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条目:故事:暗部脱逃篇

暗部脱逃事件发生于10月17日,是在暗部大战之后,残存的暗部势力各自的动向由DRAGON这个词语串联到一起,让学园都市高层、暗部组织、外部佣兵等各方势力再次骚动,对参与者造成了极大影响的事件。GROUP在追查新情报的过程中一直受到阻挠,ITEM也发生内战。最终,一方通行滨面仕上逃出学园都市,前往至俄罗斯的战场。

背景

九三〇事件

主条目:九三〇事件

一方通行与木原数多率领的猎犬部队交战时,为取得情报袭击了理事会成员汤玛斯·普拉提纳柏格,这让汤玛斯记恨在心。为了报仇,同时为了给脱缰的部下一个下马威,汤玛斯积极筹划对一方通行的报复行动。[1]

暗部大战

主条目:暗部大战

在暗部混战中,集团GROUP回收了“镊子”,并利用它查看“滞空回线”当中的情报,发现一个新单词——DRAGON。GROUP的四人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暂时建立战友关系共同追查“龙”的真面目,再以这些情报信息为本钱与高层的人进行对等谈判。[2]

道具ITEM在乱斗中被学校SCHOOL击溃,同时泷壶理后因服用体晶带来的副作用身体状态不佳,住院接受治疗。另一方面,本该死于暗部大战的滨面仕上出人意表地打败了身为超能力者Level 5麦野沉利,这超乎亚雷斯塔·克劳利的预想范围。因其行动对亚雷斯塔的“计划”造成的伤害说不定会比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所造成的更严重,为了防患,学园都市策划全力抹杀滨面仕上。[3]

麦野在接受了冥土追魂Heaven Canceller的改造后,为了向滨面复仇而答应了学园都市高层追杀滨面仕上的任务。

绢旗最爱在暗部大战中重创了被学校SCHOOL雇佣的狙击手砂皿致密,砂皿致密的旧友史蒂芬妮·葛洁帕蕾丝来到学园都市打算为砂皿报仇。

艾扎力遭遇组织派来的索绮特的袭击,战胜后接受了她的原典,挽救了索绮特。

事件表

风暴的序幕始于傍晚

百货公司

这天,暗部GROUP依然在做着日常任务——驱逐学园都市的黑暗。一方通行在第十五学区的大楼,解决专门提供寻找藏身处、洗黑钱等服务的黑市商人百货公司Depart。在一方通行发现“百货公司”拿无辜少女当沙袋后将他杀死,然后联络下层组织回收尸体以及无辜少女。[4]

GROUP的集合

下午6点,一方通行正在一间当作藏身处使用的旅馆房间里改装拐杖,一边与最后之作通话说着今日的晚饭以及周末能不能见面的问题,一边在加装“专门妨碍远距操控用电波的干扰装置”、小型马达和重量感应装置。在完成改装后就接到了工作的暗号。最后之作并不知道他的工作,但还是担心并让他不要做什么危险的事,一方通行直言她不用担心。

土御门元春和妹妹土御门舞夏在第七学区的大街上闲逛,争论着“何谓专业女仆”的话题,被舞夏对自己将女仆、女服务生、女接待员混为一谈这件事予以“教训”。这时元春在路上接到工作的暗号,便找借口离开,跟随并进入发出暗号的露营车,向早已在里面的一方通行询问工作内容。

结标淡希在探望第十学区少年感化院的伙伴后,想着一定要逃离学园都市、让伙伴重获自由。然后她接到了月咏小萌的电话,小萌老师正等着她回家来教她炒菜,但与此同时结标接到了工作的暗号,不得不拒绝小萌老师。小萌老师说怕她不会还买了很多蔬菜,结标回应吃素食的人比较长寿。虽然如此敷衍,不过在进入露营车后她还是问车里有没有厨房。

在医院中的GROUP

艾扎力探望在第七学区医院接受治疗的索绮特。因为索绮特在学艺都市作战时违抗命令而遭到身体改造、与“原典”融合,她被艾扎力问及组织中发生了什么事。在谈及“伙伴”时,索绮特的表情略有不高兴,并小声地喊着“艾扎力哥哥”。一瞬间,土御门元春闯入病房,大声疾呼艾扎力有了妹妹还来学园都市泡女国中生,索绮特听后对艾扎力表示质疑他是不是仅仅因为这样就背叛组织。病房外一方通行喃喃自语“被年纪小的小鬼要得团团转,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结标看着土御门和艾扎力吵得不可开交,感叹GROUP里面除了自己好像都是变态,却被一方通行反呛她是正太控。索绮特对艾扎力跟着土御门不约而同地附和一方通行的反应感到不悦。

离开病房后,GROUP四人集合前往执行任务。

ITEM的动向

滨面仕上绢旗最爱前往往第七学区的医院买探病礼物探望泷壶理后,并得知她晚上就出院的事情,于是准备在第三学区的沙龙包厢进行庆祝派对。看见滨面送的探病礼物只是拼图,绢旗小声嘀咕“竟不是兔女郎装”,还以滨面喜欢兔女郎这点拿兔子布偶放在泷壶的身后逗弄滨面。滨面在流鼻血后被一向面无表情的泷壶“关心”,让他在医院里治疗心理问题。

离开医院后,因为要在第三学区沙龙包厢举行庆祝派对是滨面的即兴提议所以被绢旗问及今后怎么办。滨面以同样问题反问,绢旗表示自己最近仍然跟以前一样被指派任务,还被编进了新小组,但他们不会把无法提供战力的泷壶再编进去所以滨面不必担心。听到滨面模糊的回应,绢旗揶揄他是不是想要脱掉泷壶那注重实用性而穿的运动服,让她换上兔女郎装。绢旗想打断滨面对兔女郎装的幻想,却反被嘲笑自己穿不了兔女郎装,生气的绢旗因为聚起氮气差点掀起裙子。滨面直言还是“大姐姐较有看头”,绢旗便赌气一直故意使用假动作,结果第三次真的掀起了裙子而追着滨面打。

敌人:迎电部队

呼啦圈

GROUP被指派的任务是处理失控的暗部组织迎电部队Spark Signal,他们为了反叛学园都市占领了世界上最大粒子加速器“呼啦圈”设施,而只要让质子撞破加速轨道,连同装置本身和学园都市的三分之一都将被置于辐射之下。高层虽然疑似接到了迎电部队的要求,不过相关信息并没有告诉GROUP。一方通行本不想干,但土御门告知迎电部队还劫持了30多名小学生以及老师作为人质,一方通行便只是懒散地回应快点解决这种无聊事。[5]他又傲娇了

“呼啦圈”设置在地下两百公尺深处,其控制设施建造在其中一个面向外墙的学区——第二十三学区最外围。因为警备员被禁止出动,只由GROUP执行清理任务。“呼啦圈”为了防止发生破裂事故时伽马射线外泄,准备了核能避难所等级的防护墙,导致GROUP无法知道当中的情况,只能先经过其他地下机构接近目的地,再由结标淡希把一方通行传送进去控制设施的通道。在行动前土御门决定先检查一遍一方通行的电极项圈。

迎电部队以孩子为人质,打算通过过暗示会引爆呼啦圈,牵制统括理事会的行动,而等谈判结束后就爆破“呼拉圈”外墙,故意炸掉控制设施一小部分,接着趁对方手忙脚乱时避开辐射线返回地面。连接到统括理事会的直播画面显示一名少年被捆绑、头上抵着枪口。在迎电部队成员为胁迫理事会、即将杀死少年时,一方通行出现,并全灭了在场的迎电部队成员。在少年颤抖地问他是不是英雄的时候,一方通行矢口否认。撤退之后,一方通行表示自己听到了迎电部队泄漏的要求内容——让学园都市公开关于“DRAGON”的机密。原本为了追查“DRAGON”真面目的四人,却歼灭迎电部队而亲手切断了线索。[6]

狙击手

在学园都市第一学区统括理事会事务所的大楼里,汤玛斯·普拉提纳柏格接见外雇的佣兵狙击手:史蒂芬妮·葛洁帕蕾丝。自暗部混战以后,史蒂芬妮尊为老师的旧友砂皿致密在汤玛斯的协助下,以学园都市的生命维持系统得到治疗。汤玛斯以此为人情,想要做一笔交易,让她杀死一方通行,并鼓动她也一并解决绢旗最爱。史蒂芬妮在言语中戳穿了汤玛斯在砂皿致密体内植入小型发讯器的事情。虽然汤玛斯做出了防止生命维持装置的技术信息泄漏的解释,但史蒂芬妮知道汤玛斯已在砂皿身上装了赋予特殊刺激的机器,只要一个讯号就随时能让砂皿的四种内脏停止运作。[1]

在汤玛斯反应过来之前,史蒂芬妮使用羽毛笔刺进其腹部,并把能停止内脏的机器放进汤玛斯身体里。她表示自己要复仇的对象不仅是绢旗最爱,还是整个学园都市。说罢,史蒂芬妮按了下了汤玛斯身体里机器的按钮。负责保卫的黑衣保镖闻讯而至,但史蒂芬妮以轻机关霰弹枪解决了大楼的保镖们。

地下街

GROUP四人在露营车里与理事会成员潮岸进行影像通话,但潮岸坐在驱动铠甲里并没有露面。他委托了四人下一件工作,即清理迎电部队的残余党羽,预防他们在学园都市的二次行动。一方通行问他有没有听说过“DRAGON”这个字,潮岸却只是打马虎眼敷衍过去。[7]

杀掉迎电部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一方通行觉得这是一窥“DRAGON”全貌的好机会,土御门元春却予以否定,因为一旦放虎归山,说不定迎电部队又会进行挟持人质等行动。他又表示,如果有人只为追查而不惜卷入不相关的一般人,那他们四人还是就此决裂吧。迎电部队正在车站下方的地下街移动,他们决定先让一方通行殿后,其余三人去解决。

在地下街,土御门和艾扎力正面枪击前迎电部队,结标在对方撤退路上包抄,三人前后夹击。迎电部队中约十人把手榴弹扔到土御门与艾扎力的方向,而艾扎力以铁卷门挡下爆炸。两人绕过铁卷门,穿过破碎的玻璃橱窗从商店绕回去。但此时天花板已经被炸开,前迎电部队直达地面,逃出地下街。

爆炸也波及地面和民众。土御门立即联络待命的一方通行,并利用“坐标移动”离开。一方通行决定就此干掉前迎电部队之际,却看到一名高中生在阻止救护人员对孕妇施以营养针急救。在高中生手足无措和救护人员僵持不下的时候,一方通行为孕妇进行救治和指示用针方法医方通行。高中生对他表示感谢,但在表示想报答恩情时一方通行却打断他的话并让他走。[8]

六翼追逐

为了准备突如其来的出院庆祝派对,滨面仕上绢旗最爱在第七学区采购派对用品,绢旗却突然去了电影院,打算看个十来分钟的短片。电影刚开始才两分钟绢旗便觉得是烂片而去上厕所,但短片最后五分钟因为前期铺垫而大放光彩。尽管滨面以绢旗找到了好作品为由安慰她,可错过精彩的绢旗仍感到非常沮丧。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原本想和泷壶会合的时间,绢旗却忽然接到了任务,要求她清除迎电部队,绢旗便让滨面先去接泷壶到沙龙包厢。[9]

虽然去了秘密集合地点,但绢旗待了才五分钟就离开,并碰到了快要抵达医院的滨面。绢旗表示她在集合地点知道自己要和暗部大战中残存的成员小组行动,便受不了而回来了,还转达了心理定规对滨面的问好。滨面担心拒绝了那群权力大的人会不会有问题,绢旗便决定让滨面协助她,在被抓回新小组之前由自己迅速完成任务来解决可能有的隐患。滨面虽然抱怨,但还是准备了车出发,并联络泷壶让她先去沙龙包厢。[10]

绢旗被炸飞和和滨面失散

在开往第三学区的时候,两人遭到无人战斗攻击直升机六枚羽的袭击,绢旗对学园都市动用这种战力感到奇怪。六枚羽低空飞行追着滨面所驾的家庭房车,绢旗扔出烟幕弹利用热源干扰让六枚羽的短距离对装甲车用飞弹偏离航道转向烟幕弹,强烈的爆风险些翻覆了房车。绢旗手拉刹车让车转进岔路,在滨面以直线前进时,探出身子利用射出粉碎式弹头打进六枚羽的引擎进气口,子弹碎成粉末进入机体,让引擎异常机体稍微偏离道路,引起了大爆炸。车子颠覆失控,滨面和绢旗失散。还没等滨面计划下一步行动时,他突然接到了心理定规的电话,心理定规让他转告绢旗,前迎电部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学区的沙龙包厢,也就是他和泷壶会合的地方。[11]

单间沙龙

沙龙大楼被拉起封锁线,警卫包围四周,滨面无法独闯进去,他从一个暗部组织的下层人员拿来了枪支,并走到附近一栋饭店大楼的顶层直升机坪,想劫持直升机从空中进入沙龙大楼,却被机上的女飞行员反应更快地制止。滨面此时接到了泷壶的电话,虽然泷壶表示没问题,但听到泷壶虚弱的声音滨面还是非常担心。通话突然被中断,女飞行员看着痛哭的滨面,答应了他的要求。前迎电部队看到出现的直升机,并没有开枪,以为是他们所要求的东西。由于直升机无法降落,滨面从机上跳下,以顶楼的假树作缓冲并毫不犹豫地杀死了顶楼的前迎电部队成员。

迎电部队正等待史蒂芬妮前来会合时,突然传出枪声,一方通行从窗外出现,使用能力解决了几个成员。楼层出口同样传出枪声,一个西装男子出现全灭了其他成员。男子表明自己叫杉谷,劝说一方通行做事应该谨慎小心,同时让一方通行祈祷他们不会再见面。一方通行通知土御门前来检查现场。在走出宴会厅后,刚好碰到了虚弱无力的泷壶理后,打算拿出手机联络救护车的时候,被滨面仕上发现。

虚弱的泷壶欲保护滨面

因为驹场利德正是死在一方通行手上,所以滨面以为他要伤害泷壶便展开攻击。一方通行产生的爆风让滨面撞上墙壁。滨面射击附近的警备机器人拿出其中的马达零件,并依据驹场导出的“只要引起电波干扰,就能暂时封住他的能力”的结论,试图透过永久磁石来引起一方通行的电极故障,将其弱化至“中弹就会死”的程度。但是一方通行的反应更快,吹起了永久磁石并抓住了滨面扔向一旁。[12]一方通行的枪口瞄准滨面,浑身是汗的泷壶扶着墙试图走过来,一方通行秉持恶党美学不想卷入病人而放弃对滨面下手,离开沙龙大楼。

滨面察觉是自己误会了一方通行,喃喃道自己是无用的废物,还想要杀死可能是泷壶的救命恩人的人。泷壶揺头否定,认为为了自己单枪匹马来到连警卫都攻不进来的大楼的滨面不是废物。滨面咬牙忍耐,忍着失落感,再次下定决心即使自己是没有任何能力的三流混混,也一定要守护心爱少女的笑容。

敌人:潮岸

突袭

杉谷的插手让一方通行等人意识到他们是被潮岸利用来清除所有想知道“DRAGON”真面目的人,这使结标更疑惑“DRAGON”到底是什么。艾扎力则提到了“天使”这个字眼,让一方通行联想到9月30日自己目睹过和天使类似的东西,并且想起那东西的出现和木原数多最后之作有关,以及木原数多当时使用的病毒名字叫做“ANGEL”。等级6绝对能力进化计划的失败反而让妹妹们、最后之作都和学园都市的黑暗拥有深厚关联,或许那场实验就是打算以失败为目的而实行的。[13]

GROUP四人在商讨接下来的行动时,遭到来自潮岸部队的袭击,四人走散。一方通行打算绕到袭击者背后观察其布阵,但电极被远程妨碍电波干扰,失去了御坂网络的演算辅助和思考能力,无法站立而倒下,经改造的拐杖也无法维持移动机能,这时一方被先前孕妇男友的高中生所救。他同样是潮岸部队的下层人员,但为报恩而救了一方通行。一方通行决定一定要在潮岸利用最后之作进行第二次行动之前,分出胜负。

要想攻击身为统括理事会正式成员的潮岸,还需要相对的政治准备,而同样拥有统括理事会权限的人是最适合的协助者。一方通行根据土御门元春的提议,寻找理事会的头号善人亲船最中。在暗部大战险些死于砂皿致密之手被一方通行和土御门所救的她,再加上“呼啦圈”事件,一共欠了他们两次人情,是最有交涉余地的人选。

重聚

亲船最中为在“呼拉圈”事件中被绑架的孩子们举办了慈善天体观测会,到了第二十一学区的天文台后,一方通行让孕妇的男友离开。一开始一方通行被亲船的秘书拒绝了,因为亲船已经厌倦了在光明和黑暗之间徘徊的生活。一方通行感到烦躁(对土御门的提议)而没有再纠缠,只是询问亲船发生了什么事,秘书解释亲船曾在统括理事会中制定对“外部”输出武器的条款时,利用谈判技巧占得上风,但是因为来自军需推进派潮岸对她女儿亲船素甘进行死亡威胁而退出第一线。她失去权限和支配部署后,以在不接触学园都市的黑暗范围中生活、但在其他人矛头以外的范围内牵制黑暗的行为来维持绝妙的平衡。假使一方通行等人介入其中,这个平衡就会崩溃,身边的亲人也会再度被盯上。[14]

亲船最中注意到了一方通行和秘书的对话,一方通行否认自己有求于她。秘书意识到一方通行明明有必须得到亲船帮助的事情却还是放弃了,一方通行拒绝了秘书的道歉。在离开时,曾经差点被杀死的人质少年抓住了一方通行,他希望能帮助一方通行,不想把学园都市交给一些卑鄙的家伙。一方通行则表示那些毫不犹豫地拿起武器除掉恶徒、只要自己有理就动手杀人的家伙绝对不是善人,少年没必要变成那样的坏蛋,那只是自己才该做的事。少年被老师和保镖带走后,亲船心中感叹或许深知学园都市黑暗却选择弃战的自己也是少年口中“卑鄙的家伙”,她向一方通行询问该怎么帮他,一方通行不愿意用厚颜无耻的做法胁迫她,只是让她自己决定。亲船认识到如果不斩断根源,自己的亲人将永远活在危机的边缘,便答应了一方通行。看亲船答应了,秘书无奈瞪着一方通行,让他一定要全力保护亲船。

查到了潮岸的藏身之处于位于第二学区的实验性避难所之后,GROUP集合,亲船最中透过执行理事会成员之间的协议“同权限者视察制度”帮助GROUP攻入潮岸的巢穴。因为亲船利用签订多项条约和“同权限者视察制度”相连,使潮岸在政治上的行动受到牵制让他进退两难。[15]潮岸无奈之下,决定动员所有部队,在避难所中内外迎击,消灭亲船最中和GROUP。

反击

正面突破避难所前端的众多防御后,土御门在外防守敌人,只有一方通行结标淡希和亲船最中进入。途中,隔墙落下分开了一方通行、结标淡希两人和亲船,而亲船已不在外面(两人对面)。先前在沙龙大楼全灭迎电部队残党的杉谷再次出现,使用小型麻醉弹偷袭了结标,让她晕倒。杉谷自称是甲贺忍者的后代,并表示亲船已经和潮岸见面了,她无法对付潮岸的驱动铠甲。在排除了亲船以及政治上的相对关系后,潮岸将会动员学园都市所有力量控制他们和最后之作等人,并且他们都会完蛋。[16]

亲船优先提出要求,今后从潮岸立案、实际执行的计划和作战里永久删除“除潮岸以外的生命擅自编入、任意消耗”的项目。这样潮岸就必须解散他直接指挥的私人部队,并放弃一切间接指挥其他部队及雇佣兵的能力与权限。被问及“DRAGON”的事,潮岸表示自己只是为了保护学园都市,“DRAGON”的危险价值远比想象中还要高。亲船没有退让的意思,她说自己想保护的学园都市,和潮岸所说的不是一样东西。[17]

潮岸与伪装亲船的艾扎力对峙

表面谈判破裂,潮岸以驱动铠的力量向亲船挥拳,但是拳头停止了,潮岸一看亲船手中握着一把黑曜石小刀。因为之前一方通行的攻击导致避难所的天花板被炸开,使得小刀上反射了天空投来的金星的光芒。“亲船”撕开脸上的皮,原来是艾扎力。小刀反射金星的光芒分解了潮岸所穿的驱动铠甲。潮岸急忙叫唤手下美浓部及其队伍,试图让美浓部队伍拖住艾扎力,让自己顺利逃跑。出去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警备人员都被杀死,潮岸回头质问,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美浓部”掷出和艾扎力同样的黑曜石小刀刺入腹部,旋即倒下。“美浓部”和身边另一个“壮汉”撕开脸上伪装,艾扎力发现那是同属魔法结社“有翼者归来”的上司提克帕托,以及师妹索绮特的战友妥琪特莉

杉谷

通道上,一方通行冲向杉谷,后者则把经过改良一直设定在喷气状态的打火机丢向一方通行,抛出点燃的香烟形成火墙,利用障眼法绕到一方通行身后。一方通行躲开的同时,杉谷的拳头也一直在前。虽然参考了木原数多和垣根帝督破解一方通行“反射”的方法并且不靠能力就打中一方通行,但还达不到完美的地步,手腕关节也被扭曲。一方通行反批评道,他在潮岸那种恶人的手下遵从命令,有何资格自称打着正义名号的甲贺后代,杉谷表示“善”不一定能够建构完美的制度,但交给“恶”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所谓恶人不过是享用着善人的残羹剩饭的卑微乞丐。一方通行嘲讽他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就已经不是真正的“善”了,一方被问到是不是也认识真正的善人,一方通行迟疑回道当然认识,而且想到就火大。杉谷回应,他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善人了,因为他会死在这里。[18]

接着,杉谷利用远距操控电波使一方通行的电极无效化而倒下,同时称这就是他所谓的善。他把枪口对准一方通行,但一方通行已经利用经过改造的拐杖,装上了专门妨碍远距操控电波的干扰装置,并且在被潮岸部队袭击后将计就计拿到电波样本,在杉谷使用电波后严密分析电波频率,让装置逆向推算出能准确干扰那个频率的干扰电波。远距操控电波无法传到一方通行的电极上。一方通行拔出手枪,回应这就是“恶”的作风,他们两人都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也不会是真正的善人。最后两人同时扣下扳机,杉谷中了一方通行射出的和自己被反射的数发子弹而失去意识。[19]

阿兹特克

提克帕托和妥琪特莉为追杀叛徒艾扎力,潜伏进入学园都市,原本打算替换掉潮岸本人,靠情报网找出艾扎力所处,而GROUP的攻入正好让他们更早找到艾扎力。[17]艾扎力对妥琪特莉无条件信任提克帕托的行为感到疑惑,正在他犹豫的时候,提克帕托从妥琪特莉手中接过“原典”。组织已经将原典融入实战中,所使用的原典是由阿兹特克人记录历法的巨石“历石”衍生出来的,而提克帕托使用的则强调不同于索绮特原典的其他部分。为了防止遭到原典的污染,提克帕托采取了特别措施,没有让原典的知识进入自己的脑中。[20]

提克帕托利用“月兔”的故事[注 1],将妥琪特莉的骨头作为通过历石发动“远距离炮击”的消耗素材“兔子骨头”,抽去的骨头被黑曜石替换,而她只剩不到一半的人骨。直线的攻击轻易穿破避难所,直接击中在外面作战的潮岸私人部队。艾扎力察觉到妥琪特莉的异样,并且她身上的骨头还处在替换中。愤怒的艾扎力猛然撕去脸皮露出真容,展开了卷成滚动条的“原典”。[20]

艾扎力展开原典

原典之间开始交锋,强烈的攻击互相碰撞,冲击波让避难所不断膨胀。在恶斗的同时,原典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知识,折磨着艾扎力。提克帕托的攻击超越艾扎力的防御,直接击中他的上半身。艾扎力在地上痛苦打滚,提克帕托表示他输在经验不足和没有采取保护措施。在提克帕托释出致命的一击后,他的身体反而因遭到反击而被贯穿。

艾扎力解释原典会选出并协助“能推广自己的知识”的人;反之,“无法推广自己知识”之人,原典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并将其除掉。提克帕托并没有做到阅读和传播知识,还想将其束缚,加上艾扎力用自己的血在地上抄写了提克帕托手中“原典”的文章,让原典舍弃了提克帕托而对他反击,提克帕托就此自灭倒下。艾扎力接受了第二本原典。[20]

敌人:学园都市

绢旗最爱 vs. 史蒂芬妮

同一时间,绢旗和滨面走散之后便在调查追逐他们的六枚羽,从心理定规口中得知滨面独闯沙龙大楼,打算从外面帮滨面和泷壶逃脱。突然,绢旗遭到霰弹枪的攻击,她立即躲到路边车的后方,但攻击者以全自动机枪发出强烈射击,导致绢旗的“氮气装甲Offense Armer”被打穿。史蒂芬妮透过叛乱的迎电部队当诱饵,突破学园都市的严密防御。[21]史蒂芬妮微笑地,将轻机关霰弹枪口对准绢旗。

绢旗跳进地下街,躲开史蒂芬妮暴雨般强势的射击,她单手抓住轿车扔向史蒂芬妮,但轻型机关霰弹枪准确无误地击中了轿车油箱。油箱液体引起爆炸,绢旗想到攻击者或许是来自学园都市的人,才熟悉如何和能力者交战。[22]史蒂芬妮把枪口对准桶装瓦斯,产生巨大爆炸,烈焰喷出。

原本打算寻找外面绢旗的滨面仕上和泷壶理后二人,察觉到地下街出入口附近的爆炸,滨面正犹豫着是不是因为怀疑绢旗在爆炸其中而前进时,泷壶发现了绢旗。看到两人的绢旗旋即叫两人趴下,子弹破坏了通往地下街楼梯旁边的水泥柱。滨面拿出小型手枪,但无法确实展开攻击,爆炸的焰风围绕着绢旗,让滨面和泷壶二人也遭到冲击。

史蒂芬妮以攻击改变空气气流,并制造局部的真空状态,试图封锁绢旗的能力。[23]加上其手中的霰弹枪拥有几秒就能横扫十公尺内的一般装甲车的巨大威力,真空所形成的没有氮气形成的墙壁导致绢旗的能力无法展开。史蒂芬妮相信在她的强势攻击下绢旗的身体应该已经血肉模糊,但她不希望事情就这么简单结束并咬牙切齿地大吼着射出无数霰弹,强风形成,阻挡视线的墙壁消散了。就在史蒂芬妮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出现在另一侧的绢旗对她开了枪。她并没有预想中血肉模糊的伤势,接着又开了两枪。史蒂芬妮发现绢旗是使用了液态氮来补给氮气。绢旗知道自己的能力只要失去氮气就会束手无策,而且自己是学园都市暗部的人,要准备这些并不困难。史蒂芬妮再度拔枪,但是绢旗的反应更快,用能力给予她最后一击。[24]

目标:滨面仕上

在史蒂芬妮倒下后,绢旗问她是怎么派遣“六枚羽”直升机出动的,但史蒂芬妮露出讶异的反应。绢旗心想,如果连心理定规或者史蒂芬妮都跟“六枚羽”的出动无关,那极可能是直接拥有出动攻击直升机权限的高层。这时周围的水泥墙突然被冲过来的特种部队炸开,绢旗对火墙那边的滨面大喊,让他快点逃走,因为绢旗意识到他才是真正的目标。

泷壶催促滨面逃走,在滨面带着泷壶离开地下街后,心理定规出现。她表示亚雷斯塔正在实行某种“计划”,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都是计划容许范围的异样,所以他们可以当作计划的主轴,就算他们失控也能利用;然而滨面仕上不同,不具有任何力量和作用的他本该在暗部之间的混战中丧命,却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一名超能力者Level 5,且苟延残喘至今,连亚雷斯塔也无法完全计算出这种事态,或许滨面仕上还试图去争取某些连亚雷斯塔都不知道的新价值。因此他视滨面仕上为计划中的不稳定因素,学园都市正在全力将其除掉。[3]

来自暗处的“重生”敌人

完全掌握不住任何情况的滨面和泷壶只得在夜晚中狂奔,追兵紧紧跟后。刚出院身体还虚弱的泷壶很快支撑不住而倒下,因为如果使他们两人一起将很快会被抓,所以泷壶让滨面赶快逃跑。但滨面坚持背着泷壶,体力的消耗却让两人没有精力奔跑。两人抱着彼此狼狈摔倒,滨面也撑不起泷壶的身体。泷壶想替他争取时间,滨面揺头大吼,不会也不想答应她的要求。他一边掩护住泷壶,一边在心中祈祷英雄的出现。眼看危机即将逼近的时候,无数白光横扫了追兵。滨面心中大喜,但来自发出白光处的呼唤立即取代了一瞬的安全感,让滨面不寒而栗。

那并不是英雄的出现。某人正踩着追兵的鲜血和尸体慢慢逼近滨面,那是一个没有右眼、左手被扯断的女人。认识到那是利用原子崩坏Melt Downer的能力者,滨面浑身颤抖地挤出她的名字。

真正的绝望来临了。

敌人:两只怪物

DRAGON

GROUP聚集后向潮岸追问“DRAGON”的真相,潮岸称那是不能暴露于世人面前的事,忠告他们还是别知道的好,他甚至希望自己也不知道。一方通行继续问,潮岸说就在他们后面。语毕,艾扎力、结标淡希和土御门元春都倒下了;潮岸在解释“保险丝‧风斩不是DRAGON而只是用于让DRAGON成型的生产线”后因失血过多失去意识昏迷。DRAGON出现了,她[注 2]表示DRAGON这个名字更接近本质,不过为了更准确地形容她,自称为爱华斯,是过去将必要知识教给一名叫克劳利的古怪魔法师的人。[25]

爱华斯声称之所以现身是因为一方通行有一定的价值而对其产生兴趣。一方通行决定先从她口中问出有用的信息。爱华斯开始了伴随杂音的解释,潮岸口中的保险丝‧风斩就是为了让自己显现的东西。她接着又问他想怎么做,是否要根据从她那里得到的信息去粉碎亚雷斯塔的计划,一方通行肯定她是亚雷斯塔计划的核心所在,破坏其计划也会让她消失;但爱华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因为计划失败,最困扰的那个人也不是自己,又表示如果一方通行在这里杀死她让亚雷斯塔措手不及,也何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但也要他能杀得了她才行。一方通行感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爱华斯了。[2]

见一方通行也没有采取动作,爱华斯又继续说,亚雷斯塔看到每次计划发生异常的损害,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掌握其中,然而仍然弥补不了越来越大的裂痕。再这样下去,应该会发展成连亚雷斯塔也预想不到的事态,计划核心的最后之作也早晚会“崩坏”。话虽如此,重新制造和其相同机能的个体也可能得到解决。听到这话的一方通行决定放弃追问,决定优先破坏爱华斯,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最后之作。然而,不明的攻击贯穿他的身体,一方通行翻滚在地,上半身全是鲜血。爱华斯身上展开了白金色的双翼,轻而易举地穿透了一方通行的反射之壁。这是因为亚雷斯塔透过向最后之作注入病毒,在爱华斯身上装下了自杀防止功能,如果有人想杀她,白金羽翼便会自动迎击。[26]

一方通行眼瞳变红,背后展开黑色羽翼,口中话也伴随着和爱华斯说话时相似的杂音。爱华斯微微惊讶,但称那不过是欧西里斯Osiris时代Aeon[注 3]的力量,敌不过活在荷鲁斯Horus时代Aeon[注 4]的她。[26]爱华斯最初一击就扯断了一方通行的黑色羽翼根部,第二击就直接扯下整个翅膀,一方通行咆哮倒地,勉强使用能力维持血液循环才不至于让内脏和鲜血都外流出来。爱华斯表示没想到只是稍微提一下最后之作就让他轻易上钩,这样连保险丝·风斩都对付不了。说完就转身离去。

此时,爱华斯的身体发生“故障”,变成半透明,是一方通行利用拐杖的远距操控电波干扰装置,重新设定成干扰整个御坂网络,但这也同时代表着他亲手切断了维持自己生命的生命线。[26]他用尽全力拔出手枪,而爱华斯也张开手,说道:“那就展示汝之法[注 5]吧。”

子弹射出击中了爱华斯头部的三角柱状物,但爱华斯并没有消失[注 6],亚雷斯塔在她身上设下的防御力远比她和一方通行想象中要高。[27]在爱华斯安全系统的一击下,一方通行被完全击垮。

再战麦野沉利

被强行和泷壶理后拆散的滨面仕上在黑暗中拼命奔跑,他非常恐惧,然而身后的麦野沉利只是如同玩弄他一样不紧不慢地跟着。最终滨面逃到了第二十三学区的战斗机试验场,发现麦野正在刚才被她轰炸掉的连接通道中,滨面躲在起重机驾驶室的遮蔽物后面。想到泷壶会被麦野利用来折磨自己,滨面进退两难。虽然麦野故意倒数,滨面还是跳了出来。麦野以泷壶为挡箭牌,放出能力击中油桶引起爆炸,但她并没有立即杀死滨面的意思。滨面终于清楚明白上次击败麦野只是奇迹罢了,这样的怪物根本无法获胜。

麦野以原子崩坏缠绕而成的手指指向泷壶,对于泷壶虚弱的模样感到不屑,并将体晶盒子丟到她的面前。再用一次就会“崩坏”,但不用的话或许就没机会救到滨面,这样想的泷壶正打算服用体晶时,为了让她避开麦野的伤害、让她避免服用体晶,滨面利用起重机吊臂击中泷壶侧边,把驱动铠甲交给泷壶,同时体晶盒子被弹开,泷壶倒在地上。麦野才发现滨面的真正目的。[28]

听到滨面那“杀你一次还不够”的回应,麦野从通道上跳下来,但滨面率先举起手枪,击中了一旁的灭火器,麦野使用能力炸开灭火器的粉尘,滨面已经逃走。麦野悠哉地呼唤着滨面的名字,以为他一定会躲起来,没想到他主动出现,但那只是无线电发出的声音,她立刻展开攻击,却击中了滨面开着移动的电动牵引车和旁边的炸弹,接着他躲在一辆小卡车后,使用无线电放出了声音吸引麦野的注意。炸弹和航空燃料一并爆开,引发更加强烈的爆炸。滨面把无线电交给泷壶,让泷壶在驱动铠甲开启高机动模式的保护下抵挡爆风。[29]

变成怪物的麦野沉利

在烟雾中,滨面找寻泷壶的身影,再次被大吼的麦野伸出左手抓住,滨面拼命忍痛拔出手枪开火,都被麦野躲开,她鞋尖刺着滨面把他踢进测试战斗机音速前进时承受的空气摩擦力的耐久试验室。滨面想到了必须用大范围的攻击才能打倒麦野。麦野也跳了进来,一边寻找滨面的时候,一边低声道自己和垣根帝督一样连死都不被允许,还要利用自身的超能力,变成那么可怕的怪物。滨面说不出话来,虽说麦野是个这样的怪物但同时也是个女孩子,走到那种地步,杀了她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在这样问自己的时候,麦野一瞬间绕到了滨面躲藏在模型机后的位置。

闪光手臂开始膨胀,滨面举枪打碎了墙壁的强化玻璃,玻璃碎片落在操作面板上传送了命令,在麦野注意到空调出风口被启动时,滨面躲入了模型机的驾驶舱。麦野朝滨面开口,但声音被玻璃隔绝,她的眼中闪着泪光。瞬间,大量的铁砂制成的人造特殊烈风充满了整个试验室,麦野被吹飞撞上墙壁,而滨面则在风防玻璃下被保护。[29]

悲剧不会成为此夜的结局

寻觅之路

黎明前一刻,一方通行已经从黄泉川爱穗的公寓中带走了最后之作,并留下留言“我一定会救回这小鬼的命”。在前往学园都市“外部”的列车中,一方通行想起爱华斯最后的话,作为御坂网络司令塔的最后之作,因为爱华斯的显现,承受重大负荷,总有一天会死掉。如果他不想后悔,就选一条和现有选择截然不同的道路。她让一方通行去伊利沙里纳独立国同盟,那已经是世界规模的战乱中心点,还有顶尖的知识技术,以及“完全不同的法则”(魔法),并让他记住禁书目录这个名字。[30]

一方通行捏碎了联系黄泉川等人的手机,并抱紧了怀中的最后之作。

逃亡之旅

打败麦野后,泷壶找到了滨面。此时,滨面接到了绢旗最爱的电话,绢旗说学园都市的特种部队正在追杀他。学园都市是被围墙包围的城市,决然不能躲藏太久,滨面想到了有自动驾驶功能的超音速客机,决定乘坐离开学园都市,总之要先逃离追杀。依照绢旗的指示操作飞机后,追兵已经赶上,开动拖车试图停到发射装置前封锁飞机的行动。飞机已按照指示沿发射装置冲刺,紧急时刻,一道白光闪过横扫了拖车,滨面还看不清的时候,飞机已经离开试验室飞往夜空。不知道麦野沉利这是基于什么想法,但滨面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再见面。

身旁的泷壶轻声呼唤他,长期紧绷的精神获得解脱,两人互相抱紧对方。滨面知道,不以学园都市的技术,无法彻底治疗泷壶,只得想办法在最佳时机向学园都市投降,如今该做的是要让他们输得漂亮。泷壶主动吻了滨面,并说着“别离开我”,滨面予以回应“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因为飞机会以强酸隐藏技术,且两人不会操作飞机,在伊利沙里纳独立国同盟附近的上空,滨面引爆安装好的炸弹,两人乘降落伞往下坠落,并前往新的战场。

众多原无交汇的主角即将齐聚一堂。

以世界战场俄罗斯为舞台,真正的故事即将开始。

注释

  1. 阿兹特克神话里,神创造第五纪元的太阳时,月亮光芒远超众神的预期,为了区分太阳和月亮,投掷兔子以减弱月光。提克帕托基于该传说,构建出术式。
  2. 爱华斯的性别无法判断,外观上像是女性,下文暂称为“她”。
  3. Osiris是埃及神话中的冥王,代表反复重生的神,与妻子伊西斯生下荷鲁斯。据克劳利所言,Osiris时代是十字教散布与停滞的时期。
  4. Horus是古代埃及神话中法老的守护神,象征王权。据克劳利所言,Horus时代是十字教毀灭让人类真正觉醒的时期。
  5. “为汝所欲为,即为汝之法”,正是克劳利所撰写的《法之书》中心思想。
  6. 风斩冰华和幻想猛兽的中心亦有一个三角柱状物,一旦消失就会崩坏,爱华斯却恢复了。

参考资料

  1. 1.0 1.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行间一
  2. 2.0 2.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四章 Part 1
  3. 3.0 3.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12
  4.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序章
  5.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一章 Part 3
  6.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一章 Part 9
  7.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1
  8.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6
  9.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2
  10.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3
  1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7
  12.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10
  13.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1
  14.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3
  15.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5
  16.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6
  17. 17.0 17.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7
  18.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8
  19.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11
  20. 20.0 20.1 20.2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10
  2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二章 Part 11
  22.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2
  23.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4
  24.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9
  25.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三章 Part 13
  26. 26.0 26.1 26.2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四章 Part 3
  27.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四章 Part 5
  28.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四章 Part 2
  29. 29.0 29.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第四章 Part 4
  30.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19 终章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