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中校徽.png 某高中提醒您,这个页面尚未完成,正在等待你的帮助。
此处查看未完成页面清单,欢迎一起加入编辑魔法禁书目录中文维基欢迎你的加入~
魔法 > 魔道书
魔道书
Toaru Majutsu no Index E04 11m 34s.jpg
脑海里面存放有103000本以上魔道书的茵蒂克丝
基本信息
日文 魔道書まどうしょ
英文 Grimoire
所属领域 魔法
持有者 茵蒂克丝
艾扎力

魔道书(日文:魔道書まどうしょ?Madō-sho;英文:Grimoire指的是那些承载着魔法知识的书籍。它们不仅拥有着极为丰富的魔法知识,同时也是研究魔法的强大工具。

无论如何,魔道书里的内容对那些胆敢阅读并汲取其知识的人类来说都是极端有害的。在作品中,只有茵蒂克丝免疫了魔道书带来的伤害,她的完全记忆能力也帮助她记忆了至少103000本魔道书,令她被称作“禁书目录”或者“魔道书图书馆”。然而,有一部分人害怕茵蒂克丝背叛,以魔道书为基础得到魔神的力量。[1]

原则与概念

暗咲逢魔正在正在忍受魔道书带来的痛苦。

如前所述,魔道书原典是有害的,因为阅读它的内容会使人精神错乱[2],而那些试图经过锻炼掌握它的人也会受到伤害。[3]

茵蒂克丝曾说过,魔道书上所写的都是“异常识”与“异法则”,不论好坏,对这世界来说都是有害的。人类的大脑只要接受了这种知识就会因为“不兼容”而被破坏。[2]对人类来说,魔道书所承载的知识是“有毒的”,因为其中包含着过于纯净的魔法知识,在不加稀释的情况人类几乎是无法接受的。[4]以防止头脑受到污染,专门的异端审问官哪怕用丝线把眼睛缝起来,之后也还是必须经过五年洗礼才能拔除“余毒”。[2]

茵蒂克丝脑海中记忆的103000本魔道书都是被认为“看一眼就会让灵魂受到污染”的书籍。就史提尔所说,宗教观薄弱的人阅读了魔道书甚至会直接变成废人。[5]

魔道书的种类

欧莉安娜和速记原典。

魔道书并不一定必须是一本书。比如说,阿兹特克的魔道书会写在动物的皮上[6],还有石板上。[7]

欧莉安娜·汤姆森通过在厚纸板卡片上撰写单词,就能生成一次性的魔道书,被称作“速记原典”。[8]速记原典让欧莉安娜能够释放多种魔法[9],但缺点是不能用同一张卡片释放两次魔法,所以她还需要继续写卡片;另外这种原典过不了多久就会崩坏。[8]

能力表现

实际上,魔道书具有亘古不变性。目前人类已知的方法(比如说燃烧)是显然不能破坏魔道书的。魔道书内所记载的文字、段落、章节都会化成魔法记号,吸收地脉或龙脉所释放出的微弱能量来当作动力,变成一座自动运转的魔法阵。因此,人类最多只能对魔道书原典进行封印。[10]比如说,像阿兹特克历石这样的原典是具备自动迎击术式的,以防受到损害。[6]

茵蒂克丝无法用她的生命力精炼为魔力(也是因为必要之恶教会的限制),所以她复写的魔道书是无法取得动力以魔法阵的形式运行的。——因此,茵蒂克丝写的魔道书是能被毁灭的。值得一提的是,就算是普通人写出原典也会或多或少赋予其成为魔法阵所需的微弱能量。[10]

感知力

魔道书似乎有一定的感知力,可以将其承载的信息传授给希望从中获取知识的人。魔道书能够很明显地识别出某人是“传承者”还是“非传承者”,并且有与“自己承载的知识的传承者”合作的倾向。[6]艾扎力就凭借着这个原理要求与魔道书合作,让魔道书救回身体不堪重负的索绮特[6]无论如何,魔道书的内容都显然是对普通人类有害的,但是不清楚魔道书本身是否具备这种感知力去领悟这件事。

魔道书会主动杀死阻止自己的知识传播的人。[7]

对策

奥索拉·阿奎纳表示,理论上能够毁灭魔道书的唯一方法是写入特定的段落与句子,利用魔道书自己的性能摧毁它自身。目前本系列的故事和历史中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这件事,毕竟哪怕只是看一眼魔道书都会给自己造成极大的危险。比如说艾扎力只是看了一眼索绮特皮肤之中的原典就感觉头痛欲裂。上条当麻曾觉得自己的右手可能能够毁灭原典,但是他当时没去试过。[10]

在遇见茵蒂克丝之前奥雷欧斯·伊萨德罗马正教的工作就是,写出对邪恶魔法的抵御方式集结成册,成为特异的魔道书。 [11]目前也不清楚魔道书的作者能否毁灭自己的造物。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魔法师可以通过在脑海中构筑防御的方式对抗魔道书传递的足够让人精神崩溃的毒素。[12]此外,茵蒂克丝抵抗原典毒害的方式是“宗教防壁”。[2]

魔道书可以被“摆放的顺序”干扰,由此无法自我激活。英国清教将真原典放在类似原典的伪魔道书中间,它们的“自我认知”便会被干扰。虽说魔导书原典有着不惜代价传递自身知识的属性,但如果人为干扰了原典认知自我和认知其他事物的能力就能决定原典到底能传递多少知识出来。所以用这样的办法可以在不对原典做任何手脚的前提下控制它们。[13]

政治方面

圣人不同的是,魔道书的政治影响力比较大,它既有强大的法术,也有无法被摧毁的性质,因此魔道书被密封在各自的藏书处——比如图书馆——通常不能被偷走。[2]

有些组织还会利用魔道书来自我宣传,比如罗马正教法之书做宣传。失去魔道书会引起魔法组织之间的混乱。[注 1][14]

因此,魔法组织不会无缘无故地泄露他们所保存的魔道书的内容,但是有个例外是必要之恶教会茵蒂克丝记忆了魔道书以便逆向工程研究和中和它们,而茵蒂克丝在本作开始之前一共记忆了103000本魔道书,能够中和世界上大部分的魔法。茵蒂克丝因为掌握了太多知识而受到了怀疑,[2]魔法结社曾经追捕过茵蒂克丝,英国清教也对茵蒂克丝表示恐惧。

魔道书列表

书名 描述 初次登场 是否被茵蒂克丝收容
阿兹特克历石(日文:暦石?Koyomi Ishi 历石是配置成圆形的阿兹特克式月历。阿兹特克同时使用两种方式的历法,并且相信太阳的死与复活,所以构造相当复杂,最后发展成的宗教论述。[6]其包括了生与死的相关时间月兔 旧约 卷15
抱朴子(日文:抱朴子ほうぼくし?Houbokushi;英文:Baopuzi 在中国文化中,抱朴子是一本教导人如何不老不死、成为仙人的魔道书。其中应该纪录着所谓的炼丹术,也就是可以治愈任何疾病及诅咒的仙药调制法。[15] 旧约 卷5
第四之书(日文:第四の書?;英文:Magick (Book 4) 亚雷斯塔·克劳利的著作。 新约 卷18
创造之书(日文:創造の書?Sōzō no Sho;英文:Book of Creation (Sefer Yetzira) 非常古老的,可以说是用希伯来文书写的最古老的哲学典籍。尽管早期的评论者认为这本书跟卡巴拉没什么关系。“Yetzirah”更多地被理解为“形成”;“Briah”则是“创造”。 旧约 卷6
哀邦之书(日文:エイボンの書?;英文:Book of Eibon 又名《伊波恩之书》,C.A.史密斯创造了这本魔法书,与克苏鲁神话体系融会贯通。 旧约 卷1
赫密斯之书(日文:ヘルメス文書?Book of Hermes (Hermetica) 又名《赫密斯文集》。是公元2世纪和3世纪的埃及希腊智慧书,主要以对话的形式呈现自己的主旨。这本书提到过炼金术和星象学。 旧约 卷5
M之书(日文:Mの書?M no Sho;英文:Book of M 旧约 卷5
死者之书(日文:死者の書?;英文:Book of the Dead 旧约 卷1
法之书(日文:法の書?;英文:Book of the Law(Liber AL vel Legis) 由圣守护天使艾华斯口述给亚雷斯塔·克劳利记录下的魔道书。据说这本被解明时,代表十字教时代的欧西里斯时代会被彻底终结。 旧约 卷1
亚伯拉罕魔法秘术(日文:術士アブラメリンの神聖なる魔術の書?Jutsu-shi aburamerin no shinseinaru majutsu no sho;英文:The Book of the Sacred Magic of Abramelin the Mage 马瑟斯翻译的魔道书之一。[16] 新约 卷21
食人祭祀书(日文:食人祭祀書?Shokujin saishi-sho;英文:Cannibalism Ritual Book 旧约 卷1
Daemonologie 史提尔·马格努斯所提到的由英格兰詹姆斯三世所写的作为教会手册的魔道书。 旧约 卷2
金枝篇(日文:金枝篇?Kaneeda-hen;英文:The Golden Bough

金枝篇是詹姆斯·G·弗雷泽爵士(1854-1941)所著的对神话和宗教的研究著作。弗雷泽在书中提到的“模仿型巫术”和“接触性巫术”也被河马所采纳作为本系列魔法世界的基础之一。[17]

黄金黎明的首领之一,维斯考特曾认为金枝篇这种平淡无味的书,就跟涂满芥末的热狗一样好懂。在他看来,金枝篇就好像意大利的披萨,用简单易懂的味道吸引大众,再靠活字印刷的「抄本」的毒在人人的眼皮底下集结庞大的魅力。马瑟斯则认为金枝篇包括了赫尔墨斯主义的内容。[18]

旧约 卷5
符文碑文的碎片(日文:ルーン碑文の欠片?;英文:Fragment of the Rune Epitaph 阿拉斯加发现的,碑文碎片上的独特符文。 卷SP
再生版黄金黎明 科隆尊所制造的,基于塔罗牌的原典再加上术式还原了历史长河的黄金黎明众人,科隆尊以此作为对克劳利的对策之一。[19][20][21]

科隆尊在大英博物馆的修复室使用选择好的材料用塔罗牌组成了原典。科隆尊用来打草稿的碳使用红酒与氧化铁所制成的特殊的碳,代替橡皮的则是面包屑——这一切都是用来给卡牌附加血肉的符号。以每个人在占卜中留下的印记推测出对应个人特征的颜色,包裹上一层用来制作诅咒人偶的蜡,科隆尊以此还原了黄金黎明的成员们。[19][20][22]

新约 卷21
所罗门的大钥匙之书(日文:ソロモンの大きな鍵?Soromon no Ōkina Kagi;英文:The Greater Key of Solomon 马瑟斯所翻译的魔道书之一。[16] 新约 卷21
教宗何诺里三世的魔道书 史提尔·马格努斯所提到的、教宗何诺里三世撰写的魔道书。 旧约 卷2
卡巴拉详解(日文:ヴェールを脱いだカバラ?;英文:The Kabbalah Unveiled 马瑟斯所翻译的魔道书之一。这本书未来成了推动了以卡巴拉为中心的魔法文化在欧洲广泛传播的导火索。[16] 新约 卷21
金乌玉兔集(日文:金烏玉兎集?Kin'ugyokuto-shū;英文:Kinugyokutoshū 阴阳道的源头经典。据土御门所说,该书来自中国。[23] 旧约 卷4
所罗门的小钥匙之书(日文:ソロモンの小さな鍵レメゲトン?Soromon no Chīsana Kagi (Remegeton);英文:Lesser Key of Solomon (Lemegeton) 17世纪由无名之人著下的恶魔学专著。 旧约 卷1
777之书(日文:777の書?;英文:Liber 777 亚雷斯塔·克劳利的著作。 新约 卷18
桃太郎(日文:桃太郎?Momotarō;英文:Momotarou 桃太郎本身是日本有名的民俗故事。茵蒂克丝说,桃太郎是经过掩饰的魔道书,里面根本没有所谓『从桃子出生的桃太郎』这号人物。从河川上游漂下来的桃子,正确的解读方式,应该是能让人超越生死的禁忌果实。在东方文化中一提到不老不死的果实,当然就想到西王母所守护的仙桃。原典中的桃太郎其实不是『从桃子中生出来』的,而是『老爷爷跟老婆婆吃了桃子之后返老还童』。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故事是将道教炼丹术的秘法…… 旧约 卷5
月之子(日文:Moonchild?クロウリーの書 (ムーンチャイルド) 亚雷斯塔于1917年写下的作品。应用天使捕缚法,建立妖精的召唤、捕获、使役连锁。[24] 旧约 卷1
无名之书(日文:無名祭祀書ネームレス?Mumeisaishisho (Nemuresu);英文:Nameless Book 旧约 卷1
死灵术书(日文:死霊術書ネクロノミコン?Shiryō-jutsu-sho (Nekuronomikon);英文:Necronomicon 在现实世界中这本书是H.P.洛夫克拉夫特创造的,在本系列中则拥有很多赝品。 旧约 卷1
黑猫祭祀秘录(日文:黒猫祭祀秘録くろねこさいしひろく?Kuroneko Saishi Hiroku;英文:Secrets of the Black Cat Ritual 艾华斯利用托特塔罗牌创造的原典魔道书,以此让阅读式托特78在外界生存。后来阅读式托特78让受到科隆尊控制的茵蒂克丝阅读了这本魔导书,救回了茵蒂克丝。这也是茵蒂克丝第一次受到魔导书的污染,自此之后她容纳的魔道书从103000变成了103001本。[25] 新约 卷19
秘密教义(日文:秘奥の教義?Hiō no Kyōgi;英文:The Secret Doctrine 旧约 卷5
异形的天使实像(日文:異形としての天使の実像?;英文:The True Form of Angels in a Different Shape 莎夏·克洛伊洁芙俄罗斯成教现象管理缩小重现设施阅读了摹本,但是本体是魔道书原典。 旧约 卷12
占星四书(日文:テトラビブロス?Tetorabiburosu;英文:Tetrabiblos 旧约 卷5
托特塔罗牌(日文:トートタロット?Tōto Tarotto;英文:Thoth Tarot 亚雷斯塔·克劳利在没有窗户的大楼中利用78张托特塔罗牌建立的原典。[26] 新约 卷18
蔷薇十字团的名声(日文:薔薇十字団の名声フアアマ・フラテルニタテイス?Barajuujidan no MeiseiFuaama Furaterunitateisu;英文:Fama Fraternitatis 创约 卷2
蔷薇十字团的告白(日文:薔薇十字団の告白コンフエツシオ・フラテルニタテイス?arajuujidan no KokuhakuKonfuetsushio Furaterunitateisu;英文:Confessio Fraternitatis 创约 卷2
化学婚礼(日文:化学の結婚ケミシユ・オツオツアイト?Kagaku no KekkonKemishiyu Otsuotsuaito;英文:Chymische Hochzeit 创约 卷2
M之书(日文:Mの書?M no Sho;英文:Book of M 创约 卷2

注释

  1. 当然,这本法之书是假货,目的是给罗马正教一个借口派遣人员前往日本捕杀奥索拉·阿奎纳,并把罪过推到天草式十字凄教头上。

参考资料

5.0
2人评价
avatar