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校对的页面名单 学园都市先进教育局在此请求校对:
请协助检查本条目的文法构造和逻辑关系

法之书事件是发生在9月8日之后的事件。在这场事件中,罗马正教的修女奥索拉·阿奎纳因为自称掌握了原典《法之书》的解读法而身陷风暴核心,诸多势力为了争抢她而争斗不休。在最后,《法之书》的解读法被证伪,上条当麻则挺身而出和天草式十字凄教英国清教协力拯救了奥索拉。罗马正教第一次意识到了幻想杀手的存在,这为之后的诸多事件埋下了伏笔。

背景

据称罗马正教修女奥索拉·阿奎纳掌握了解读亚雷斯塔·克劳利创作的《法之书》的方法,但罗马正教却传来了“因为举办国际展览会,把《法之书》放在了日本的博物馆,结果被日本的天草式十字凄教劫走,而且同样被劫走的还有能解开《法之书》的奥索拉”的消息。身为英国清教最高主教的萝拉·斯图亚特原本不想管此事,但因原天草式女教皇——圣人神裂火织的消失,且担心她会不顾后果地对罗马正教发动进攻而派出史提尔·马格努斯前往日本。萝拉命令,不管是把奥索拉和《法之书》抢回来还是和神裂火织和谈,就是不能让神裂火织犯下大错。她先让史提尔和学园都市里被称为禁书目录的茵蒂克丝和她的管理者上条当麻会面,并且在史提尔临走的时候给了一个属于英国清教的十字架。


暗流涌动的魔法侧

由于《法之书》和其破译者奥索拉被天草式十字凄教劫走,罗马正教已经派出部队对天草式进行征讨,而英国清教则派出了史提尔,准备前往学园都市联合茵蒂克丝和上条当麻阻止天草式的圣人神裂火织做出过激行为。而天草式的魔法师则是和罗马正教的讨伐部队且战且退,并且奥索拉则是被罗马正教抢回来后又被天草式抢回去,来来回回。

法之书

针对克劳利的这本著作,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传说。有人认为克劳利召唤了守护天使爱华斯(Aiwass),经由天使的教导而学会了人类所无法使用的“天使术式”,并将它纪录在《法之书》之中。也有人认为《法之书》一旦被翻开,十字教的时代将会结束,人类将迈入下一个崭新的时代……

但是除了奥索拉有一种解读方法以外,就连禁书目录都放弃了解读,只是囫囵吞枣一样记录下来。解读方法的缺失导致法之书一直封存在梵蒂冈的图书馆内。

事件表

序幕

上条当麻队伍的集合

在萝拉·斯图亚特的指示下史提尔前往学生宿舍劫持了茵蒂克丝,随后来到学园都市之外的废弃剧院“薄明座”等候。他还在走前让土御门舞夏带信给茵蒂克丝的“管理者”上条当麻。

当上条当麻看到土御门舞夏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并且急忙说茵蒂克丝被一个对于舞夏来说陌生的男人给劫走了,并且把“绑架犯”的信给了上条当麻和把他的长相,身高等等都说出来后,上条当麻立马反应过来这个“绑架犯”是那个英国混蛋神父,果然,拆开信,就是史提尔用尺子来掩饰字迹的铅笔信威胁信和一张学园都市外出许可证,上条当麻把史提尔给的学园都市外出许可填好之后,立马前往薄明座。

而另一边,史提尔则是解释为什么要把茵蒂克丝抓过来,当茵蒂克丝询问为什么一定要将上条当麻卷进来的时候,史提尔首先回答了茵蒂克丝,这是上级的命令,然后就是因为如果直接向隶属于学园都市的上条当麻提出协助请求,会被外人当作是“科学阵营干涉魔法阵营的内部问题”如果事情是发生在学园都市内部,好歹还可以说是“自卫”,但这一次连这样的借口也不能用了。所以为了让他参与,史提尔或英国清教必须给他一个动机。

而茵蒂克丝就是这个动机,史提尔假装绑架了茵蒂克丝,实际上就是为了告诉其他魔法侧的势力,身为科学侧的上条当麻并不是干涉《法之书》和奥索拉事件,而是为了救茵蒂克丝,碰巧碰到了这个事情而已。

而在史提尔和茵蒂克丝解释的时候,上条当麻已经到达了学园都市的“外侧”,因为大霸星祭的即将来临,所以说学园都市也稍微放松了一点警惕,至少对于审查外出证明变得容易多了。

当上条当麻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走进了一个破旧的公车站,并且在里面竟然发现了一个身穿黑色修道服的外国少女,而外国少女看见上条当麻,立马上前询问能不能坐这里的车进学园都市。

在之后了解到这个修女不仅是魔法师,并且还在被追杀,而之所以想进学园都市也就是因为想躲避追杀,但是因为没有准许证,上条当麻想了一下,选择将这个奇怪修女一起带到茵蒂克丝那里得了,虽然威胁信上似乎写了不要带他人前来。

战前准备

当上条当麻带着奇怪的修女来之前,史提尔和茵蒂克丝已经碰上了所谓的罗马正教的共同作战人员,并且似乎是这支作战人员首领的少女走了出来,自我介绍自己是来自罗马正教的雅妮丝·桑提斯,并且讲述了现在据说《法之书》还没有踪迹,而且奥索拉也没有了消息,导致整个罗马正教的人头都大了,虽然今天的确有队伍从天草式十字凄教那里抢回了奥索拉修女,但是就在刚刚,原本是目标之一奥索拉修女竟然失去了踪迹。

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有很多原因,并不是因为罗马正教的势弱而导致奥索拉会被来回抢走,而是因为罗马正教在这里首先人生地不熟,第二点就是因为罗马正教把网铺的太大,导致出现了每一支部队人都会缺少,所以说给了天草式可乘之机,加上天草式虽然说是罗马正教的一支,可是却因为日本和中国的文化导致和原本的教义完全不同,他们把十字教教义隐藏在中国佛教[注 1]和日本神道教里面,甚至可以将术式和仪式转化成各种打招呼,饮食等日常生活的言行举止。所以说这样极大的增加了术式或仪式的“隐蔽性”。

所以说这让罗马正教非常非常地头疼,可是却暂时没有办法对付天草式。

而担心奥索拉被天草式带进学园都市,所以说只能联合和学园都市有交情的英国清教,防止天草式把奥索拉带进学园都市。如果带进去了,也就只能委托英国清教的人来帮忙了。

只不过尴尬的是,在窗外,一个刺猬头少年正带着目标奥索拉正准备进入房子内部。

在得知这就是罗马正教和英国清教的目标奥索拉的时候,史提尔就直接准备把上条当麻赶回去,但是却遭到了上条当麻的抱怨,毕竟顶着几乎到达四十度的太阳走三公里,而现在却告诉自己没事了,又要原路返回,这让上条当麻心里非常不爽。

只不过接下来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因为七公尺高的天空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差不多有垒球一样大的纸气球,并且上面的薄纸片颤动,竟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并且直接对奥索拉说与其回到罗马正教,倒不如与我们在一起,你才能过更有意义的人生。而下一瞬,奥索拉的脚下突然多了三把长剑,瞬间以奥索拉为中心,切割了一个正三角形出来。

而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是天草式,但是奥索拉已经掉了下去,而上条当麻因为离奥索拉近,刚想跳下去救奥索拉,却被无数的刀斧拦住,而史提尔大步前进,手持炎剑准备向下捅,但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因为天草式已经逃逸并带着奥索拉消失了。

夜晚的确降临了,但是这个夜晚并不平静,雅妮丝一直都在对自己的部下发布命令,并且用羽毛笔记录着什么,而茵蒂克丝则是在旁边给上条当麻解释这是如同科学世界里面的电话一样的东西。史提尔和茵蒂克丝都没有插手,因为雅妮丝怕他们的加入会导致命令系统的混乱,所以只让他们驻足观望。

而三人则是在旁边,茵蒂克丝和史提尔轮番讲述了一遍《法之书》的有可能的威力和能完成天使级术式的可能性。

而在三人聊天的时候,雅妮丝已经完成了通讯,并且走到了三人的面前,只不过因为一不小心下盘不稳摔倒在地。而在摔倒之前因为慌乱抓住了上条当麻的手,于是把上条当麻一起带倒。上条当麻本想移开头,可惜雅妮丝因为慌乱,直接按住了上条当麻的头,导致上条当麻看了个一干二净。

史提尔直接踢了一脚,并且丢了一句任务中别发情,不过虽然踢了一脚,但是也把上条当麻从尴尬的场景中踢出来了。

而雅妮丝和上条当麻都站了起来,担心还会摔倒的雅妮丝原本准备抓上条当麻的衣袖,但是想了想,还是抓了茵蒂克丝的修道服,并且开始报告信息。

雅妮丝和其部队虽然无法知道奥索拉和《法之书》还是不知道踪迹,但是已经顺着切开的正三角形的路线设下了包围网,只要是天草式用逃脱术式逃离,那么她们的包围网就会生效。

可是茵蒂克丝很快反驳了她,并且举出了其他的例子,就比如说这是一种只在日本国内才能使用的魔法。简单来说,日本各地都存在名为“涡点”的特殊空间。只要利用“地图魔法”,就可以在“涡点”与“涡点”之间自由移动。

进展又被截断了,现在也就只能通过确认茵蒂克丝说的“涡点”来寻找天草式了。

而在散会后,上条当麻想起来了自己的作业,并且已经想象得到明天月咏小萌的样子了,心情非常郁闷,出去走了走。

而因为在想事情差点跳进了正三角形里,还好被拉了回来,而还在继续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比其他都大的帐篷里面发出了一声惨叫,上条当麻还以为天草式又是用地下袭击的方式进攻,直接闯进了帐篷里。

只不过也就发现了全裸的雅妮丝,而雅妮丝一脸惊慌的指着一个蛞蝓。

而雅妮丝发现了进来的是上条当麻后,直接昏了过去,而上条当麻出于地上是柏油路,所以说抱住了雅妮丝,只不过,被茵蒂克丝发现了。。。

在被贴上“这是个会把全裸稚龄少女弄哭的男人”的标签后和差点被茵蒂克丝咬脱头发后,上条当麻一脸崩溃的走回了帐篷,而后和史提尔交流,当上条当麻问到史提尔会不会因为神裂的原因而放过天草式,史提尔立马回答那还用得着问?为了保护那孩子,我什么都愿意做。就算没有上级命令,甚至是被上级下令禁止,对我来说都一样。我可以杀死任何人,我可以把活人烧死,把死人烧成灰。不论是在那孩子面前,或是在那孩子看不见的地方。

然后史提尔拒绝了谈话,以战斗还剩两小时,再说话会做噩梦的理由。

上条也立马睡着了,只不过被两个少女强行吵醒,茵蒂克丝和雅妮丝同时贴着上条当麻,在茵蒂克丝醒的时候,上条当麻还自暴自弃地想进行转移话题,可是被史提尔硬生生打断,所以说上条先生的头皮又接受了一遍摧残。

在过了一会后,所有人都准备完毕了,雅妮丝和其部队已经探查到在一个名为“平行甜点乐园”的地方发现了天草式的主力,并且准备入侵。上条当麻和史提尔还有茵蒂克丝从员工通道进入,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法之书》或奥索拉,送回到罗马正教来,而雅妮丝部队则是强攻平民入口,吸引火力。

平行甜点乐园战役

潜入乐园

三人在看到平民入口发生了爆炸后,史提尔和茵蒂克丝的心情不知道,但是上条当麻非常惊讶,毕竟雅妮丝当初说的是佯攻,而佯攻也搞得这么轰轰烈烈。。。

但是这并不影响接下来的行动,茵蒂克丝贴在铁丝网边,确认了没有任何魔法陷阱后,三人爬过铁丝网,进入了乐园内。

而远处传来的怒吼声,魔法的爆炸声,都是他们的掩护,就连史提尔都没有抽烟,保持不被发现。

在定好找到“涡点”的计划后,上条当麻和史提尔还有茵蒂克丝本来准备开始寻找“涡点”的准确位置,可是却听到了上面传来金属碰撞的响声。

一个少年,三个少女就站在房顶上,他们并没有穿醒目的修道服,而是穿着普通服装,而其中的少年一挥剑,往下一砍。

剑光直径朝茵蒂克丝砍去,上条当麻立马推开茵蒂克丝,而史提尔抓住茵蒂克丝把她拉到了身旁。

看着他们手中妖异的西洋剑,史提尔无奈的评论这个国家似乎很喜欢西洋文化,只不过四人跳下来的时候,正好把上条当麻和史提尔分开来了,而茵蒂克丝也在史提尔身边。

而史提尔直接把英国清教的十字架丢给了上条当麻,并叫他保管好,然后召唤出来了炎剑。

上条当麻想跑去支援史提尔,但是却被一个天草式的少女拦住了,而史提尔则是用炎剑阻挡另外的人

只不过两把西洋剑直接穿透炎剑,交叉的刺进了史提尔的身里。

但剑刃入肉的声音并没有传出,传出的是刀剑相碰的金属响声。

上条当麻立马理解过来这是史提尔用炎剑造出来的海市蜃楼。

史提尔和茵蒂克丝的幻影消失的时候,史提尔还对上条当麻戏谑一笑。

而上条当麻则是被卖了,他现在要面对的就是四个天草式的魔法师。

上条当麻立马仓皇逃跑,而其他三人放弃了追逐上条当麻,分散开来,似乎是准备找史提尔和茵蒂克丝,而站在上条当麻旁边的少女则是拿着西洋剑朝上条当麻刺去。

上条当麻仓皇的逃进了一个店铺里,但是少女急忙追了上来,而上条当麻本想拿起装修用的铁锤,但是这样绝对打不过长剑,然后拿东西丢,可是如果丢东西,必然会被砍掉。

而此时上条当麻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拿起装修工具箱里的类似牙膏盒的东西丢出去。

少女直接用剑劈开了类似牙膏盒一样的东西,而且直接砍在了上条当麻身上

但是因为那个牙膏盒样的东西装着润滑剂,导致剑刃完全变的不锋锐了,加上她用的是西洋剑,导致破坏力一点都不足。

而少女还想再砍一刀,但上条当麻不可能再会让她继续砍一下,他直接把剑身甩开,然后朝少女的腰上撞过去,上条当麻虽然护住了少女的后脑勺,但是还是被撞昏了过去。

因为担心少女醒后拿着这把西洋剑继续追击,上条当麻选择拖着西洋剑离开了店铺。

他在思考,现在到底是去找史提尔还是去找奥索拉,这也是事先没有说好地点集合的下场,上条当麻漫无边际的走在路上。

只不过有一个人直径撞了过来,导致上条当麻非常惊讶,正准备用右手准备进攻,但发现这个家伙竟然是失去踪迹的奥索拉,并且奥索拉嘴上贴着一张符文,导致她无法说话。

当解开符文的时候,上条当麻立马准备带着奥索拉逃出这个天草式的基地,当奥索拉疑惑的问上条当麻只是为了救自己而不是为了《法之书》的时候,上条当麻毫无犹豫的回答那种无聊的东西我才懒得管啦。你以为我会为了一本古书而特地跑到这种地方来?我看起来有那么闲吗?

奥索拉仿佛吓了一大跳,但是还是向上条当麻道谢。

上条当麻带着奥索拉藏进了矮树丛里面,因为听说“涡点”只有在凌晨零点到零点五分才能开始移动,所以说上条当麻和奥索拉觉得躲在这里。

只不过奥索拉和上条当麻开始了聊天,首先就是用自己的手帕帮上条擦完了汗,然后就是问上条当麻是不是学园都市的人和为什么来帮罗马正教。

而上条也就回答自己是因为英国清教有朋友,所以说才来帮忙的,只不过奥索拉问他是接受英国清教的指示的时候,上条当麻挠挠头,并且回复奥索拉,自己虽然遵守是英国清教指示 ,但是因为自己是学园都市的居民,不可能帮她说话。

奥索拉露出了仿佛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了的脸色,而上条则是把史提尔送的这个十字架给了奥索拉,并且亲自为她戴上。

在进一步的讨论过后,上条当麻理解到,奥索拉之所以要解读《法之书》,只是为了毁了《法之书》,因为如果法之书的力量以后被恶 人掌握,那必然会引起腥风血雨。

只不过交流很快结束了,因为一个红发神父摔了过来,并且另一边店铺的墙壁直接碎裂,走来了一个人,这是一名男性,年纪大约二十五岁左右,一身高挑消瘦的身材,但是身上却穿着连相扑力士也穿得下的宽大T恤及牛仔裤。T恤是白色的,但是有两道红色条纹在右边胸口附近交错而过,形成一个十字架图案。头发刻意以发腊塑成乱翘的发型。但是最大的特征还是在于发色。他的头发颜色实在是太过乌黑了,应该是故意以黑色染发剂染成的。不但黑,而且像锹形虫的甲壳一样散发出诡异的光泽。脚上穿着篮球鞋,但鞋带长得吓人,至少有一公尺。由于实在太长了,就算不小心被踏到,恐怕也不会跌倒。脖子上挂着一条皮革之类材质的绳子,绳上串着四、五具直径约十公分左右的小型电风扇。

上条当麻 & 史提尔·马格努斯 vs. 建宫斋字

那个男子背着月光,缓步前进,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把焰形剑(Flamberge),焰形剑起源于十七世纪法国的双手剑,全长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特征在于剑刀像火焰一样弯曲。据说如此设计的目的在于增加杀伤力。

原本这种剑应该是铁制的,如果是仪式用剑,上面会贴上金箔。但如今这把焰形剑却是呈现雪白的颜色,看起来简直像是还没涂上颜料的塑胶模型。材质或许是恐龙骨,或许是特殊碳纤维,或许是某种航空材料,但至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金属。

呵呵,英国清教的神父先生,你到底在干什么?展现出你们英国人的绅士尊严让我建宫斋字见识一下吧。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无法保护,那就太丢脸了。

而摔过来的红发神父自然是史提尔·马格努斯,他现在正恨恨的看着眼前的自称建宫斋字的男子。

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准备,只能凭靠炎剑来对敌,加上旁边还有一个茵蒂克丝需要保护,导致史提尔直接落入下风,并且被击飞。

在被击飞的时候,史提尔也看到了上条当麻和奥索拉,并且催促他赶快带着奥索拉跑走

史提尔会败这么快也就是因为他是那种以逸待劳型的魔法师,只要符文越多,他就越强,但是这次为了保护茵蒂克丝,他必须移动,用自己,身体充当盾牌,所以说被击败的很快。

而看见走过来的建宫斋字,史提尔多次想站起身,但是却因为伤势没有站起。

而此时上条当麻面对的就是建宫斋字了,虽然有害怕,但是思考了自己如果听从建宫斋字,对天草式投降,而自己旁边的人的下场会怎么样后,刺猬头少年还是握紧了右拳,正面面对建宫斋字。

虽然建宫斋字看着上条当麻的眼神,感受到上条当麻的勇气后,感觉并不想杀他,但是必须把奥索拉抢回来,所以说还是对上条当麻出手了。

而依托剑技,和一些伪装在剑技里的魔法,建宫斋字直接把上条当麻压着打,茵蒂克丝想用强制咏唱,可惜这对天草式的术式根本无用。

而看着焰形长剑砍下,茵蒂克丝没有任何思考,直接朝上条当麻冲去。

而此时的史提尔也吓得心脏停止了,毕竟除了灭魔之声和强制咏唱以外,茵蒂克丝没有任何进攻能力,所以说如果她挡在上条当麻面前,必然是两人都被刺穿。

而此时史提尔和上条当麻还有建宫斋字的站位非常尴尬,上条当麻在建宫斋字和史提尔之间,就算史提尔想用炎剑阻止建宫斋字,但是必然就会刺穿眼前的少年。

史提尔在天人交战了一会后,缓缓的吐出:“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发过誓了——‘你安心地睡吧,就算你将遗忘一切,我也会永远记得。我将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上条也知道了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击败建宫斋字,而且只有这一个方法才能让所有人笑着回去,所以说更快的朝建宫斋字冲去了。

来吧,连我一起刺穿吧,史提尔!

建宫斋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当场有些乱了手脚,但是很快他就稳定了下来,并且想着自己身上有防御术式,而上条当麻就不足为惧了,而自己可以布置反火术式,然后一举将所有人击败。

可惜,他并不知道,他面对的不仅是学园都市所有能力者的“天灾”,而是所有能力者和魔法师的“天灾”

在建宫斋字的不解下,炎剑高速刺出,对准了少年的右手,而炎剑应声破碎,在建宫斋字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幻想杀手直接撕碎了所有防御术式,右拳直接击中了建宫斋字的脸上,把建宫斋字打倒在地上,而上条当麻和史提尔立马把建宫斋字压制住,让建宫斋字无法再使用任何魔法。

罗马正教的诡计

奥索拉被史提尔带往了罗马正教的阵营,而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就在原地守着建宫斋字。

茵蒂克丝非常担心上条当麻有没有受伤,甚至准备脱下上条当麻的衣服进行检查,只不过被上条当麻阻止了。

在确认上条当麻并没有大事后,茵蒂克丝露出了她的獠牙,然后上条先生的头发又遭受到了一次摧残。

只不过旁边的建宫斋字非常焦虑,看见两人稍微消停下来了一点后,立马叫住上条当麻,让他帮忙解开符文,因为他放不下奥索拉。

而当上条当麻询问为什么的时候,建宫斋字一脸焦虑的问上条当麻知不知道奥索拉被带回去会发生什么的时候,茵蒂克丝还想打断建宫斋字的话,可是建宫斋字的话覆盖了茵蒂克丝的语音。

你听好,我先告诉你结论。别把她交给罗马正教。罗马正教的真正目的是杀了她。

建宫斋字直接让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停了下来,只不过上条当麻还有疑问,毕竟天草式不是抢走了奥索拉和《法之书》吗?天草式的意图不就是为了获得《法之书》里面,天使级的力量吗?

只不过建宫斋字接下来的回答让两人震惊。

就是天草式十字凄教根本没有抢走《法之书》,而且建宫斋字也仔细的给上条当麻分析了一下,毕竟罗马正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十字教派,信徒人数超过二十亿。天草式难道会为了区区一本《法之书》,跟这么庞大的组织为敌?

建宫斋字又反驳了茵蒂克丝所说的,为了增强力量而抢法之书和用天草式的术式隐蔽性反驳了上条当麻认为天草式防止被其他势力吞并而抢法之书。

而建宫斋字又从法之书开始说起,《法之书》中记载的是爱华斯所阐述的事物。爱华斯到底是什么,也是个谜。有人说是克劳利的守护天使,也有人说是个罪犯。至于内容,有人认为是教导人类如何使用天使的术式,而且由于术式威力实在太过强大,据说《法之书》一旦打开,十字教的时代就会结束,另一个崭新的时代将会展开。

问题就在这里,罗马正教会允许自己的时代结束吗?答案是必然不会,所以说罗马正教必须毁灭掉一切不稳定因素,就算疑似能破解法之书的人也必须要铲除。

而因为奥索拉认为只要把《法之书》的解读法上交就会没事,所以说一直在逃离天草式的管制,这也导致上条当麻先入为主,认为天草式是坏的一方。

在经历了建宫斋字的解说后,上条当麻已经完全理解过来了奥索拉的下场是什么,只不过此时,雅妮丝的修女走来,准备收容建宫斋字的时候,上条当麻提出见奥索拉的要求,可惜被拒绝,而上条当麻准备直接去问雅妮丝的时候,被两个修女拦了下来。

一个木质车轮直接朝上条当麻袭来,身材高挑的修女一脸嫌恶的看着上条当麻,并且口口声声的说异教徒的手脏到了自己的时候,上条当麻已经理解,这个就是罗马正教自导自演的诡计了。

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一起让两人无法带走建宫斋字,在两人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雅妮丝的撤退命令到了,两位修女也没有拖沓,立马撤退。

而和送奥索拉去面见雅妮丝的史提尔见面后,所有人都知道了罗马正教的诡计,但是史提尔和茵蒂克丝并不愿意挑起英国清教和罗马正教的纠纷,所以说准备回到学园都市,不再管此事,而上条当麻则是在回到学园都市的时候,利用去便利店的理由,去寻找奥索拉的所在处,他还是无法放弃这个陷入罗马正教阴谋的修女。

终战之前

奥索拉·阿奎纳的审判

上条当麻利用雅妮丝之前说的在这个地方建了一个以奥索拉命名的大教堂的情报,用学园都市的GPS定位定位到了位置,上条当麻立马朝奥索拉大教堂奔去。

这个刺猬头少年也做好了觉悟,如果实在引起了不好的影响,那就只能退学了,但是这样并不能影响上条当麻走他认为正确的道路。

而在还没有建好的奥索拉大教堂里面,殴打声和被殴打人的呻吟非常响亮。

真是的,花了我们那么多工夫。包含我在内,大家都是很忙的,可没有时间陪你玩游戏。如果你明白的话,就乖乖接受处刑……喂,你有在听吗?你有没有在听啊!可恶!

罗马正教的修女用恶毒的声音,边殴打奥索拉,边责骂奥索拉。

而被殴打者奥索拉则是倒在地上,虽然雅妮丝等人并没有用魔法,但是轮流的踢和踩奥索拉 的腹部和手臂,也会造成极大的痛苦。

而奥索拉则是怔怔的接受着打骂,她的心情和罗马正教是一样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局面?

在被雅妮丝用残酷的声音说,英国清教的人被骗了的时候,而奥索拉自己竟然还把自己往外送,而奥索拉则是理解了,那些救自己的,那个刺猬头少年,他们并不是把自己送回给罗马正教,而是单纯的救援自己罢了。

他们的行动……全是基于信任……因为相信他人,相信理念,相信心情……他们不吝于付出最大的努力……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真是太丑陋了。我们的行动……只能建立在欺骗之上。欺骗协助者的心……为了将我处刑,以虚假的审判来欺骗民众……甚至欺骗自己,认为那是神所允许的事情……

奥索拉在笑的时候,得出来了这个结论,并且好好的嘲讽了罗马正教的修女们。

但是,似乎已经无人能阻止这个针对奥索拉的审判了吧?

但奥索拉只感受到了幸福,因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有人为了她而帮助她,这让奥索拉根本没有任何怨恨对于其他人

但是,突然教堂外面的结界崩解了,一个看上去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少年,为了拯救奥索拉,来到了这里。

上条当麻队伍的第二次集合

上条当麻走进了几百名修女所在的教堂内部,并且还看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修女,那正是奥索拉。

雅妮丝看着上条当麻,如同喝醉了一样,呈现出飘飘欲仙的感觉,但是她说的话却无比冰冷。

雅妮丝认为上条当麻可能被拉来当协作者,也就是因为他有破除“结界”的能力,但是,她想错了。

上条当麻也被雅妮丝嘲笑成大蠢货,毕竟英国清教的人没有跟来,代表的应该就是英国清教已经放弃了上条当麻吧?

而且她也相信,上条当麻不会因为一个奥索拉而挑战旁边还有几百修女的自己。

可是上条当麻让她出乎意料了,带着自己的觉悟,上条当麻挥起拳头,朝雅妮丝脸部打去。

此时此刻,整个教堂的气氛都变得浓重起来,几百多位修女手持武器,对准了只有一个人的上条当麻。

而上条当麻则是把拳头握紧,他只有这一个武器,也就是幻想杀手。

在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一个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真是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偷偷从结界的漏洞中钻进来,你这家伙竟然擅自开打了。好歹也该多给我一点配置符文卡片的时间吧?”

随着这段话的结束,火焰直接把一面墙给炸了开来,史提尔缓步走进了大教堂,看着罗马正教的修女和上条当麻。

“原本的计划是把门外汉赶回家,由魔法师来收拾善后。亏我大费周章说了那么多谎话,全都白费工夫啦。”

史提尔用着无奈的话语说,上条当麻也不是愚者,理解过来了史提尔的话,也就是说,史提尔本来就要救奥索拉啊!

而上条当麻还没有开口,雅妮丝则是质问史提尔,英国清教是不是要向罗马正教开战。

但是史提尔却利用萝拉给史提尔,史提尔给上条当麻,上条当麻给奥索拉的英国清教十字架做文章,反驳雅妮丝,说奥索拉是英国清教的人。

而且史提尔露出了自己的虎牙,拿着炎剑指着雅妮丝,因为她们那个时候甚至还要对茵蒂克丝出手。

当雅妮丝咬牙切齿的说,就只有一个两个人没有多大用的时候,一面墙又被打碎了,建宫斋字为首的天草式十字凄教的部队来了。

上条当麻的队伍,第二次集结了,并且开始和罗马正教开始交战,而上条当麻则是准备在混战中把奥索拉带走。

而后面的修女则是把上条当麻走的踏板给炸了下去来,导致上条当麻只能如同爬山一样,走在越来越陡峭的踏板上,并且跳上了教堂第三层。

而外面的战场已经变调了,茵蒂克丝一人用强制咏唱和灭魔之声掌握了整个战场,所有修女的术式全部被强制咏唱强行变乱,然后被灭魔之声毁灭。

但是所有修女都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甚至会作呕的举动,也就是把自己耳膜刺穿。。。

灭魔之声和强制咏唱无效果了,所有修女都朝史提尔和建宫斋字还有茵蒂克丝杀来。

而上条当麻想靠解读《法之书》来击垮对方,可是奥索拉的法之书解读法竟然被证实是假的,这就是亚雷斯塔·克劳利设立的假答案之一。

上条当麻下定了决心,然后决定回到教堂,和雅妮丝决战。

在上条当麻离开前往教堂后,所有修女都进攻了上来,但是史提尔早有准备,天草式的人之所以打到一半几乎全部人消失,就是因为全部都去帮助史提尔贴符文了,史提尔的教宗级术式,巨大的猎杀魔女之王出现了,把所有修女全部威慑住了,所有修女都不敢上前,因为上前就只会被火焰烧死。

奥索拉教堂战役

上条当麻 vs. 雅妮丝·桑提斯

雅妮丝颇为惊讶的看着归来的上条当麻,她不太认为上条当麻和那群天草式和英国清教的家伙能这么快击退修女们。

当上条当麻说这是战术的时候,雅妮丝立马反应过来,也就是说,上条当麻让其他人挡住修女,而他来对付身为这支部队的首领的自己。

只不过此时上条当麻并不知道外面战况,一心还是认为外面是自己方被压制,所以说出于速战速决的心里,上条当麻冲了上去。

雅妮丝则是拿出了“莲之杖”,代表乙太的莲之杖,并且吟唱过后,使用出了术式,然后用莲之杖向下狠狠砸下。

上条当麻立马遭受到了重击,但是经过几次实验后,上条当麻知道是相当于空间移动能力,但是他还是无法理解。

而雅妮丝拿起小刀,划了一刀在权杖上,上条当麻立马感觉旁边有刀切割的声音。

也如同雅妮丝使用术式前说的异物连接异者一样,只要伤害这根银杖,其他连接的物体就会受伤。

而上条当麻则是利用了雅妮丝的预判,打碎了雅妮丝的术式造成的异像,并且直接冲了过去,一拳击倒了雅妮丝。

但是外面此时已经结束了响声,雅妮丝认为这是上条当麻的队伍输了,但是在感到温度不断提升,上条当麻笑着,带着绝对自信说是雅妮丝输了。

巨大的火焰巨人果不其然带着极致的高温直接闯了进来,所有人都站在了雅妮丝对立面,天草式,英国清教的神父,还有上条当麻。

雅妮丝还想命令其他修女战斗,但是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她们的耳朵,已经聋了,再加上看到雅妮丝被打倒的场景,她们已经失去了战斗的信心。

而上条当麻则是大步向前,一拳直接击倒了不知所措的雅妮丝,并且还有几百位修女的心里防线。

后果与影响

罗马正教的动向

此战结束后,罗马正教开始注意起了学园都市的幻想杀手,也因为这件事,罗马正教同意了后针对上条当麻一切的行动,而且对科学侧变本加厉起来。

默许丽多薇雅·罗伦婕蒂使用使徒十字对学园都市进行支配。

主条目:使徒十字事件

在九三〇事件同意前方之风杀死上条当麻。

主条目:九三〇事件

注释

  1. 印度佛教传到中国来,在经历和本土文化的交融,逐渐变成不同于以前的印度佛教,可以称为中国佛教

参考资料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