他的墓碑上夺走『老师』的身份」,随后得到了上条的回应。

上条当麻在敌人发出攻击前抓起先前的灵装碎片,划破了自己的衣袖。他以碎布片覆盖在“透明球体”的喷射出口处,改变了出口形状。因为出口被改变微粒子尘埃团块从球体的四面八方冲出,由此引发的爆炸吹飞了玛丽安。缓缓站起的玛丽安说着要拔出战乱之剑,但被上条指出“不想让魔剑破坏不想破坏的地方”而迟疑。最终玛丽安还是没有拔出可能破坏贝鲁西战斗之地的剑。

陆续入场的其他势力

在玛丽安被打倒后,上条当麻说出是木原加群引导他来到巴格吉城。同时上条为没能早些结束悲剧而自责。在上条准备破坏战乱之剑时一位眼罩魔女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在上条作出反应之前抓住他的右手并以握力捏断。魔女罔顾昏倒在地的上条,拿起战乱之剑将其握断。魔女自称『魔神』欧提努斯,当“看不见的力量漩涡”出现时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表示“右手中的力量”竟然只有这种程度,并以力量将其打消。

当欧提努斯捡起玛丽安准备离开时发生了新的变化——一位金发青年出现在擂台中央。金发青年对欧提努斯说了些挑衅言辞,两人之间开始数千万次爆炸的“较量”。爆炸仅持续了几秒,金发青年无奈的表示“这样是分不出高下的”,指出欧提努斯束缚于“无限的可能性”的事实。青年认为虽然自己是“中途停止的不纯物质”,但加上“拥有拯救世界力量”的右方之火就有些许的获胜可能。随后规格外怪物们的争斗开始了。

结局

巴格吉城投降

在骚乱结束后木原唯一造访巴格吉城。她找到躲在城池深处的残存高层人士,给出合约书让老人宣布投降。唯一表示四名木原的折损是“宣传所需的适当成本”,指出“即使学园都市单边集权的模式崩溃,「木原」也只会扩散到全世界而不会消失”,让老人大吃一惊。面对老人的疑问唯一告知自己也是“木原”,然后离开了巴格吉城。

各方势力的下一步动作

北欧的一家医院里布伦希德·爱克特贝尔照顾着一名少年。在让少年沉睡后布伦希德起身迎击来袭的格雷姆林成员——后天形成的女武神。在踹飞最初来袭的个体后布伦希德为保护少年拔剑,然后遇到前来增援的席薇娅雷维尼亚·芭德薇。为摧毁格雷姆林根据地她们开始行动。

在和欧雷尔斯、右方之火争斗后欧提努斯等人走在巴格吉城郊外。面对着已成为「英灵战士」的贝鲁西,玛丽安沉默不语。欧提努斯确定了接下来的目标:沉睡在学园都市中的“长枪材料”芙罗兰·克洛伊杜尼

被捏断右手的上条当麻被欧雷尔斯、右方之火回收。为收拾格雷姆林和木原留下的残局,三人开始了协作。

学园都市派出驱动铠回收被击落的己方轰炸机的残骸。因为难以分辨索性采取“回收全部碎片,对接近本质者杀无赦”的对策。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