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条目:故事:新入生篇

新入生事件发生于11月5日,暗部组织新入生经由袭击芙蕾梅亚·塞维伦来促使滨面仕上一方通行的联手,煽动学园都市将二人定位为“无法估量的膨胀势力”,并以此作为借口消灭他们。[1]

背景

黑暗的五月计划

主条目:黑暗的五月计划

黑暗的五月计划是学园都市暗地里进行的非人道计划之一。这个计划的内容就是分析学园都市最强等级5能力者的思考模式,再将一部分内容强行植入他人体内,来强化能力者“只属于个人的现实”的计划。虽然会造成人格上的不稳定,但是取而代之的,是能力将会得到飞跃性的成长。[2]

新入生首领黑夜海鸟曾是“黑暗的五月计划”的实验品之一,由于被强化了攻击性而不小心杀了研究人员而被认为是“劣等生”,导致实验失败的元凶。[3]被人工移植了一方通行“攻击性”演算模式,受到人格影响的副作用,认为黑暗才是自己的归属,因而自愿投身黑暗。

战争的结局

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滨面仕上与一方通行各自和学园都市的高层进行过谈判,因此高层无法对他们出手。战争结束后,学园都市取得胜利,同时诞生于战争中、过后仍蠢蠢欲动的魔法结社格雷姆林浮上台面,为了整顿和格雷姆林作战所需的体制而编制新组织。[4]

序幕

回归的日常生活

戏弄滨面的麦野和绢旗。

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一方通行通过与学园都市的交涉解散了暗部组织;滨面仕上利用“素养判定”的情报作为与学园都市的谈判材料,与泷壶理后麦野沉利绢旗最爱组成了新的“道具”。离开黑暗的他们回到了平稳的生活。

这天,滨面和泷壶看完了电影后[注 1],在餐厅帮“道具”的少女们跑腿,生活似乎和以前没有两样。和其他成员前往第十学区的墓地,拜祭曾是“道具”成员、被麦野所杀的芙兰达·塞维伦。离开的时候被不良少年挡住去路,在麦野和绢旗的戏弄下,滨面为了甩开不良少年们而独自奔跑着。

嫉妒的番外个体推开最后之作。

一方通行、最后之作番外个体一起回到了学园都市,也过起了和平的日常生活。在黄泉川爱穗的公寓里,最后之作和番外个体打电动游戏。最后之作表示很羡慕番外个体、芳川桔梗和黄泉川的胸部,并因为芳川使用疑似丰胸器材而和芳川互相争夺。无事可做的一方通行在黄泉川爱穗的要求下上街购物,受负面感情影响的番外个体也嚷着要一同前往。[注 2]

重回黑暗的选择

滨面逃跑到第七学区后,遇到了曾经Skill Out的同伴服部半藏。久违的二人在快餐店中吃饭交谈,提及自己将来的道路,滨面打算往利用开锁技巧成为“防卫”力量的方向前进,半藏则只提及自己在做一件可以賺钱的事。随后半藏离开快餐店,滨面接到麦野的来电,她们正展开寻找滨面的游戏。

不知所措的滨面遇到了曾经偷袭他的女忍者小郭,被告知半藏在保护被追杀的芙兰达的妹妹、驹场利德的保护对象芙蕾梅亚。为了帮助面临死亡危机的半藏、守护芙兰达和驹场的遗愿,决定重回黑暗深处,保护芙蕾梅亚。[5]

一方通行和番外个体在街上看到伪装成观光巴士的“暗部”工作车辆,虽然打倒当中的“新入生”成员,不过无法得到更多的情报。曾经杀死Skill Out首领驹场利德并继承其遗愿的一方通行,为了探查新生“黑暗”的全貌,达成驹场的遗愿,而选择解救芙蕾梅亚。[6]

开场之战

地下街中的战斗。

半藏带着芙蕾梅亚躲到地下街,遭到八脚驱动铠甲的滑膛炮击,被冲击波震撼到的半藏仍然拼命护住芙蕾梅亚。行动艰难的两人受到连串冲击动弹不得,危急时刻,滨面利用无人驾驶的四门轿车分散八脚驱动铠甲的注意力,借着对轿车的轰炸后的反作用力和冲击波,让八脚驱动铠甲的感应器失效。滨面以电磁力榔头打破传感器和雷达接收部,并趁机和半藏、芙蕾梅亚逃出地下街。

幕间插曲

半藏原本有不少藏身处,但因为追兵知道芙蕾梅亚的所在位置而无法使用,滨面只得带着二人到第三学区沙龙包厢躲藏。虽然想找出追杀芙蕾梅亚的原因,但无法想出所以然。半藏决定联络小郭,寻找安全的藏身之处。在沙龙包厢中三人以吃饭和打游戏打发时间,滨面意外发现芙蕾梅亚对于血腥游戏充满兴趣。[7]

相遇的麦野和最后之作。

麦野和绢旗利用网络和监听收集情报寻找滨面,得知他曾出现在第七学区的地下街。公寓中的最后之作感到不好的预感,决定出外寻找一方通行。[8]以御坂网络搜寻一方通行的位置时,正好遇到以机械义眼侵入网络的麦野,因为受到义眼的干扰而要求麦野停下动作,并就两人身上的打扮交谈了几句。

沙龙大楼的第二战

刃蜂袭击

半藏因为联络不上小郭而出去寻找小郭的所在。[9]之后,黑夜海鸟一人前往沙龙大楼并四处袭击,问出了滨面等人所在包厢的房间号码,成员银色十字·阿尔法刃蜂Edge Bee支援,袭击包厢。滨面才意识到追兵是以切断小郭的通讯为诱饵,分析捕捉半藏行动的监视影像,再逆向找到他们的位置,推测追兵和学园都市的政府机关有密切往来。[10]

滨面吸引“刃蜂”的注意力让芙蕾梅亚逃走,并利用身边的物品作为临时武器,在分析出“螺旋桨停止动作机体就会掉落地面”后,将太阳伞前端从刃蜂下方刺入机体内部,借以阻碍两个朝反方向旋转的螺旋桨转动。两具机体的刀刃互相冲撞,滨面趁机逃出包厢,朝芙蕾梅亚等待的出口跑去,最后一具机体也被滨面以门板覆盖螺旋桨上方压碎。

真凶出现

滨面冲出房间和芙蕾梅亚会合,被太阳伞破坏掉螺旋桨的刃蜂以滚动电锯瞄准滨面,滨面后退而跌落在地,他身后靠着的墙面被黑夜海鸟的氮气爆枪Bomber Lance粉碎。滨面在情急之下让芙蕾梅亚从逃生梯逃走,而黑夜也没有要杀死他的意思,认为看着目标死命挣扎的样子更有趣。

滨面在逃到室内射击演习场的路上,再次遭刃蜂袭击,近在眼前的死亡威胁夺走他的手脚力量和判断能力,近乎崩溃的滨面在慌忙中抓起灭火器,瓦斯漏出直接击中电锯刀刃而爆炸,刃蜂被弹开并撞上墙壁。爆炸引起的爆风让刃蜂内部装着的钓钩刺中滨面的手臂,他忍痛拔出钓钩后,走到室内射击演习场,拿了电动辅助式喷射箭头作为武器。

黑夜海鸟正好破坏了另一面墙出现在眼前,滨面毫不犹豫地用箭攻击,并从黑夜躲开攻击判断如果击中她,将会对她造成伤害。黑夜以长枪缩短距离,并故意用手掌覆盖箭头前端射出氮气长枪,被冲击横扫出去的滨面想再攻击的时候被黑夜踩住手臂。

这时候银色十字联络黑夜,在外支援、目的是要让目标无法逃脱的银色十字,因为察觉到疑似敌方的增援出现,擅长“以力取胜”的他决定交给黑夜海鸟处理,让她解决“增援”。[11]

形势逆转与达成合作

黑夜海鸟用氮气长枪着陆后,在建筑物前寻找所谓的“增援”,却不见人影,便在附近的露天咖啡店坐下。过了一会儿后,她很快感受到同是“染上黑暗”才有的“气息”,出现在眼前的人正是第一名的一方通行。他将芙蕾梅亚的照片丟在桌上,观察黑夜的反应。部署在附近的黑夜的部下都被番外个体解决,纵使如此也没问出什么重要情报。

一方通行原本很奇怪,自己已经要求学园都市解散暗部组织却还会再次出现“黑暗”的原因;黑夜则说他不过是在那场大战中完美扮演了高层们所需的角色,因此才给了他一点奖赏,那些“欠款”也因为战争的功绩而扯平了,并表示“不是世界上的所有人类都想和平共处”。[2]黑夜海鸟展开攻击,被一方通行躲开,随后的攻击也被开启电极的一方通行反射。一方通行从黑夜的遣词用字中看出她是黑暗的五月计划的受益者,深知正面互击胜算很低的黑夜把氮气长枪转向周围的群众,被一方通行吹散攻击。

黑夜海鸟向一方通行发起袭击。

滨面仕上冲出布满刃蜂的沙龙大楼,环视周围却没找到芙蕾梅亚。这时候,银色十字·阿尔法驾驶四脚驱动铠甲出现,引起骚乱。在驱动铠踢开路边轿车的瞬间,滨面见到了芙蕾梅亚,她被其他慌忙逃走的群众推倒,旁边有一个在婴儿车上的婴儿,芙蕾梅亚没有丟下婴儿车逃走。眼看轿车逼近芙蕾梅亚和婴儿,一方通行以操纵矢量的能力疾速把轿车踹向旁边。

对于一方通行的出现,滨面非常惊讶,心中也有了盘算。此时,黑夜海鸟指示银色十字趁机抓住芙蕾梅亚,四脚驱动铠放出当中的外形如犰狳般的极小驱动铠甲抓住目标并收入其中,在一方通行抓住装甲前,驱动铠已一口气加速离开。

混入人群中的黑夜海鸟再次确认计划的进展。另一边,滨面请求让一方通行帮忙,但一方通行旋即用能力将他压倒在地。滨面有一瞬间想利用出现在街上的最后之作,却还是迟疑而放弃。被一方通行问及为什么不利用最后之作的原因时,滨面只是说出让他救芙蕾梅亚的理由。

一方通行让番外个体把最后之作带回公寓,保护她和黄泉川等人。为了趁受害情况扩大前,彻底打倒对方,一方通行和滨面仕上两人联手。[12]

银色十字·阿尔法

踪迹搜索

滨面驾车朝着四脚驱动铠消失的方向而去,半藏利用超小型无人侦察机帮助在空中搜索容纳驱动铠的大型卸货车辆。在即将进入隧道时,电波干扰对能力的使用很不利。滨面以尽可能配合相对速度撞击车体,卸货车失去控制,四脚驱动铠也剧烈摇晃,再度退回路上。在滨面想停止驱动铠的行动时,卸货车转过来迎面撞上,滨面抱着车身将会失衡的觉悟,紧急煞车。猛然横向旋转的卸货车和滨面的车子即将对撞,滨面以车的侧面轻轻撞击,一方通行开启能力改变车体的矢量。

四脚驱动铠穿过横躺在地的卸货车和天花板之间的缝隙,让卸货车与滨面的跑车发生激烈冲撞,滨面利用煞车避免完全撞上,并跟着驱动铠冲出隧道,没了隧道电波的干扰,一方通行利用能力炸飞车顶,紧追着四脚驱动铠。[12]

龙骑追逐

隧道堵塞,学园都市维修人员丈泽道彦无法准时送达货物,只得改变运送路线。丈泽道彥所运送的货物是学园都市设计的、运用于三战中却没机会使用的军用机车龙骑士,原本预定要运送到第二学区第三学区的大型仓库中,丈泽道彥正为没能为人类带来哪怕一次帮助而感到可惜时,突然出现一个少年要借用“龙骑士”,正是滨面仕上。他希望借助龙骑士追上并救出芙蕾梅亚,但龙骑士难以驾驭,丈泽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确定了情报和滨面在事件中的立场,并指导他操纵方法和穿上专用驱动铠甲,并让滨面一定要全力救出芙蕾梅亚。[13]在滨面穿上龙骑士的剎那,机车已经高速冲出隧道。

穿着龙骑士疾驰的滨面仕上。

冲出去后,滨面的视野有一瞬间的扭曲和眩晕,但同时从内与外强化人体机能的龙骑士让滨面很快能自如地应对龙骑士的超高速度。虽然透过手机传来显示半藏的超小型无人侦察机画面,但距离太远已经找不到目标,滨面便转而搜索在空中紧追目标的一方通行。[14]

经过黑夜海鸟的提示,银色十字·阿尔法利用“电波干扰对一方通行能力不利”这点进入地下铁轨道,想趁一方通行停下的期间拉开距离,完全摆脱追踪。但驾驶龙骑士的滨面仕上很快追了上来。眼看即将追上的时候,前方的银色十字利用射出路障阻碍滨面,突然出现的地铁列车让双方先后躲开。龙骑士的速度比四脚驱动铠甲快,所以滨面比银色十字更快反应过来,利用辅助推进引擎喷出大量火箭燃料。四脚驱动铠庞大的身体被横向弹出数好几公尺,直接撞上隧道壁面。银色十字继续朝前方奔驰。

同系列的机型能互相通讯,滨面要求银色十字把芙蕾梅亚还来,并很肯定对方不会对她出手[注 3],银色十字则是自信表示,即使情况对他不利,他也可以利用驱动铠甲逃生。虽然放开滨面和一方通行所组成的阵线,但如果自己在这里丧命,两人被学园都市高层当作目标的结果还是不会改变。[15]语毕,刚才在街上掳走芙蕾梅亚的犰狳驱动铠朝后方滑行离去,只剩下留在四脚驱动铠中的芙蕾梅亚。

没有操纵者,驱动铠甲可能会引起致命事故,滨面只得放弃追逐对方先救出芙蕾梅亚。丈泽道彦指示他先压住机体使其倾斜并抓住舱门,在离开墙壁时踹机体一脚拆下整个舱门。滨面照做,但四脚驱动铠所受的振动使装甲解体,拴门的螺丝似乎将要被折断。他只能直接骑在四脚驱动铠身上,然后离开龙骑士的机车。滨面对身上的铠甲灌注全力,在舱门被打开后从中抱出芙蕾梅亚。[15]

防御击破

为了避免电池的消耗,一方通行没有使用能力,而是让番外个体调查地下铁隧道的情报。银色十字·阿尔法本想向黑夜海鸟报告情况,却透过摄影机镜头发现站在火焰中抱着芙蕾梅亚的滨面仕上。不敢置信的银色十字连接地下铁监视器想看清火焰中的人影,却被滨面反向找出他的位置。一旦芙蕾梅亚被移交到他人手上,表示他们策划的“作战”以失败告终。[16]

立场瞬间逆转。滨面把芙蕾梅亚交给半藏后,穿着驱动铠甲追上银色十字。

银色十字决定放弃更换驱动铠甲,袭击毫无防备的半藏并以犰狳尽快抓住芙蕾梅亚,这样就能逆转情势。但他的计划已经被滨面推算出,从暗处跃出攻击犰狳。双方的拳头交错,得到龙骑士补强和修正的滨面强行扭曲对方拳头的轨道,接着击中对方的肩部和手臂。银色十字强行扯下被滨面抓住的右臂,然后踹向其腹部。撞上墙面的滨面不得不放开对方的右臂。[17]

犰狳装甲崩塌,露出银色十字的真容,右臂也被强行接上,驱动铠甲从外侧补强了银色十字的人工肌肉。在战斗期间他早就透过高速摄影让计算机进行解析工作,并认为劣于经验差距的滨面根本不可能敌过长年操纵各种驱动铠甲的自己。他分析出滨面一开始的出招动作只有五种模式,依照这种推断,银色十字伸出前端尖锐、形状扭曲的七只手臂,打算从关节部分破坏内部的人体和计算机。滨面却在最后一刻切断计算机的辅助,避开了七只手臂,并使出了超乎预想的未知攻击。[17]

手臂无法有效对意料外的攻击进行还击。银色十字被击败。

进入反击阶段

黑暗计划参与者

在击破银色十字后,不少的驱动铠也相继在追杀滨面等人,滨面和半藏决定先逃到小郭与芙蕾梅亚所在的废弃大楼。黑夜海鸟把银色十字的“收藏”投入战力当中,并把濒死的银色十字塞进FIVE_Over当中,采用自动控制,她表示芙蕾梅亚生死与否都不影响“一方通行和滨面仕上联手”这个结果。

屋顶的会面。

一直在搜索滨面的绢旗最爱突然出现在屋顶上,两人都是黑暗的五月计划的幸存者,个性却截然不同,绢旗最爱被植入更多“防御性”,黑夜的则是“攻击性”。两人拥有各自特性的极优势,也有对方特性的极劣势。她们开始毫不犹豫地打算从正面击溃对方,绢旗的防护是三百六十度,她表示太注重用手攻击的黑夜,防不住其他部位所受的攻击;黑夜只是反讽她过于着重用能力战斗。说罢,黑夜的身上展开十几条机械手臂,喷射出大量的氮气爆枪,贯穿了绢旗的氮气装甲Offense Armor,绢旗的身体向后弹出数米。

黑夜表示所有机械手臂都是组成她这个“人体”的零件,以此能解除人类只有双手可以发射武器的限制,产生更巨大、更长、破坏力更无与伦比的枪。数千柄氮气爆枪同时发射,绢旗被击败,身体撞上数百米的水塔上。[3]

废弃大楼防卫战

躲入第十九学区的废弃大楼,滨面等人固守大楼保证芙蕾梅亚的性命,让小郭以显眼的方式给一方通行传送提示和设好陷阱。在拿好武器后到上层会合,发现只留下一座巨大的金库,滨面决定把芙蕾梅亚留在金库里,避免卷入战场里。芙蕾梅亚哭着抱住滨面,自己最亲近的人(驹场和芙兰达)都突然消失,她不希望滨面也同样消失。想到消失驹场和芙兰达、却自觉什么都做不到的滨面,深知自己的弱小,或许伤害芙蕾梅亚的人,名单当中肯定有他,然而眼前自己还有其他能做的事,那就是保护芙蕾梅亚的性命。滨面说服她,自己一定不会消失,芙蕾梅亚伸出手指和他打勾。把芙蕾梅亚藏在金库里后,半藏原打算在内部拖延时间,却被滨面否定,认为一定要赢,不让芙蕾梅亚哭泣,那样才算是他们的胜利。[18]

FIVE_Over Modelcase_"RAILGUN"。

无人驾驶驱动铠袭来,对滨面等人连续施以炮弹追击。滨面和半藏使用全自动突击步枪逐渐破坏小型驱动铠,但仍有更多的驱动铠甲出现。与此同时,大楼窗外出现一架形状如螳螂的驱动铠——FIVE_Over Modelcase_"RAILGUN"。滨面心里湧起恐惧感,靠着突击步枪的巨大后座力,让自己的身体横向弹开躲开FIVE_Over的袭击。爆裂声四散,地板不断崩塌,滨面舍弃步枪,从枪林弹雨中逃走。

推测FIVE_Over会因为搜索不到目标反应而反向找出芙蕾梅亚的位置,滨面让半藏用狙击枪阻止FIVE_Over前进,趁机找出所需工具,制造出由万颗LED组合的电磁波照射装置以追击FIVE_Over,并以手推车的水果吸引FIVE_Over的注意力。水果中央塞进了子弹,在近半数水果都被加特林电磁炮Gatling Railgun破坏后,子弹朝四周发射,配合半藏的子弹近距离直向突刺FIVE_Over。利用AI单纯行动的特性,以及强力电磁波引爆炸药的威力,滨面等人成功击破FIVE_Over。[19]

最终决战与久违的少年

以能力保护的绢旗最爱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一方通行突然出现在屋顶,问她“新入生”的去向,绢旗回答“应该离这里不远”。

虽然击败了FIVE_Over,但楼中仍然有不少驱动铠甲在搜索滨面仕上等人。为了确认他们生死的黑夜海鸟走进了废弃大楼,遇到一方通行。他直言“一直待在那种地方,就这么好玩?”,而黑夜只是予以充满挑衅的回答。她知道木原数多曾经利用一方通行“反射”一切攻击的特性,在拳头接触身体前收手,使朝着反方向“反射”的拳头直击一方通行的事例,且长枪的攻击会比肉体的拳头更有效,只要往机械手臂里输入木原数多的矢量参数就能直接连上对付一方通行的策略,即使单纯的氮气爆枪本身打不中一方通行,但透过群体控制气流,还是能影响到上空。在地面和空中都没有退路,一方通行不可能防御和闪避。

氮气长枪朝四面八方飞舞,一方通行出乎预想地只是往旁边移动一步。因为黑夜被植入了一方通行的思考模式,所以不能了解他意料之外的行为。一方通行表示武器的结果取决于使用武器的人,她无法操控那种尺寸的改造人。黑夜见到了滚到脚边的驱动铠甲,意识到自己投入的驱动铠战力失败了。窗边的FIVE_Over,把黑夜的大量机械手臂一口气横扫而空。炮弹形成的长带分别从左右两边一口气逼近黑夜。她以剩下数百只手臂产生出大量“氮气爆枪”,与电磁炮子弹冲撞,透过控制大气所产生的暴风,扭曲子弹的轨道。她认为消耗大量电力的加特林电磁炮,同时也会产生庞大热能而无法连续射击。只待在安全装置冷却一段时间,再看准时机反击。一方通行却说,她应该发挥自己攻击性的优势,发动快攻让对方停止扫射。黑夜的大量手臂被粉碎,自己也被爆炸的机械零件碎片之雨击中而倒卧在地。[20]

滨面乘坐FIVE_Over走到一方通行附近,两人交谈了之后的行动。此时,黑夜再以勉强互补机能的一百多条手臂团块动起来,放声大笑间把大量气体混合,化为数百米长的巨大长枪,打算让废弃大楼一刀两断。

看着黑夜充满执着地放出全力最后一击,滨面心中后悔无比,后悔自以为胜负已定就离开驱动铠甲,后悔对黑夜攻击的犹豫,让深信自己的芙蕾梅亚有生命危险。一方通行也愤怒不已,为自己嘲笑黑夜摇摆不定的生存之道、让她的本质被唤醒而愤怒,为自己给了她选择“攻击性”的契机而愤怒。[21]

无计可施的两人,只能看着废弃大楼即将崩塌。但是好一会儿,只看见废弃大楼毫发无伤。

有东西阻挡住黑夜海鸟的全力一击。

上条当麻,以右手隐含着的幻想杀手,挡住了氮气爆枪。

氮气长枪被吹散。失去最后希望的黑夜真正地昏迷过去。

只见上条当麻轻轻挥动右手,对滨面仕上和一方通行说道:“好久不见。”

尾声

FIVE_Over被击败后,银色十字得到了小郭的救护;黑夜海鸟陷入昏迷。一方通行使用能力破坏金库,滨面仕上把芙蕾梅亚带出来,芙蕾梅亚大哭地抱着滨面。上条当麻询问这是什么情况,一方通行以为他是窃听了状况才来到这里,上条说他只是刚好发现骚乱才插手的,一方通行听后咂舌,并再次确认了两者间立场根本上的差异。

上条表示“新入生”的行动只是准备期间的一环,必须着手调查“战争”是否已经真正地结束。这世界上存在能引起超自然现象的法则——魔法,而能自由操纵这种法则的新组织正在世界各处暗中活动。学园都市正在增强军备和固定内部体制,好随时应战。[22]听后的两人都非常惊讶。

还不等他说完,一个少女踢中上条,打断他的话。少女报上姓名:雷维尼亚·芭德薇,魔法结社黎明晨光的首领,并说道:“欢迎来到新世界的入口,只知道科学的无知孩子们。”

三位英雄,即将踏入新的领域。

注释

  1. 这里的电影捏他了作者镰池和马的另一部作品《重装武器》
  2. 负面感情也包括嫉妒,番外个体十分羨慕一直和一方通行说话的黄泉川,也想要一起去购物。
  3. 逻辑来自滨面本身的想法,但是支持这个论点的根据则是来自龙骑士。

参考资料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